山棕与那三人缠斗的正酣。
    而这边珞衣与那苏昌仍旧死战,两人也是打得难解难分。
    先前那呆住的人转眼看到沐颂,见他正紧张地观望着场内,便觉得有机可乘,便挥刀向他砍来。
    沐颂也不敢怠慢,他在宁一航的指导下,武艺也是有了很大长进。
    他侧身躲过对方的刀锋,便伸手去抓对方手腕,竟然一抓便中,心中大喜。
    但是对方见状,急忙反手砍来。由于他的经验欠缺,竟又被对方挣脱了。
    那蔡英温见一时竟不能拿下这三人,似乎也是有些心急。
    咒骂道:“平时你们一个个都趾高气扬的,关键时刻连这么三个娃子都拿不下,废物!”
    说着,环视了一圈场内的局势,拎着刀向沐颂这边而来。
    估计他也看出来了沐颂是这三人当中最弱的一方。
    珞衣见状,强行退后数步,举起斜跨的黑石弩便射向那蔡英温射去。
    不过,那苏昌反应也快,并不等她立稳,又攻了上去。
    珞衣情急之下,射出的弩箭失去了准头,“嗖”的一下射到了蔡英温身后的树上。
    这时,山棕也见状强行逼退了一个人之后,趁机向着沐颂的方向聚拢过来,与珞衣汇合在一起。
    沐颂与那人交手数招之后,渐渐适应了,越来越得心应手。
    其实他的功力是要高出那人不少的,只是因为自己实战经验太少,刚开始又由于紧张发挥不出实力来。
    就在这时,他瞅准时机一脚踢中对方的刀柄,刀当啷一声飞到一丈开外。
    这一下,让他心里不禁一喜,没想到自己的武功精进不少。
    但是就在他欣喜之时,那蔡英温已经向他扑去。
    不过,珞衣也在那时忽然抛下苏昌,转身拦在了蔡英温身前。
    山棕也适时地后退到他们身旁,三个人汇集到一起。
    珞衣与山棕二人挡在沐颂身前,珞衣小声地说道:“跟我交手的这个精瘦男子,武功不弱,短时间内我未必能够取胜他。”
    山棕仍斗志昂扬地说:“那三个人我可以对付!”
    珞衣说道:“还有一个老家伙没出手,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
    沐颂想了一下说道:“还是得想办法先逃跑,硬抗不是办法。”
    珞衣微微点头说道:“嗯。”
    他们看了一眼,山棕的马匹在远处,已经被对方挡住。
    只有沐颂与珞衣的马匹,还在他们这一侧。
    珞衣冷静地说道:“殿下,你先上马,我和山棕可以阻住他们一会儿。”
    沐颂一听便急了,说道:“那不行!一起走!”
    珞衣微一犹豫,说道:“好。”
    然后身子微曲,端起黑石弩朝着那苏昌射去,苏昌见状向斜后方一个翻滚躲了开去。
    就趁一空档,珞衣抓起沐颂的手便朝着那马奔去。
    两人跑至马前,她让沐颂先翻身上马,自己转身端起黑石弩又做出一副欲射的姿态,但是此时弩上并未上箭,但也吓得追他们的人集体退缩开来。
    珞衣随后便轻轻一跃,也翻上了马背,两人一骑,向前奔去。
    沐颂闻到珞衣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不禁觉得眼前一阵陶醉。
    但是,他忽然想起山棕,转头看去,只见山棕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山棕正被三人缠住,没有能上马。
    他着急地说道:“山棕有危险!”
    珞衣脸色一动,说道:“殿下先走!”
    然后在马臀上狠狠拍了一掌,纵身一跃又下马往回去。
    沐颂情急之下,用力拉住缰绳,但还是跑出去数十米。
    等他调转过马头,便看到珞衣已经与山棕汇合到一起。又有一名敌方人员手抱着臂膀退在一旁,不知是中了弩箭还是被砍伤。
    他正欲返回去帮忙,只见珞衣与山棕二人已经杀出了重围,向着另外一个方向紧急撤退去。
    正当他心里一松,准备绕一下去与他们汇合之时,珞衣似乎是脚下一空,好像是踩到了猎人的陷阱,忽然一下就被吊到了半空。
    只见她一直脚被绳子吊在树干上,头朝下,离地有一人多高,一头长发散落下来。
    而此时苏昌等人,已经离他们仅两三丈的距离,眼看就要攻击到他们了!
    沐颂心里大惊,但此时雪鹰“闪电”却不知踪影,只有一只雪鸦“白尾”在附近,身单力薄。
    他心里一着急,忽然看到了附近树上那群一直跟随在他们附近的乌鸦。
    于是他不假思索的用进入“闪电”和“白尾”身体一样的方法,想要驱使那群乌鸦,去攻击苏昌等人。
    神奇的一幕就在那一刻发生了!
    他忽然觉得眼前充斥着无数只乌鸦,一直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他心里焦躁地呐喊“安静”!
    就在那一刻,真的忽然就变得安静了。
    然后他就看到苏昌已经冲到珞衣身前,山棕挥着战斧正与他打斗。
    他心里默念着“攻击”的命令,那数十只的乌鸦群忽然“呱呱——”地叫着,冲向蔡英温与苏昌等人。
    蔡英温、苏昌等人见状大惊失色,一下也没搞明白为何忽然被一群乌鸦攻击?
    就在他们手忙脚乱地驱赶乌鸦之时,山棕将战斧扔向空中,砍断了那根绳索,珞衣应声坠落到地上。
    但也就在那时,对方中的一人忽然说道:“老大,看那边的那人,是他在驱使乌鸦袭击我们!”
    虽然沐颂与他们有一段的距离,但是那人说话的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
    声音刚落,那人便朝着他奔来,他心知自己正在驱使乌鸦的时候,是无法随意挪动的。
    此刻他看到珞衣才刚刚脱困,还未从地上站起来,这个时候也不能停止乌鸦群的攻击。
    就在这危机时刻,一声长啸划破丛林,“闪电”突然从空中俯冲进丛林中。
    然后利爪伸出,一下将那人抓到了空中。
    它身形一个弧度划过,然后又飞向空中,只听“砰”的一声,那人被雪鹰从空中丢了下来,摔得脑浆迸裂。
    众人见此变故,都是愣在当场。
    就在这瞬间,珞衣已经重新站起来,向着沐颂的方向靠拢过来。
    三人汇合到一起,向着丛林深处逃去。
    此时,蔡英温方才回过神来,眼看己方是两死一伤,正犹豫着。
    但又恐他们三人返回木格报信,那就彻底玩完了,是绝不能善罢甘休的。
    他咬了咬牙,大手一挥,也向着他们逃走的方向追来。
    慌乱中跑了一段路后,沐颂看到珞衣的脚腕由于被绳索吊在空中而受伤,已经渗出了一丝殷红血迹。
    他急忙勒住缰绳,翻身下马。
    “珞衣,你受伤了,赶紧上马。”沐颂关切地说道。
    “无妨。”珞衣强忍着疼痛回答道。
    但现在只有一匹马,沐颂翻下马来,与两人步行。
    山棕见状说道:“你们一起骑马先走,我断后。”
    珞衣略一犹豫,便点头同意。
    但就在那时,他们都傻眼了!
    由于刚刚是慌不择路,而且这丛林之中的道路本身就是时隐时现。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前面没路了。

章节目录

灵魔颂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梦游的乌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游的乌鸦并收藏灵魔颂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