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秋回到家里,许文颖又在忙碌。他上前夺过扫把,拉着许文颖上上下下好好看看,“没事吧你,怎么不歇着啊,忙什么呢?”
    “我没事。”许文颖撩开在眼前晃悠的头发,道:“相公你今日怎地回来这么早?”
    许世秋笑道:“卖完了自然回来,我得去看看铺子,张大哥说有间铺子现在正在准备出售,我过去瞧瞧怎么样再说。”
    许文颖给他倒碗水,道:“相公,今年有科考,你今年若不参加,可就得再等三年。”
    许世秋苦笑,他并不想参加,因为大宋马上就要亡了,当然现在说出来谁也不信,从朝廷上传来的消息说,童枢密带领二十万大军,收回了燕京四地,虽然不知真假,但事情传得有鼻子有眼儿的。
    此事昭示着我大宋国力强盛,文治武功!当年太祖费了多大劲儿也没能收回燕云一寸土地,如今我大宋已经收回部分,说大宋要亡,谁能相信?
    许世秋却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实际上并非是童贯带兵打下来的,相反的是,已经被金兵打残的辽军,揍得宋军抱头鼠窜,被逼无奈之下童贯买通金人,以大量金钱将幽州等地赎买回来。
    买回来的也仅仅只是空地皮,地面上的一切财务都被金军搜刮干净了,若不是房屋无法搬走,恐怕连空屋子都剩不下。
    “娘子,今年再考肯定来不及,我看还是等三年再说吧。”
    “相公,男子汉志在四方,你怎能在文水县里求安稳呢?如今的买卖已经上了正途,就是我跟小妹两个人也能应付,大不了多请几个人罢了,相公还是安心进学,待他日搏个功名,奴也跟着风光。”
    许世秋叹道:“娘子,非是我不想考,只怕考不上。”
    “相公可知捕猎遇到熊时该如何办?”
    许世秋道:“转身就跑?”
    许文颖道:“不能跑,我爹告诉我,遇到熊狼一类的东西,千万不能表现出丝毫害怕,否则定然会被它们撕咬,就算是再怕也得瞪着他们。”
    许世秋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安排好便去进学。”
    我们先去看看店铺。
    张大牛所说的店铺,乃是太原府的人所开的酒楼,面积不大,上下两层一共能坐下十五桌,老板不想干了,就想把这个店铺盘出去。
    许世秋一眼就看中这个店铺,看起来非常不错,位置谈不上多好,但也绝不算差,而且上下两层更容易区分客户。
    那人也不拿捏,这个铺子要五十贯,再少可就不怎么合适了,店里的桌椅板凳之类的全留下,后厨里的东西也都留下,这个价钱很公道,许世秋看完后当场拍板儿。
    许文颖过去后看看,酒楼后还有个小院子,他们一家人倒是也够住,她就建议把这个小房子退掉,住酒楼里。许世秋却觉得房子不必退,放点东西也好。
    这一点许文颖自然拗不过他,只得应了,许世秋又招了两个伙计,一个学徒,有了酒楼自然不能只卖一碗羊汤,许世秋思前想后,先定下几道菜,首先这个时代的鱼便宜,鱼菜得有,鸡鸭猪这些也得有。
    之后就是面,这里就是山西世代以面为食,太复杂的面许世秋不会做,但几种简单些的面他还是会的,而且他有纵横千百年的视野,远超其他人。
    一边安排店铺的事情,另外许世秋也得准备进学,之所以答应许文颖,并非是被说服,而是他忽然想到,大宋是个以文制武的年代,文官之尊,为历代之盛。
    即便北宋灭亡,那么也可以在南宋继续做官啊,当了官后他所能享受到的权益就太大了,做什么事也方便得多。
    新店需要装修下,主要是做些木匠活,他还需要多几张桌椅,早晨卖羊汤,中午就卖些其他酒菜。趁着这段时间,许世秋找到余文亮,说自己想进学。
    余文亮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道:“许哥儿你聪明伶俐,早该进学,造纸坊那儿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只需前去指导一番便可,现在你白日里便在我这里进学,下午你回去自看书。”
    “学生谨遵教诲。”
    宋代科考,考的知识非常全面,经王安石改革后,诗赋被取消,转而以经义、策问、论为主,经义指大经《易官义》、《诗经》、《周礼》、《礼记》,兼经《论语》、《孟子》为主。
    至于论、策问,更像是命题作文,而且大宋还强调思想自由,以他经写己意,并未限定对经书的注解,所以可以自由表达,但也正因如此,试题难度很大。
    策问更偏重解决实际的问题,比如马政、军政等等,一般都体现了主考的个人意志。
    许世秋听师爷给自己讲解,就算是他常年读书,听到这些东西也是晕晕乎乎的,辞谢了师爷后,便回到家中,思来想去,这玩意真要写也不是不能写,只是肯定写不出什么新意来。
    他需要的是训练自己作文的方法,至于经义本身反倒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于是他又跑去余文亮家中,求得一本所谓的策论菁华,这是历年来的状元文章汇编,方便他不少。
    当日读了一个下午,晕晕乎乎的,长时间没有这么大强度的学习过,让他有些吃不消,看看夜色晚了,便起身走出去,许文颖正在忙活着指挥人处理羊下水。
    许世秋走过去道:“我出去一趟。”
    许文颖道:“相公去做什么?”
    “我去请高大哥来家里吃饭,喝些酒。”
    高宠自那日失了手,几天没敢动,但他心中更加疑惑的,是许文颖的招式,她的路数实在太像是高家的功夫,他心里便有所怀疑。
    只不过他打听到许文颖自幼便在许家长大,想想也不大可能是自己胞妹。但心中那股疑惑总是挥之不去,他甚至有些疑心,许文颖是不是就是他妹妹,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他妹妹当年年纪并不大,卖了一个好价钱,据他模糊的记忆,他妹妹那时是卖给一个姓王的地主,几十年过去,王家搬到南方去了,听说家大业大,怎么也不可能是许文颖。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