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秋仔细思索后,便没有写,这个风头没必要出。有人咬着笔杆思索,有人交头仰头望着天,有人望着桃花念念有词,唯独许世秋平静淡然地坐着。
    方才许世秋取点心的时候,许文颖想着这边有事,告别余文亮的家人带着小妹来围观。到达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很多人,三五成群围成一团叽叽喳喳,这些人大多都是富贵人家的子女,许文颖跟她们不怎么熟悉,不过倒是有人认识她。
    “咦,这位莫不是羊汤西施姐姐?”
    “羊汤西施?那是谁啊?”有人还不知道。
    “喏,便是上面那位厨子,在县衙门口卖羊杂汤的呀。”
    “呀,一个厨子怎么还跑去参加诗会了?”
    “听说是师爷带上去的,是师爷的学生。”
    “厨子也能读书了么?”
    “嗨,可别胡说,万一这位厨子真的很聪明呢?”
    “聪明也不行,君子远庖厨,做厨子岂不是斯文扫地?”
    许文颖连两个人的脸都不敢看,一直低着头,只觉得脸上烧的厉害,心里别提多别扭了,暗中琢磨着一定要让相公好好读书,千万不能继续做厨子,就算是少赚些钱,也要雇人来做。
    那两个人也只是一时好奇,说完后便去讨论哪个士子的才学更高,学问更深,长得更好看些。过了许久,许文颖才敢抬起头,透过人缝看到许世秋安安稳稳坐着,似是一点都不着急。心中不由欣喜,心道相公果然才思敏捷,这么快的工夫就已经写好。
    小妹低声问她:“哥哥怎么不写啊?”
    “哥哥已经写完。不用担心。”害怕小妹看不到,她把小妹抱起来。小妹已经十多岁,抱起来着实有些吃力。小妹很懂事,看她有些吃不住,于是便下来了,她个子太矮看不到,于是便踮着脚尖。
    又过一会儿,陆陆续续有人上去交诗文,评价的自然就是上面坐着的几个乡绅以及提学官、知县。林杼特意留意许世秋发现他果然没有上交,心中很是不屑,不由瞪了师爷一眼。师爷脸上发烧,起身走到许世秋面前,压低声音道:“你怎地不交?”
    许世秋道:“先生,学生实在不擅诗文,写不出来。”
    师爷气得吹胡子瞪眼,却也没办法,众目睽睽之下总不能自己代写吧,只能黑着脸回去。张提学笑着道:“看来大家都已写好,咱们瞧瞧。”几个人一人分了几张纸各自观看。
    张提学拈着胡须道:“好,不错,此诗文工整大气,用典而不涩,难得难得。”
    宋濂笑道:“张提学请看这份,此诗文构思奇巧,用语却极为平实,实乃佳文。”
    张提学笑道:“令郎才思果然敏捷,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完成,着实不错。”
    宋濂这才愕然,一看名字,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说这字怎么这么熟悉?”
    众人不屑,你自己儿子的字你都不认识吗?妄称文人。此刻大家皆是在找个乐子,谁也不会拆穿这样的小把戏。待张提学与林知县一一点评后,本地的一名刘姓学子这一次拨得头筹,张姓学子得了第二,宋濂的儿子得了第三。
    宋濂笑得合不拢嘴,其余的也都点评过,宋濂忽然瞧见许世秋安然端坐,想起方才的事情火气便上来,冷笑道:“许公子不知道作的是哪一篇?怎地似是没见到啊。”
    许世秋道:“诗词一道,学生不擅长,不会写。”
    “哈,”宋濂失声笑出口,道:“诗词不擅长,不知道你擅长哪一路?今日大家齐聚在此,乃是为了诗文唱和,你不写,莫不是瞧不上大家?”他伸手虚指,将在座的所有人都包含进去。
    许世秋不卑不亢,“实在不擅长,莫要为难我了。”
    有人逗哏,自然就有人捧哏,下方有个士子朗声道:“区区一个厨子也敢来此献丑?此地往来皆鸿儒,俱无白丁,你说你瞎凑什么热闹?”
    “哈,人家不是瞎凑热闹,不是送来绿玉糕了吗?我觉得绿玉糕还是不错,当为在座第一。”
    人群里爆发出哄堂大笑,许文颖躲在人后,却也觉得脸上发烧至极,亏得她还以为许世秋已经写完,原来是没写,不由有些失望,同时也觉得羞愧不已。正要带着小妹走,旁边一个女郎忽然低声道:“今日如此盛会,怎地请了他来?他的厨艺虽然好,但怎么会读书?连个诗都做不出,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此事传出去,文水县的脸都被丢尽了。”
    小妹登时大怒,道:“你胡说,我哥不丢人!没写诗也算不得什么丢人的事!”
    许文颖急忙拉她一下:“小妹,别乱说话,走。”
    那女郎长得一副尖酸刻薄相,被她抢白了怎能忍耐,喝道:“大人说话哪有你说话的份,这谁家小孩子,怎地没半分教养?”
    许文颖很自卑,低头默不吭声拉着小妹就走。那女郎又道:“这什么地方,怎地什么人都放进来?宋老爷这里的下人怎么回事?”
    小妹怒火更甚,突然用力挣脱许文颖,跑过去抱住女郎大腿狠狠咬一口,那女郎惊叫一声,手忙脚乱胡乱踢腾,将小妹踢开了,许文颖慌忙扶起小妹,道:“小妹你没事吧。叫你不要乱说话你怎么不听呢?”
    “对不住,实在对不住!”许文颖赶忙道歉。
    那女郎撒泼一般声音尖利地叫道:“你这个狗杂种,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这是疯狗么?我的裙子脏了,快赔我!”
    小妹哇地哭了起来,许文颖一边安抚小妹,一边赔不是,“我赔,我赔,多少钱我赔。”
    “赔得起吗你?这条罗裙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今日非要报告不可!”
    外面的闹腾早就把上面的人惊动了,大家纷纷围拢过来,有人不明所以,就打探是出了什么事,那女郎连哭带说把事情讲了一遍,重点自然是这个小女娃子如何如何没教养云云。
    许世秋挤进来,见是许文颖跟小妹,忙上前拉着许文颖的手,道:“你们怎么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们我待会就回去吗?”
    许文颖又羞又急,忍不住也哭起来。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