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颂看着那少女狼吞虎咽的样子,心想她一定是饿坏了。
    待她吃的差不多了,方才说道:“我叫沐颂,他是荀伯,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说完他才看到荀伯正睁大了眼瞪着自己,他忽然意识到这又让荀伯不高兴了!
    他明白虽然刚到北海的时候经历了一连串的诡异之事,但是此后的这五年时间里却一直很安宁,也再也没有人出现过。他自己渐渐地也就没有那么天天提心吊胆的,但是荀伯却是一直都谨小慎微。
    尤其是前些时日遇见那三名死了的御前铁卫后,他就更加担忧了。而自己现在却一下子就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陌生人!
    他安慰自己说,或许是因为他看到这个少女,只是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女孩而已,又一直是处于昏迷状态,所以才放下了戒备之心,就脱口而出了。
    那少女已经将一整条的烤鲑鱼几乎都吃完了,又喝完了一碗的粟米粥。
    这才回答:“我叫鹿灵,是你们救了我吗?”
    沐颂顿感困惑,不解地问道:“鹿灵不是那头鹿吗,怎么你也叫鹿灵?”
    那少女忽然咯咯一笑,说道:“对啊,鹿灵叫鹿灵,我也叫鹿灵。”
    沐颂听得有点迷糊,他看向荀伯,发现荀伯也是一脸茫然地看着那少女。
    那少女见状,便笑盈盈地解释说:“哎呀,意思就是我和那头鹿都叫‘鹿灵’啦!”说着便坐了起来,方才那恐慌与不安的神情竟然一扫而光。
    一脸笑容地对着沐颂说:“沐颂哥哥,这鱼真好吃,再给我一条呗……”
    沐颂与荀伯二人都不成想,这少女在这一会儿的时间内,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下便活泼了起来。
    这时,荀伯又递了一条刚烤好的鲑鱼给沐颂,然后问那少女说:“鹿灵姑娘,你为何会来到这北海之地呢?又是为何会昏倒呢?”
    鹿灵听完之后又显出一丝困惑,说道:“我有昏倒吗?我没有昏倒啊,我只是太饿了,又很困,就睡着了……”
    沐颂不禁吃惊地“啊”了一声,说道:“你是睡着了?我把你从鹿背上拉下来时,你还醒了一下,但接着又昏了过去,怎么喊都不醒!”
    鹿灵听后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我是真的太困太累了,我起码有三天……或者五天吧,都没有睡觉了,一直都在‘鹿灵’的背上……”
    这时,荀伯又插话说道:“姑娘还未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鹿灵又有点不好意思地嘻嘻一笑说道:,“这个怎么说呢?我就是坐在‘鹿灵’背上一直逃啊逃啊,它就把我带到了这里,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了这里……”说完不禁眉头一皱,略有所思的样子。
    沐颂听到“逃”,不由地想起自己五年前从朝歌城一路来到这里的情形,问道:“你为啥要逃呢?是有人在追杀你吗?”
    鹿灵听后脸上便显出一抹悲伤的神情,低眉不语。
    过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对啊,我被那些萨魔人一路追杀,族人们说他们要抓我去供奉萨魔人的神邸!”
    她略一停顿后接着说:“我其实是驯鹿族的公主,我们族人一直生活在一个叫‘旗灵谷’的地方,那里山水环绕,生活的悠然自得。”
    “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最近几年有一伙被称为‘萨魔人’的野蛮人也迁徙到了‘旗灵谷’所在的旗山,此后我们族人便经常遭受到他们的侵扰,双方为此发生了数次的冲突,互有伤亡。”
    鹿灵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叙说:“而今年以来,那些萨摩人传言说他们的神邸要求以驯鹿族公主献祭。为此他们变得更加疯狂的侵袭我们族人,目的就是要抓我回去给他们的神灵献祭!”
