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苍生。
    东方夫子的信里面,没有别的内容。
    只有这四个字。
    陆行舟重新回到了竹椅上。
    重新轻轻的摇曳着。
    发出吱呀吱呀的轻微声音。
    那封信放在了陆行舟的胸口,竹林里的风吹过来,信纸哗啦啦的飘动。
    陆行舟叹了口气。
    他明白东方夫子的意思。
    但是,他目前并没有那种心气儿。
    漫天的星光在一片黑暗之中闪烁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好似银盘。
    陆行舟望着那一片璀璨,安静着沉默。
    恍惚之间。
    他觉的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面。
    这个漩涡旋转的很快,自己掉进去以后,很快就天旋地转,头昏眼花。
    失去了方向。
    而随着坠落的越来越深,也是逐渐的看不到光。
    他心里,对自己说,要走出这个漩涡。
    但是,他的身体却不肯动弹。
    他进入了一种十分矛盾的境地。
    “咱家到底想要什么呢?”
    这种状态持续了许久,时间已经是到了深夜。
    陆行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迷茫。
    恍惚。
    无奈。
    各种情绪在他地眼瞳之类闪烁而过,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天下苍生?
    东方夫子从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在向自己灌输天下苍生的信念。
    但实际上,自己只是知道了这些道理。
    在灵魂深处,好像从来没有把这些道理当作自己要去执行的目标。
    没有感同身受。
    说说,是可以的。
    但真正的要去做的话,他好像又做不到。
    而因为东方夫子的骤然出现,他这心里的矛盾又更加剧烈了一些。
    他不按照东方夫子的信去做的话,就是辜负。
    辜负了他牺牲岳麓书院的名誉,牺牲自己的名誉,给自己送这份贺礼。
    但按照后者的信去做,那便是强迫自己。
    强迫自己做的话,他会做的很痛苦。
    “何去何从啊……”
    “何去何从?”
    陆行舟越是思考这些问题,脑袋越是乱。
    就像是有人在自己的脑袋里塞进了无数的东西,然后用力的搅动,想要自己接受。
    但这些东西却始终无法融入自己的意识里。
    灵魂里。
    “出去走走吧”
    陆行舟起身,朝着东厂府衙之外走去。
    他原本靠着的那个藤椅,慢慢的摇晃着,速度逐渐减慢,直至静止。
    那声音也消失。
    他的影子则是已经离开了东厂府衙,出现在了这长安城的街道上。
    已经是凌晨深夜了。
    到处都是死寂一片,没有人的影子。
    甚至连乞丐都没有。
    这里是长安城。
    是大魏朝最繁华富庶的城市。
    乞丐,是很少出现的。
    唯一出现的,便是巡夜的禁军,还有负责打更的人。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铛!
    一声铜锣从远处的街道上敲响,那声音带着低沉,还有一种沙砾般的粗劣,沿着街道扩散开来,远远的看过去,打更人拎着灯火,正慢慢前行。
    他前面是黑暗。
    他后面也是黑暗。
    他走过之处,便是微弱的光。
    陆行舟站在虚无缥缈里面,看着那一道光前行,心中突然有所感触。
    哗啦啦!
    哗啦啦!
    陆行舟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整齐而有序的脚步声。
    扭头看过去,那是一队呼啸而来的金吾卫禁军。
    他们负责巡夜。
    负责维持这长安城的安宁。
    他们经过陆行舟的身旁,然后气势峥嵘,如龙虎般经过。
    陆行舟隐藏在暗处。
    收敛了身上的气息。
    并没有被发现。
    他看着这一队金吾卫慢慢的远去。
    “金吾卫大哥好啊。”
    “老刘头小心些。”
    金吾卫和打更人互相看到了彼此,互相打了个招呼。
    那一束光,似乎是将他们都给笼罩在了里面。
    陆行舟看了一会儿。
    继续前行。
    他就在这黑暗死寂的街道上行走。
    漫无目的。
    感受着天地之间的风,天地之间的寒意,还有天地之间的死寂。
    不知不觉的。
    他来到了皇宫脚下。
    那扇大门紧闭着,几名侍卫守护在那里。
    火把的光缭绕着,将他们的影子映衬的左右闪烁。
    在城门的左侧,有着一张桌子。
    桌子有些破旧了。
    但让陆行舟回想起了自己的开始。
    他衣衫褴褛,他满脸狰狞。
    他心里装满着滔天的怒火和仇恨。
    踏着血色的脚印,来到了这张桌子前,然后,说,
    “我要卖身入宫。”
    这是他借尸还魂后的开始。
    “见过陆公公。”
    “开城门!”
