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树祖大人都搬出来了。
    这显然是完全陈银杏拒绝了。听着满口都是许诺,画的大饼也是美滋滋的。可陈银杏心里却暗暗叫苦。
    要说他们这些代理人,谁不想得到树祖大人的青睐,谁不想成为树祖大人最器重的顶级代理人?
    要说以前的陈银杏,得到这样的允诺,绝对会欣喜若狂。甚至都不用唐攀动员,一定会答应下来。
    在树祖大人跟前刷一波满满的存在感,获得树祖大人的器重,这可是陈银杏当初梦寐以求的。
    只可惜,她到底是限于觉醒天赋,在这几百名代理人当中,始终无法崭露头角,无法跟那些顶级天赋的代理人媲美。
    别说当初的冰海大人和青冥大人,就是现在的唐攀和童江南等人,也是她陈银杏望尘莫及的。
    这一点她也心知肚明。
    想要在树祖大人跟前出头,对她来说,难度系数确实太大了。
    陈银杏知道这些,唐攀自然也知道这些。
    所以,他满以为,话说到这份上,陈银杏完全没有理由再拒绝了。
    可等来等去,陈银杏还是在沉吟着,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欣然接受。
    唐攀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银杏,你这个态度,也就在我这里。这要是被树祖大人知道,你对它的任务迟迟疑疑,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陈银杏苦涩一笑:“唐先生,我这也不是对树祖大人的任务懈怠。我是有自知之明,多大脚穿多大的鞋,这个任务这么重要,我是担心我的能力,不足以胜任,耽误了树祖大人的大计啊。”
    纵然有一千一万个不情愿,陈银杏也不敢说出来真相。
    她能找的借口,也只能说自己能力有限,无法胜任。
    唐攀却好像根本听不进去,摇头道:“我和树祖大人,都认为你能胜任。银杏,你要是再推脱,可就不是能力问题,我真要怀疑你是态度问题了。”
    话已经说得很重了。
    别不识抬举,现在是命令你,而不是跟你商量。
    陈银杏知道,再坚持不答应,后面可能就要闹不愉快了。
    她很清楚,以自己的情况,跟唐攀闹不愉快,那是自取其辱。更别说这事背后,还有树祖大人的首肯。
    哪怕这是刀山火海,她也知道,自己必须去跳去钻。
    听着是商量,其实就是命令。
    “唐先生,你这么信任我,我再拒绝就有点不识好歹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要是我没办成,绝不是我态度不行,是我能力不够。”
    “哈哈,银杏,这就对了嘛!咱们态度上得积极起来。至于能力,我对你是放一百个心的。再说了,树祖大人和我,让你去执行任务,也不一定就是让你去送死啊。”
    陈银杏有些惊讶:“难道树祖大人有什么后手或者保命的手段留给我么?”
    唐攀面色有些尴尬:“这个嘛,树祖大人目前还没有说法。不过我个人可以赞助你一件东西。”
    “什么?”陈银杏有些诧异。她倒是没想到,这唐攀居然会私人赞助她?这家伙有这么大方吗?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我这也是借花献佛。其实也是树祖大人赠送与我的。”
    说着,唐攀手中摊开,出现一片叶子形状的物品。
    这叶子看着质地,比一般的叶子薄很多,看上去就像一片羽翼一样,青翠透明。
    “这是什么?”陈银杏有些不解问。
    “好东西,关键时刻,也是能保你一命的。银杏啊,这东西你要省着点用,将来要是完成任务之后,必须得还我才行。”唐先生郑重交代,“这叫化形叶,你催动它时,它可以模拟成你的样子,凭空变成一个替身来。你想想,危急时刻,这是不是可以让你金蝉脱壳?”
    从唐攀这语气当中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这片叶子确实非常看重。拿出这叶子来,他不单单是肉痛,明显也很心痛。
    并且还强调,没用上的话,必须得还给他,可见他对此物有多重视。
    “唐先生,这小小一片叶子,这么神奇吗?”