    “大约就在半个月前的一个晚上,萨摩人突然偷袭了我们的家园‘旗灵谷’,族人们都被冲散了。我在深夜中被父亲舍命相救,他阻挡住了萨摩人的追击。我在惊惶之中紧紧地趴在‘鹿灵’的背上,任凭它带着我没有方向地狂奔。”
    “我隐隐约约地看到在清冷的夜色中,有几个骑马的人一直紧追不舍,我根本不敢停下来。在天亮的时候,我们已经跑出了大山,那时候我早已迷失了方向,这几天以来我一直任凭‘鹿灵’带着在四处游荡。即使是‘鹿灵’有时停下来吃点枯草作为食物,我也不敢下地。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直到我实在撑不住睡着了……”
    沐颂全神贯注地听着鹿灵的讲述,他记得母亲以前曾给他讲过许多关于驯鹿族的故事。在他的记忆深处驯鹿族就像是漫游在大山深处的精灵,行踪飘忽不定,很少出现在广阔的草原地带。
    然后他又想起自己与荀伯充满惊险的逃亡之路,不禁感同身受,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对她悲惨遭遇的低落情绪中。
    这时,鹿灵停顿了一下之后,忽然“咯咯”一笑,说:“然后就来到了这里喽,就遇见了你们……哎,这鱼是怎么制作的,我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鱼!”
    鹿灵转眼间便又变得开朗乐观起来,这让沐颂一下都没有适应过来。
    愣了一下方才回答说:“这是北海的鱼,荀伯说叫鲑鱼,然后我在上面洒了孜然和少量朝椒面,好吃吧——”
    鹿灵在那一个劲地点头,说:“好吃好吃!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鱼!我还想吃呢,就是有点饱了。”
    说完摸着自己的肚子憨憨一笑,走到火炉旁紧挨着沐颂坐了下来。
    荀伯起身走出树屋,到储藏冰冻鲑鱼的冰窖中,用百里苍带来的铁锹撬开冰块,又取了两条鲑鱼进屋,架在火堆之上。
    融化的水滴掺着鱼油掉进火堆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时明时暗地火光映照着鹿灵天真烂漫的脸庞——
    鹿灵暂时住了下来。
    就如她自己所说的一样,她前面昏倒只是睡着了。因为她吃饱睡足之后,就跟没事人一样。
    她就跟回到了自己家一样,立刻就开朗活泼起来,完全不像是刚刚遭遇了灭族之灾,九死一生地从地狱门口死里逃生出来的。
    转眼三天过去了,鹿灵在树屋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荀伯实在看不下去了。到第三天的时候,他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
    早饭的时候,便开口问道:“鹿灵公主,您是不是该去寻找自己的族人了?我这里给您准备了一些路上吃的食物。”说着从身旁拿出一个小包裹。
    鹿灵似乎并没有听出荀伯的言下之意,只是略有所思地回答说:“我……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们呢?”然后转头看着荀伯继续说,“荀伯,我就在这里等他们来找我好了。”
    荀伯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撇过头去,但还是坚持说道:“公主,您看我们非亲非故的,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也不是太方便,您的族人肯定也都在着急地寻找您呢。”
    鹿灵还是不为所动,歪着脑袋瞪着那蓝色眼眸看着荀伯,说道:“可是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们啊,而且还有那凶恶的萨魔人会抓我!我觉得在这里挺好的啊,荀伯和颂哥哥救了我,还给我这么多好吃的,都是好人呐!”
    荀伯有点为难地不知再怎么说,也不再看鹿灵,沉默不语。
    沐颂知道荀伯是担心鹿灵待在这里,那些萨魔人有一天会找上门来。
    不过这两天接触下来,他跟这个活泼开朗的鹿灵相处的挺开心的,真心不是很想她这么快就离开。
    这几年来由于荀伯平时都是少言寡语的,他其实很多时候都觉得很孤单,经常会回想起以前在朝歌城与沐澈、如初一起玩耍的快乐日子。
    于是,他想了一下,说道:“荀伯,你看这北海之地荒无人烟,鹿灵一个女孩子离开这里很不安全。而且这里又是人迹罕至,这几年来都没见到陌生人到来过,那些萨魔人应该不会找到这里的。不如我们让鹿灵再住些日子吧,或许她的族人过阵子就能找过来了。”
    荀伯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了看沐颂,表情很是为难地说:“少主,只是……唉,好吧!”
    沐颂现在也是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只要自己认真地跟荀伯沟通,荀伯总会同意自己的意见,这或许就是主仆有别吧。
    虽然在他心中,他从未把荀伯当做仆人来看待,尤其是这些年来,荀伯就像是他的长辈他的父亲一般关心爱护着自己,但是在荀伯心里他仍然是个仆人的身份。

章节目录

灵魔颂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梦游的乌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游的乌鸦并收藏灵魔颂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