    陆行舟突然之间有种心血来潮地感觉,想要冲走一遍这条路。
    他将自己的令牌亮给了守城的士兵。
    士兵不敢耽搁。
    将城门打开。
    陆行舟走了进去。
    皇城里面,同样是死寂的。
    风吹过那些林立的宫殿,吹过那些层层叠起的宫墙,发出呼呼的声音。
    就像是有谁在这深夜里哭泣。
    或许是前朝孤魂?
    又或者是那些不明不白死在这里的野鬼。
    陆行舟沿着这条路,来到了自己当初刚净身而修养的地方。
    依旧是那么的破败,尿骚臭的味道,随着风肆虐。
    他皱了皱鼻子。
    停在了门口。
    “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小的想跟公公打探点事情?”
    他眼前出现了当年,花了二两银子跟里面的一个送饭太监打探消息的场景。
    他已经忘了那个太监的名字。
    也忘了那个太监的模样。
    但记得自己那个时候的卑微,下贱。
    他看着那些情形,忍不住笑了笑。
    他又走出去。
    来到了司礼监。
    司礼监的人自然是认得这位陆公公的。
    值夜的人吓得面色发白,一个劲儿的磕头,陆行舟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向了司礼监深处。
    卷库。
    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进入的就是卷库。
    和那个叫做李寻的老太监,一起,整理这里的资料。
    有时候还会下棋。
    “你回来啦。”
    陆行舟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熟悉的声音。
    李寻的声音。
    他眉头皱了一下,有些好奇。
    对方还没睡?
    能听出自己是谁?
    “李公公,好久不见。”
    陆行舟笑了笑,推门走了进去。
    卷库里还是当年的模样儿,书架林立,宛如浩瀚烟海。
    没有什么改变。
    那张李寻曾经最喜欢的摇椅,也是依旧摆放在靠近窗户的位置。
    他坐在上面,一副油尽灯枯的样子。
    他这副样子已经有好几年了。
    却还一直都活着。
    “好久不见。”
    李寻扭过头,看着陆行舟,那一贯平静不起波澜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诧异的光。
    还有惊愕。
    旋即,他伸手将桌子上的火折子取开,点燃了桌子上的油灯。
    火苗摇曳而出。
    这一片狭窄的空间,便是微微透亮。
    “夜不能寐,来曾经待过的地方看看。”
    “打扰李公公休息了。”
    陆行舟微微欠身。
    对于这位李公公,陆行舟心里其实一直有些看不透的。
    后者给人的感觉就是完全不同。
    似人非人的那种。
    当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
    然后以窥心术而探。
    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但那种感觉总是没有消散过。
    迟疑了一下。
    他鬼使神差的,又施展了窥心术。
    砰!
    这一次,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反而是好像被人在脑袋上重重地砸了一拳。
    脑海里传来了剧烈地疼痛和眩晕感。
    他眼睛陡然瞪大。
    踉跄着后退了出去。
    而同时,周身有着丝丝劲气翻滚,衣衫猎猎。
    白发飞扬。
    “你到底是谁?”
    陆行舟眯着眼睛,警惕的问道。
    “咱家是谁,有关系吗?”
    李寻依旧是趟在那摇椅之上,他笑眯眯的,看着陆行舟,右手食指轻轻的敲了两下摇椅的扶手,发出咄咄的轻响,然后笑着道,
    “重要的是,你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
    “如果破不了这一关,怕是将永远停留在这里,再无寸进了。”
    “这一关?”
    陆行舟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稍微迟疑了一瞬,他将身上的那些气息尽数散去。
    又恢复了平静。
    他走到了李寻的面前,就好像是当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般。
    拱手,声音恭敬地道,
    “请前辈赐教。”
    对方既然能够看出来自己的情况,也能够破了自己的窥心术。
    那肯定就绝非常人。
    不如,听听对方到底是怎么说的。
    “先天之境,破任督二脉,为起始。”
    “灵肉分离,为胎息。”
    “你现在,是正在胎息境界的门槛上,上不得上,下不得下。”
    李寻低声道,
    “此关,若破,天地间便又出了一位胎息之境。”
    “此关,若不破,你此生再无机会入胎息。”
    “胎息?!”
    陆行舟听闻此言,眼瞳里陡然间闪过了恍然大悟。
    怪不得。
    他这些时日,总觉的心神不稳。
    做事情的时候,没有方向感。
    就好像整个人都是灵魂出窍的感觉一样。
    自己变成了行尸走肉。
    原来,是在不知不觉中,步入了胎息的关卡。
    “劳烦前辈!”
    “愿听其详!”