    “呵呵,你懂什么?这是树祖大人从复制者和鸣蝉的特性当中,感悟到的灵感,并动用了它远古的生命之力,才制造出这么几片叶子。用一片就是少一片的。我也是得到树祖大人的照顾,才有这么一片而已。”
    陈银杏啧啧赞叹:“你别告诉我,你自己都没舍得用吗?”
    唐攀正色道:“不到万不得已,这东西不能浪费。树祖大人告诉我,它的使用次数不会超过五次,也许只有三四次。所以,你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浪费。除非事关生死,我才允许你用。”
    陈银杏却道:“唐先生,你这么看重这东西,那就别给我了。我担心你晚上睡不着,更担心我身怀重宝,心里也不踏实。”
    唐攀心里暗暗冷笑,心想我要不是想你心无旁骛去执行任务,你以为我想借给你用吗?
    他知道,陈银杏如果没有一点保障,就算混进去,也可能摸鱼,不见得会想方设法去搜集信息。
    要想她全力以赴,就得给她一些保障,一些定心丸,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想到这里,唐攀摆了摆手,故作大方道:“我只是告诉你这东西有多珍贵。真到保命的节骨眼上,你用了我也不会生气。只要你能搜集到有用的信息,这些都是值得的!”
    这话说得很漂亮,但也透着明确的内涵。你要全力以赴,搜集到有用的信息才行。
    不然的话,那又是另外一个说法了。
    陈银杏知道这东西烫手,可气氛烘托到这份上了,说不收也说不过去。
    当下只得战战兢兢收下:“唐先生,就算没有这叶子,我也会全力以赴的。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只负责搜集信息。真要动手,我这几下子可斗不过人家,你和树祖大人都别抱这方面的指望。”
    “这个你放心,只要你搜集到足够的信息,就是头功一件。动手的事,不用你操心。”唐先生见陈银杏表态,自然也得给对方来一粒定心丸。
    双方达成协议。
    唐攀做事十分细致谨慎,又在细节上跟陈银杏磋商了好一阵。
    包括指导陈银杏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搜集信息,如何跟外界接头,如何把信息送出来。
    这些细节敲定后,陈银杏总算脱了身。
    等陈银杏离开之后,唐攀脚下的地面忽然钻出一只脑袋,跟着一道瘦不拉几的身影跟着钻出地面。
    这身影三分像人,七分像是猴子。要不是身上没有尾巴和皮毛,很容易就会被认为是猴子。
    一张脸完全往里凹,除了一双暴凸的眼珠,其他五官都显得几位扁平,加上一对尖尖的耳朵,还有一嘴毫不整齐的利牙,确实没有几分像人。
    “主人,这个女人,心机很沉啊。你真的对她放心吗?”这玩意张口竟然说的是人话,虽然声音有些阴气尖细,可口齿却还是清晰的。
    唐攀澹澹道:“我敢用她,就自然有我的道理。她要是心机不沉,我又怎么放心她去呢?换别的人,成功的概率不会超过5%,换她去,我觉得成功的概率至少有五成。”
    那怪东西滴熘熘转着大眼珠子,嘿嘿怪笑:“我还以为主人是馋她的身子,看来主人是另有算计?”
    “呵呵,身子不过是皮囊,馋不馋都不影响我用她。”
    “可是那化形叶子,那么珍贵,万一这女人当大白菜一样用。可不是让人心疼么?”
    唐攀脸上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半晌才道:“她要是这么不知趣,那就别怪我事后不客气了。可她要是能搜集到我需要的信息,帮树祖大人除掉那心腹大患,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别说一片化形叶子,就算再多代价,也是值得的!”
