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我都不知道,你都这么老了,你可真敢下手,我还是个孩子啊!”
    长明府,陆北仰头唏嘘:“我记得清清楚楚,八婶说你二十出头,我信了,只是没想到,你出了这么多头。”
    朱齐澜扭头看向一旁,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说这些没用,已经晚了。
    陆北嗓门更大,直呼幼小的心灵有被污染到,老朱家用心险恶,不仅骗,还组团来骗。他一小年轻,涉世未深,纯的跟白纸一样,稀里糊涂就交代了。
    “别说了,陆宗主要真觉得受了委屈,年底的时候随我去趟京师,我找皇弟给你介绍几个年轻的公主。”
    见陆北越说越来劲,仿佛受了天大委屈,朱齐澜冷哼道:“我有几个侄女,年芳十六,碧玉年华,个个都是知书达礼的好女子,你意下如何?”
    “听起来不错,那就麻烦表姐了,事成之后,我请你来参加婚礼。”
    “……”
    朱齐澜更怒,暗道死人为什么不是个哑巴,不在身边的时候,烦,在身边的时候,更烦。
    陆北嘿嘿两声,也不管恼羞成怒的朱齐澜,抓住旁边虞管家的小手,表示在这个充满谎言的长明府,只有虞姐身上尚有几丝温暖。
    虞管家捂嘴娇笑,陪嫁丫鬟仗着老爷撑腰,跟着一起挤兑女主人,两人说说笑笑,气得朱齐澜一阵咬牙。
    “白虞身上能有什么温暖,你嫌我老,她也没比我小多少,今年都……”
    “啊呀呀———”
    虞管家惊呼声打岔:“时间不早,两位爷赶紧出发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此去人族圣地,一是博取名望,二是为国争光,没有带仆人随从的道理,虞管家羡慕两人如影随形,自己却没法同行。
    些许失落,陆北敏锐察觉,小颗粒成性,当即一阵嘘寒问暖,表示回来的时候会准备一堆纪念品。
    “老爷真好。”
    “全靠队友衬托,你家殿下成天冷着一张脸,相较之下,老爷我自然人美心善。”
    说完,两人齐齐一乐。
    朱齐澜实在坐不住了,甩袖离开长院,纵身朝献州方向飞去。
    陆北起身跟上,临走前被虞管家拽住衣袖,咬耳朵说了几句悄悄话。他嗯嗯点头,拍着胸脯立下承诺,不会让虞管家等太久,这趟高低整点新花样,把矫情的长公主拿下。
    ————
    “又是西王府,我要是在这开个售票处,铁定血赚。”
    陆北随朱齐澜抵达集合地点,落地后看到皇室一方的四位朱家子弟,他虽然不认识,但还是礼貌寒暄了几句。
    因为个人滤镜严重,四位耄耋之年的新秀在陆北眼中全无亮点,一眼扫过,感觉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众脸。
    实力境界也都一般,从炼虚境大圆满到合体初期,或许身怀独门绝技,但也厉害不到哪去,此去人族圣地只能混个陪跑。
    朱家子弟小心翼翼打量着陆北,嘴上不说,眼神中或多或少都有些憧憬。论年龄,他们大了陆北四倍有余,论实力,陆北是长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他们独属于长脑袋只为显身高,一个个愚不可及。
    尤其是北君山之战,陆北连败三位大长老,打得皇极宗颜面尽失,这段故事,他们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每次长辈遇到不顺心的事,就会面提耳命,拉着他们当面数落。
    台词都一样,你看看人家陆北,还是个孩子,都能打皇极宗大长老了,你再看看你……你还真好意思照镜子,快滚去修炼。
    好在痛苦的日子并不长,陆北强闯不老山,夺天剑峰搬去岳州之后,他们的长辈就很少拿陆北说事了。
    没有可比性,说了只会给晚辈增加压力。
    四位朱家弟子满满钦佩,一个跳出来挑衅的都没有,这让陆北非常失望。他还指望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草丛里蹦出两个刺头要踩他一战成名,结果一个个比他都老成。
    没意思,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气盛。
    正叹气,突然在熟悉的墙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手势。
    ┬┴|?`
    显然,墙后有一个熟悉的人。
    陆北眼角抽抽,拍了拍朱齐澜的肩膀,让她留在此地不要走动,自己去见一个朋友。
    “为什么又是你,西王一脉被请去京师养老,地盘和房产归你了?”陆北蹲在墙角,熟练勾肩搭背,很是无语吐槽道。
    “什么话,人族圣地远在昆仑山脉,武周出了这么多年轻后生,自然要派一个实力出众的长辈看着。”朱修石解释道。
    人族圣地之行,虽是各国争相参与的大事件,没人敢从中作梗,但也保不齐哪家想不开,半路上截杀邻国的后起之秀,一名实力强大的保镖不可或缺。
    此行,她负责保护新秀们的安全,顺便在比赛的时候出谋划策,给小辈们分析对手的实力和弱点,有效执行各项战术。
    翻译翻译,女教師の後輩指導。
    上一个十年,指导后辈的是朱穆,现在皇室权势威望更大,就轮到了她出场。
    “原来如此。”
    陆北点点头,乐呵道:“朱先生有礼了,若是陆某遇到打不过的敌人,还请务必来我房中连夜辅导。”
    “呸,你还真敢说!”
