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颂眼看着那个人竟然俯下头贴到了那女人的面部,大为疑惑。
    片刻之后,那人忽然间一下子抬起了头,然后用手撑着地,似乎是很累一般。而那女人的头部则隐隐氤氲着一丝火红的烟气,再看那坐着的人面部也似乎氤氲起一股红色雾气。
    冰原狼就那么站在对面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巍然不动。
    过了一会儿,那女人似乎动了一下,那坐着的人也一直盯着她的反应。
    突然之间,那女人又一下子坐了起来,双眼散发出那暗红色的光芒。而与此同时,那冰原狼也瞬间抬起爪子将她再次按倒在地,然后张开嘴露出两根白森森的獠牙,一口就咬了下去!
    沐颂吓得不禁“啊”的一声,荀伯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巴。
    那女人被咬之后,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叫声,双腿蹬了几下,便不再动了。
    沐颂看到那冰原狼似乎没有听见他们发出的声音,不禁心里一松。
    只见那个坐在地上的人,缓了一下之后,便站了起来,步履蹒跚地走进了夜色之中。
    而这时,冰原狼却突然转头,直直地看向沐颂与荀伯的方向。这把他们吓得赶紧躲回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紧闭着呼吸不敢出声。
    可是过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生什么。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露出头一看,不禁吓傻了,那冰原狼正在缓缓地朝着他们的房屋走来。
    荀伯一下把他拉下来,不敢再露头。思索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这只硕大的冰原狼面前逃脱。
    可是就这样过了半晌,外面都没有任何动静。
    等他们再三确定没有异响之后,再次小心翼翼地露出头观望,却发现冰原狼已经不见了踪影。
    两个人长吁出一口气,不禁瘫坐在那里。
    过了半天,沐颂才问道:“荀伯,这外面都是死人,我们要在这里过夜吗?”
    荀伯想了一下,回答说:“外面天色已黑,丛林里还不知会碰上什么东西,我们……我们不如天亮再启程吧。”
    沐颂想了想,现在让他再回到黑暗的丛林之中,万一再碰到那冰原狼或那个奇怪的人,该怎么办?
    所以两个人这夜只好住在这屋子里,荀伯将门窗全部关闭,又将屋内所有杂务都堵在门口,方才心神不安地住了下来。
    两个人一夜都没有怎么睡着,想着外面的满地都是死尸,就心里惶恐不安。
    翌日一早,外面天一亮,两人便匆匆地跑出了村子。
    但是当他们爬上山谷之后,想起扎尔的恩情,又觉得不忍。又看看一缕阳光洒向丛林,昨夜的惊恐顿时消失了大半。
    沐颂停住脚步,说道:“荀伯,我们是不是该跟对待扎尔一样,将村民安葬了?”
    荀伯犹豫了,但是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于是他们返回,准备去挖坑掩埋,但是却到处都是冻土,无法挖掘埋葬他们的大坑。
    沐颂忽然想起来,以前听竹忱先生讲过,在朝歌南方存在着一种火葬,就是人死之后,将其焚烧,便将这个想法跟荀伯说了。
    荀伯想了想,说道:“嗯,或许这也是一种好办法,不然这些尸首抛弃在这里,会引来各种野兽分食。”
    于是,他们将那些尸体都堆到了一栋屋子里外,足足有十七具。然后将村子里堆积的木柴都搬了过来,最后又回去把扎尔的尸体也拖了回来,一起焚烧。
    “火葬”的工作耽误了他们大半天的时间,直到中午才忙完,然后准备返回树屋。
    不过,他们也在忙着“火葬”的同时,也从村民那里搜集到了一些食物与生活工具,算是对他们的一种回报吧。
    他们携带着这些意外收获,回到北海岸线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当他们走到“树屋”外时,忽然感觉到了异常,因为那树屋之内竟然透出了光亮!
    沐颂不禁问道:“荀伯,是树屋的主人回来了吗?”
    荀伯也早已发现情况,不置可否地盯着那树屋发呆,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可能是吧。”
    沐颂着急地说道:“那怎么办?里面还有我们的东西,我们晚上住哪啊?”
    荀伯想了一下说道:“你在外面等我下,我去跟主人解释一下。”
    沐颂看看天色要黑了,在外面有些担心,便说道:“我也一起去吧。”
    他们悄悄地走到荀伯前天筑起的那道“木栅栏”那里,正有些犹豫着怎么去解释?毕竟他们未经同意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
    这时,突然从树屋内传出一个声音“进来吧”。
    他们大吃一惊,他们站的位置离树屋还有六七丈的距离,那屋主人竟然就知道他们在外面了!
    而且那声音让沐颂觉得有些熟悉,虽然声音不大,但是非常有穿透力,仿佛就是在他们耳边说话一般。
    当他们推开门时,所看到的景象又让他们一下呆住了!
    因为那屋内之人,竟然就是昨晚出现在村子里的那个人!
    那人正面对着门坐在火堆旁,这时他们也才看清那人的面貌。而正是他的样貌又让他们一度怀疑,他是不是一个人?因为那人的脸庞大半部分都形如枯树的树干一般,只有一小部分的脸还是人的皮肤。眼睛也只剩下一只在转动。
    看到他们进来,那人微微翻了一下眼皮,缓缓地说道:“你来了。”
    沐颂不禁被这个怪“人”,给吓住了,愣在那里不动。
    那人又抬起一只手示意了一下,说道:“坐吧。”
    他这才注意到那人手臂的皮肤也如同枯木一般,甚至在手臂之上都似乎要长出枝叶来了,就像是一个半树半人的怪物。他们原本还打算想借宿一夜,现在看到这人的样貌,不禁犹豫了。
    荀伯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位大人,我与我家小主人先前在此借住了数日,原本以为……”
    那人忽然抬起手挥了挥,示意打住,缓缓地说道:“我时间不多了。”
    沐颂听到他说“时间不多了”,不知是什么意思?
    这时,荀伯以为是对方要赶他们离开,便说道:“我们马上就离开,我们拿一下我们的东西就好。”
    那人轻轻喘着粗气,那半边枯木般的脸庞微微的颤动,说道:“不是,是我马上要离开了。”
    他们听了不禁“啊”的一声,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只听那人继续说道:“你们就在这里住下来,外面的东西进不了这个屋内……”
    这时,沐颂忽然想起昨晚的事来,便问道:“那只冰原狼为什么要咬死那些人呢?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猎户而已。”
    此时,那人闭上了那一只眼睛,脸上微微颤动,似乎是在承受着痛苦一般。过了一会儿,才微微睁开眼睛,说道:“因为我已经救不了他们……”
    沐颂听到“救不了他们”,不禁接着说道:“救他们?他们是怎么了?”
    那人又隔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道:“他们已经活不成了……”
    沐颂有些不理解,甚至有些恼火地问道:“你救不了他们,就让冰原狼把他们咬死吗?”
    那人忽然睁开那一只眼睛,看着他。荀伯一下紧张地去拉了一下他的衣服,他那一刻也不禁觉得被那人看得有些慌了。
    但片刻之后,那人又缓和了下来,用力撑着站了起来,缓缓地说道:“我时间到了……”说着便缓缓地朝屋外走去。
    荀伯拉了一下沐颂,给那人让出通道。那个怪人走出门后,便步履阑珊地朝夜色中走去,走到木栅栏外后,又传来他的声音,仿佛就像是在耳边一样,“你以后会明白的,等时机到了……”
    就在那时,沐颂与荀伯看着那人忽然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章节目录

灵魔颂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梦游的乌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游的乌鸦并收藏灵魔颂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