    那怪东西咯咯怪笑,点点头:“那我就坐等好她的消息了。嘿嘿,那个江跃,真有那么神奇吗?我真是迫不及待想会会它啊。”
    唐攀皱眉道:“你可别轻敌。冰海那样的强人,都折在那小子手上。这个对手,可不容我们小看。”
    “嘿嘿,我知道的。”这怪东西舔了舔嘴唇,长长的舌头显得特别诡异。
    ……
    陈银杏离开之后,整个人还是处于纠结的状态。
    卧底区区一个幸存者基地,这听起来不是多难的一个任务。可这事一旦涉及到江跃,那个噩梦就再次在她脑海里打转,挥之不去。
    去是肯定要去的。
    唐攀这人看着温文尔雅,似乎客客气气的。可真要违逆了他的意思,这也是随时能翻脸的小人。
    要是让唐攀知道她磨洋工,久久不行动,麻烦肯定不小。
    能让唐攀那种人把化形叶子这种好东西都借出来,可见此人对这个任务有多么看重。
    得去,而且不容半点拖沓,必须尽快行动。
    不过去了之后呢?
    混进新月港湾的话,她自问凭自己的智慧和演技,肯定是没问题的。
    可一旦遇到江跃,跟江跃碰面的话,这身份必然暴露。
    陈银杏太清楚这些顶级觉醒者的实力了,绝对是过目不忘的。虽然只有一次交道,陈银杏可不敢奢望对方就不记得她了。
    一旦暴露身份,该当如何处理?
    这才是陈银杏现在考虑的重点。
    是跟江跃坦白吗?
    似乎,这也是她唯一的选项了。
    可一旦跟江跃坦白,也就意味着,她根本不可能从新月港湾收集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人家都知道她的卧底身份了,还能让她探出机密信息,那不是侮辱人家的智商么?
    搜集不到有用信息还是次要的。
    进一步想,站在江跃他们的角度,甚至会利用她的卧底身份,让她传递假消息出去,并借此反戈一击,打唐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切,都是陈银杏可以预料的。
    想到江跃那张年轻好看的脸,那双漂亮的眼睛,彷佛能洞悉一切秘密。
    陈银杏完全没有底气。
    她知道,自己现在进一步退一步都是万丈深渊。
    不管她倒向哪一边,似乎都是死路一条。
    至于第三条路,逃出星城,谁也不帮谁,这也显然不现实。没等她逃到星城边缘,树祖大人也许就察觉到了。
    那同样也是死路一条啊。
    陈银杏此刻真是满头大包,千头万绪都理不出一条清晰的头绪来。
    ……
    而在那个商场,童肥肥此刻的脸色,却多出了几分欣喜。
    在他一次又一次精神力的围剿下,那枚细小的种子,终于还是被困在身体某个角落,在童肥肥精神力一波波的攻击下,这枚细小的种子,终于开始颓败。
    Biu!
    童肥肥一声轻哼后,背后破开一个细细的口子,那枚细小的种子被硬生生挤了出来。
    出了身体之后,这种子一下子失去寄生宿主,落在地面迅速枯萎退化,最终颓败成干枯的粒子,完全失去了生命力。
    这玩意本身就是寄生物,没有宿主之后,在外部世界自然而然没有生存的可能。
    作为一个觉醒者,后背这点伤口,稍微处理一下,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很快创口就恢复了一些。
    童肥肥松了一口气,喜上眉梢道:“跃哥,我应该是成功将这鬼东西赶出来了。”
    江跃点点头:“肥肥,恭喜。估计整个星城,你都是第一个,在诡异之树做的手脚中摆脱麻烦。”
    童肥肥闻言,不由得有些骄傲起来,眉飞色舞道:“跃哥,我发现精神力的操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啊。而且,我感觉我相信精神力也没有消耗多少。这诡异之树就这么点本事吗?”
    江跃叹道:“你小子还真是经不起夸。诡异之树的本事,可不能小看。它要是专心对付你一个,绝没有这么容易让你化解掉。只不过它一下子在这么多人身上做手脚,而且还得做到你们察觉不到,所以手段比较隐蔽。手段隐蔽的代价,肯定就是容易破解。”
    童肥肥抓抓脑袋,多少有些尴尬。
    他知道江跃说得在理,不过这也不影响童肥肥的兴奋:“跃哥,不管怎么说,我做到了嘛。”
    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中招的可不止他一个人,还包括他最爱的钟乐怡啊。

章节目录

诡异入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犁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犁天并收藏诡异入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