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宠现在身份敏感,他是个都头,自然不能当街杀人,见完许谦雄的人之后,他便悄悄摸到许世秋家附近,这几日他也不是单纯闲着,早就将许世秋的住处以及身边人的情况调查完毕。
    许世秋会在天色未亮的时候出门,之后家里就会剩下两个女人,在道路上,因为许世秋身边一直都有一个大婶在,所以动手比较麻烦,最好的情况是在家里杀死许世秋。
    这一日高宠早早出街巡逻,路过许世秋的家门时,骂骂咧咧道:“这天气早上冷,中午热,我渴了寻点水喝,你们呢?”
    “这家就是许小哥儿家,我们讨碗水喝。”旁边一个衙役开口。
    高宠上前敲门,片刻后许文颖将门打开一个逢。刘姓衙役开口道:“小娘子,还记得我们吗?巡街有点渴了,找小娘子讨碗水喝。”
    许文颖见这几个都是公门,心中警惕倒是放下一些,于是欠身让开,道:“几位官爷请进。”
    许世秋这个院子很小,前面摆放的都是收拾干净的羊杂,后面有处小花园,被许世秋改造成收拾羊杂地方,高宠没过去看,但听得后面有人说话。
    许文颖取来几个碗,给他们一人倒一碗水,高宠忽地瞧见院子里有个吊架,两根手臂粗细的木头交叉绑一起,上面吊着四个沙袋,惊讶问道:“这是何物?”
    许文颖脸色一红,道:“都头见笑,奴做的一些玩物。”
    高宠试探道:“这似乎是演武所用?”
    许文颖点点头:“相公为了让我防身,所以做了这个让我胡乱练练。”
    高宠不再说话,喝完了水把碗一放,道:“多谢小娘子赠水,走啦走啦,赶紧巡街去。”
    离开前,高宠特意回头看了看许世秋院子的位置,地方不大,位置却比较偏僻,附近有几户人家,看着都不像是富贵人家,没有人出现,说明这些人白日里都有事情要忙。
    凌晨时分,高宠换上一身黑色衣服悄悄摸出家门,小县城里街坊不是那么严格,起码没有出现高大的坊墙,夜间虽然有衙役巡逻,但实际上他们巡查的频次很低,一夜可能会查个一两次。
    高宠一路上倒是并未遇到什么人,顺利摸到许世秋的院子旁,今夜月色不大好,高宠摸到墙边,往后退了几步,跑几步脚一踩土墙,伸手抓住墙头,就翻了上去。
    后院很臭,到处都是羊粪的味道,高宠寻了个干净地方跳下去,没发出多大动静,他从怀里摸出刀,反手持手上,蹑手蹑脚靠近正屋。
    门被门闩闩上,这难不倒高宠,用刀尖别着轻轻往旁边挪,很快就打开门闩,高宠伸手推门,不想这门却有些重,他使劲才推开。
    正在这时,忽然从头而降一盆水。高宠完全没反应过来,被砸个正着,水盆落在地上发出巨大声音,一下惊醒许世秋,厉声喝道:“谁?”
    高宠心里略有惊讶,但并没有慌,握紧了刀,不过令他意外是,许世秋的声音,是从旁边的厢房里传出来的,并非是正屋。
    他掉头出去,循着声音去找许世秋。
    模模糊糊中,许世秋瞧见一个高大模糊的黑影,他刚刚出了厢房,手里没兵器,只拿了一根用来抬东西的粗棍。
    高宠抬手刺过去。
    许世秋见寒光一闪,急忙躲避,顺手一棍砸下去。听到风声不对,高宠急忙后退。许世秋也没敢上前,棍子砸空急忙收回,防住门户。高宠突地上前,许世秋竟然来不及反应,只能下意识地将棍子捅出去,本想戳中高宠,哪料他身子一侧竟然躲过去了。
    “相公!”
    正在危急时刻,许文颖跑出来,许世秋大急,忙喊道:“快回去,哎哟!”
    许文颖却不管不顾地冲上来,伸手搭在那高大汉子的肩膀上,高宠反手一刀戳过去,令他惊讶的是许文颖居然躲过去了,还顺带拉着他的胳膊使劲往后拧。
    这一套乃是高家绝学,专门用来对付这种情况,有点类似于小说里的分筋错骨手,也是以各种关节技为主,方才许文颖伸手握住他的手,一手抓肩,使劲往上顶,正是高家的技术。
    高宠急忙振臂,同时伸手将许文颖推倒。
    许世秋一棍子砸下来,同时大喊:“快来人啊,有刺客杀人啦!”
    高宠两边都被人缠住,许文颖倒下时,忽然伸手给了他腿弯里一拳,正中足三里的位置,让他猛地发软,许世秋胡乱砸下的这棍子便没地方躲,于是侧头硬是让肩膀挨一下。
    他听到外面有动静,似乎是有人开门,知道今日肯定是没办法成事,抬脚踢了许文颖下,大踏步离开。许世秋追到墙边,只见他猛地一蹿上了墙头,闪身消失了。
    许世秋不敢继续再追,返身回屋内,把许文颖扶起来,点亮油灯。许文颖的胸口被踢了一脚,许世秋急忙问怎么样,连夜就要去请大夫,许文颖拉住他的手,道:“相公,我没什么事,你没事吧。”
    “还好还好,我也没什么大事,小妹呢?”
    小妹哇一声就哭出来,断断续续道:“哥哥,我害怕。”
    “不怕不怕,人没事就好。”想想这事许世秋就觉得十分后怕,要不是许文颖机灵在门上放了一盆水,恐怕今天晚上他们几个都要命丧黄泉。
    张大牛等几个邻居平日里受许世秋的恩惠,大家都过来安慰一番。经历过此事后,许世秋觉得自己该买几条狗,次日一大早他便跑去买狗去了,一下买了四条,都是土狗。
    土狗旁的不成,但却是看家护院的好手,买了后许世秋觉得安心许多,想想又跑去铁匠铺里打了两把刀,一把给许文颖,一把给许世秋。
    余文亮听说许世秋出了这等事,这一日上值前找空跟他谈了几句。
    “昨夜可有损伤?”
    许世秋拱手道:“多谢先生挂怀,一切都安好。”
    余文亮叹口气,道:“我不说你想来也知道这人是谁派来的,你啊,别弄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取解试马上就要开始,你此时还没进学过四书五经,这可如何是好?”
    许世秋心知大宋过不了几年就要亡了,哪有什么心思科考?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