    朱修石轻啐一口,转头往身后看了看,传音道:“你小子别太过分了,每次见面,你身边都换一个美人,三次下来,愣是一个重样的都没有。”
    第一次是赵施然,第二次是白锦,第三次还算有良心,可算记住了她老朱家的公主。
    涉及人品,陆北决定狡辩一下:“朱先生误我,别看本宗主每次都换一位红颜知己,其实是个非常念旧的人,不信你捋捋,有哪回把你漏下了?”
    “还真是,朱某谢过陆宗主赏识。”
    朱修石阴阳怪气道了声谢,让他别成天口花花,单独辅导是没可能了,陆北遇到打不过的敌人,她上了也白给,可能还会增加陆北取胜的难度。
    而且,在朱修石看来,人族圣地大会十年一度,虽汇聚了全天下年轻人中的佼佼者,但没人能对陆北造成威胁。
    说来惭愧,听说人族圣地那边搞有奖竞猜,她决定把全部身家都压在陆北身上,争取一夜之间富可敌国。
    “对了,本宗主的法宝呢,带来了没有,快给我!”
    察觉身后有人蹑手蹑脚靠近,陆北一秒切换严肃脸,也不和朱修石口花花了,摊开雪白干净的小白手,索要以物换物的宝贝。
    “别急,普通的货色你看不上,我还没准备好。”朱修石按住陆北的手,将五根手指头一一合起,让他再等一段时间。
    两个月之后,陆北要什么,她给什么。
    没有就买,不差钱。
    朱齐澜轻手轻脚来到墙边,探头一看,发现陆北正和家中长辈勾肩搭背,眉头凝成一个川字,一言不发退了回去。
    两人交头接耳,似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朱齐澜只听到了‘快给我’、‘别急’、‘我还没准备好’之类引人深思的话语,她默默无语立在长亭处,仰头望天,困惑的眼眸中写满了对人生的质疑。
    不不不,绝对不可能!
    她男人不近女色,家中长辈冰清玉洁,两人之间绝无可能,应该是她听漏了什么。
    没错,就是这样。
    出于对长辈的尊重,朱齐澜没有刻意散开神念,只当一个误会,大度如她,转身就给忘了。
    才怪!
    待会儿必须问个清楚。
    片刻后,步子师到来,同行的还有朱悼和朱世翰。
    朱世翰炼虚境中期修为放眼全场垫底,但他生得好,身具朱雀命格,四神湖秘境得朱雀遗宝。此次人族圣地大会,皇极宗将珍贵的名额分了他一个,让其开开眼界,莫要被武周这口井耽误了远大前程。
    朱悼没什么好说的,明年就过了年轻俊杰的百岁保质期,不论实力还是境界,都是七位朱中实力最能打的,皇极宗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和上次一样名列前茅。
    ┬┴|?`
    步子师没看见陆北身影,正疑惑人去哪了,突然墙角边伸出一只熟悉的手,她不做多想,让众人稍作休息,落日时分即刻启程。
    步子师来到墙后,见新生陆北和辅导学员们的朱老师勾肩搭背,没觉得哪里不对,熟练蹲在陆北身边。
    陆北抬手一搭,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本应很有问题的一幕,三人却都觉得很正常。
    朱齐澜例外,她疑神疑鬼靠近,贴着墙边偷瞄,入眼三人一排蹲着,陆北左拥右抱,再次陷入对人生的质疑。
    有一说一,纯当事人,被搂着的不该是她吗?
    为了避免误会,她决定偷听。
    “步姐细嗦,什么叫路上还有人族圣地的考官,不是直接去昆仑山脉吗?”
    “以防鱼目混珠,圣地派遣专人考核,在半路上删除一批,他们可以跟着前往圣地,但失去了参赛资格。”步子师解释道。
    “以前也这样?”
    “别看我,我第一次,之前都是皇极宗在处理。”
    “以前也有,只不过这次抽到了武周。”
    步子师淡定回复,区区考核,对陆北而言也就走个过场,让他收敛一点,别把考官打伤了。

章节目录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凤嘲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嘲凰并收藏修仙就是这样子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