    陆行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盘上带着凝重,以及真诚,再度向李寻拱手。
    既然对方能够说出自己出现这种迹象的根本原因。
    那应该,就是能够帮自己解决的。
    “天地同元。”
    李寻看着陆行舟,眼睛里似乎是闪烁过了一丝格外柔和的光。
    那种感觉,就像是慈父看着自己的孩子。
    他的话音里面,也是有着一丝关怀。
    陆行舟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就觉的眼前的情形突然间一阵恍惚。
    他愣在了原地。
    不过,他愣住的只是他的身子,而他的意识,则好像是出现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周围都是一片白茫茫的空间。
    没有任何影像,也没有任何声音。
    就像是一个被白色雾气封闭起来的山洞。
    陆行舟正迟疑的时候,这些雾气开始有所反应了。
    呼啦啦!
    好像无形之中有风吹过。
    雾气变换成了一些形态。
    首先是一座雄城。
    那是长安城的样子,雄伟辉煌,高耸入云。
    而在这做城市的城墙上,正有着无数的士兵,他们奋力地厮杀着。
    长安城下面,外面,四面八方,也都是密密麻麻地军队。
    他们在不要命地攻打。
    “杀!”
    “杀!”
    这声音铺天盖地,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好像要将这天地给撑破。
    陆行舟恍惚了一下,好像是置身于了那一片战场之中。
    呼!
    短短地时间,他将这战争看了一遍,然后,这情形再度发生了变化。
    这又是一个婴儿呱呱坠地。
    女子声嘶力竭地叫着,产婆小心翼翼地,将一个孩子取出来。
    放在了女子地身边。
    “哈哈我有孩子啦!”
    屋外的男人兴高采烈,手舞足蹈。
    ……
    “我恨你!”
    “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孩子遇到了自己相恋的人,然后彼此之间争吵,分立。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孩子找到了自己的最终心上人,一起拜天地。
    ……
    “哇哇……哇哇……”
    又是一个新的生命呱呱坠地。
    男人和女人都非常地开心。
    他们怀抱着自己的孩子,享受着这种天伦。
    ……
    “不要走。”
    转瞬之间,几十年的时间过去。
    女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然后,这男人跪在女人的窗前,抓着女人的手,慢慢的哀求着。
    那声音里充满了悲凉,也充满了不舍。
    男女的孩子,也是跪在床前。
    低声哭泣。
    ……
    噗!
    一棵种子从天而降,落在了土里,然后慢慢的生根发芽。
    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
    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紧接着,秋天来了,繁茂的大树枯黄,无数的叶子尽数洒落。
    然后,它又是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
    不过。
    冬去春来。
    当天地之间的积雪融化,百花盛开的时候,这棵老树又是重新焕发了生机。
    ……
    一滴水,在湖泊之中飘荡。
    蒸发成了水汽。
    水汽扶摇直上,冲入了苍穹里面。
    入眼辽阔,一望无垠。
    很快,水汽遇到了云,然后和云融合成了一体。
    轰隆!
    轰隆!
    天地之间响起了滚滚惊雷,这云剧烈的翻滚着,然后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
    哗啦啦!
    哗啦啦!
    闪电惊雷肆虐之下,这一滴水,落在了大地上。
    它流淌着,经过了街道,经过了泥土,经过了山石,经过了丛林,最终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那处湖泊。
    叮咚。
    水和湖泊,重新融为一体。
    ……
    春夏秋冬。
    四季变化。
    生老病死。
    生命绵延。
    天地轮回。
    造化玄妙。
    ……
    陆行舟站在这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间,感受着这种变化。
    他一时间,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万物轮回。
    各自高贵。
    一切,不过是一场轮回,一场生长而已。
    ……
    他又看到了自己。
    那个书生。
    在书院里长大,求学,在长安城西被杀,借尸还魂入了宫,一步步走来。
    走到了如今。
    虽然惊心动魄,生死无数。
    但归根到底,也不过是一场轮回,一场再普通不过的生长而已。
    一切。
    都是天地的规律。
    造化的规律。
    ……
    呼!呼!呼!
    陆行舟感觉自己心头的情绪,正在慢慢的安定下来。
    那种恍惚无所求,不知所措的茫然,也是慢慢的正在消散。
    他的眼睛重新变的明亮。
    同时。
    他身上的气息,也是变的虚无缥缈。
    好像有。
    又好像没有。
    看起来像是个普通人。
    又不像是个普通人。
    白发荡漾。
    衣衫猎猎。
    却没有气息波动。
    只有一丝风,在屋子里吹过。
    柔和。
    安静。
    “不负所望啊。”
    李寻看着这般的陆行舟,那布满皱纹的脸庞上,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笑容里面,还有骄傲。
    “入胎息了。”

章节目录

大魏督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酸甜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酸甜辣并收藏大魏督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