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是娃娃亲,你不想成亲……人家姑娘还等着呢!”谢云初以为元宝是不好意思,笑着说。
    元宝起身将箱笼归置好,拎起炉子上的铜壶,往谢云初泡脚的汤药中加上热水,而后就坐在踏脚上,低着头道:“奴才要是成亲了,肯定就不能与六郎住在一个院子,得带着妻室在外院住!我不想离开六郎!晚上就算六郎不想让奴才在屋子里歇着,那我在廊下……六郎要喝口热水,我还是能听到动静的!”
    这是规矩,成家立业之后,即便是再亲近的仆从也没有同主子住在一个院子的道理。
    谢云初瞧着这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忠仆,抬手摸了摸元宝的发顶,心中虽然感动,还是笑着说:“你能听到什么动静啊!我有时候出去了你都不知道!”
    “那奴才以前是长身体,所以才睡得熟一些!”元宝反驳,“现在奴才都成人了,自然更加警醒!”
    “好了,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等回汴京,我就请魏管事将你的婚事操持起来,在汴京给你买个小院子,再给你和你的妻室找一个营生,好好过日子!”
    “六郎,你是不要元宝了吗?!”元宝顿时警觉起来,跪在踏脚上瞧着谢云初,“六郎要让元宝出府?我不成亲行不行?”
    “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谢云初在元宝脑门上敲了一下,“放你和你妻室良籍,日后你们的孩子就能科考了。”
    谢云初真的有为元宝的日后打算。
    元宝一腔忠心,她遇刺的时候,不会武功的元宝明明怕得眼泪鼻涕一大把,却是真敢上前用肉身将她护住。
    接下来回汴京,与三皇子和萧知宴的明争暗斗将会更加凶险,一直让元宝留在身边,谁知道什么时候小命就没了。
    元宝的父亲就是为了护谢家大郎而死,母亲也没了,不论如何谢云初也不能让元宝跟着她再涉险。
    见元宝还要说什么,谢云初又道:“把你放出去是因我最信任的人只有你,你跟我的时间最久……知道当初咱们在偌大的陈郡谢氏是怎么走过来的,元宝……我得把你放出去,让你替我做一些,不能让陈郡谢氏知道的事情,你愿意吗?”
    “元宝愿意!”元宝几乎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下来,可又有些担心,“可六郎,我……我笨的很,我只会服侍六郎,我能替六郎办好差事吗?”
    “那怎么办呢?”谢云初故意皱眉看着元宝,“旁人我实在放心不下!”
    “那我做!我不会就学!”元宝再次挺起胸膛。
    谢云初露出笑颜,抬手在元宝头顶拍了拍:“好……那回汴京之后这件事就着手操办,突然将你放出去旁人定会怀疑,可若是成亲了放出去,就显得顺理成章!”
    “元宝都听六郎的!”元宝说。
    见谢云初拿过搁在一旁的擦脚布擦脚,元宝也起身端起装满汤药的木桶:“行李都已经收拾妥当了,六郎就早些歇息,明日一早咱们还得早起出发呢!”
    “好!”谢云初应声。
    元丰十九年十月二十九,谢云初的马车慢慢悠悠总算是进了汴京城的城门。
    梁向春头一次来汴京,看什么都觉得新鲜,骑在马背之上四处张望,
    与梁向春并肩骑马于谢云初马车后的银寒看了眼梁向春,满目不高兴。
    谁知梁向春,竟伸手扯银寒的衣袖:“银寒姐姐,你瞧你瞧……你瞧那边儿有买糖人儿的小摊!”
    一向不爱说话的银寒一路被梁向春纠缠的烦燥无比,皱眉说了一句:“你在杭州都没见过卖糖人?”
    “见过是见过!可我爹爹都说汴京最为繁华,也是最该谨慎小心的地方,我以为……汴京买糖人儿的小摊都不允许出来!毕竟是国都,管的肯定很严格,都是要开店面的!”梁向春高兴道,“银寒姐你以前来过汴京吗?汴京还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我要给我爹娘还有弟弟送一些回去!”
    银寒扯着缰绳,一夹马肚,上前跟上马车,不搭理天真的有点儿蠢的梁向春。
    梁向春也不介意银寒的冷脸,高高兴兴提缰上前,在马车车窗前喊道:“恩公,一会儿我能出来买一些好吃的好玩儿的吗?我还没逛过汴京城呢!”
    歪在马车内看书的谢云初闻声,翻了一页,道:“一会儿叫个人陪你一同出去,汴京有名的酒楼你想去也可以去,早些回来。”
    “好嘞!”梁向春一脸高兴,“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跟着恩公了!我娘管我管的太严格了,不让我做这不让我做那!还是恩公好!”
    “玩儿高兴了回来,要把给你的书尽快看完,你父亲希望你能好好读书……”谢云初又说了一句。
    “恩公放心!”梁向春语声清脆。
    只要让她玩儿,她就能看书……
    而且,恩公说了,看就好了也不抽查!恩公还说人本就是各有所长的,她武艺天赋高,恩公便让夜辰哥哥指点她武功,而且每能背诵一本书,就让夜辰哥哥教她一招。
    梁向春觉得自己自从跟了恩公之后,自己可长进了,下次回去能吓娘亲一跳。
    还不知道梁向春下一次回去能不能吓自己娘亲一跳,梁向春就被谢云初的娘亲和长姐吓了一跳。
    站在谢府门前,陆氏拉着谢云初左看看右看看,左摸摸右摸摸,牵着谢云初的手往里走。
    还有陆氏身旁那位和恩公长得十分像,漂亮的跟仙女一样的恩公长姐,也是一个劲儿的哭,梁向春还是头一次知道,女孩子的眼泪能这么多。
    谢云初让人将梁向春和银霜安顿在一起,想着这一路这两个人也都熟悉了,有都是女孩子,一个活泼,一个寡言,凑在一起也不会寂寞。
    在回来的路上,谢云初就接到了母亲陆氏的信,陆氏已经做好准备要同谢二爷和离了,就等着谢云初回来。
    陆氏先是将谢云初检查了一番,又哭着说谢云初瘦了。
    ------题外话------
    对不住小可爱,本来说今天就恢复正常更新,可秃头作者君一会儿拿起手机看一看消息,一会儿看一看消息,越是没有军演的消息越是着急!不过今天又成了我们外长的粉丝……

章节目录

大邺女帝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千桦尽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桦尽落并收藏大邺女帝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