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亮作为师爷,前来上值的时间比较晚,还未到县衙,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香味,待转过街角瞧见门口围了一大堆人。
    好奇心驱使下,他也走过去,在这里的居然都是县衙里的衙役,卖东西的人更是眼熟,许世秋。
    这可把余文亮气坏了,县衙向来是清静之地,而且神圣庄严,如何能容得下玷污?而且这个许世秋,早就告诉他要开始学习四书,居然还是来操持这贱业,烂泥扶不上墙。
    许世秋早就瞧见了余文亮连忙打个招呼,切了羊肉与羊杂盛了一碗汤,连带两张饼,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他,余文亮尴尬至极,心里有火又发不出。
    “先生早上肯定没吃饭,喝碗汤暖暖身子,学生这两天待生意走上正规,再来请先生赐教。”
    余文亮很憋屈,但香味勾得饿了一夜的肚子咕咕直叫,当下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开喝,喝了一口便惊为天人,太鲜了,而且略带中药味,不油腻,不腥膻,当真是从未见过的好东西。
    吃上了也就顾不得这么许多了。
    早上第二班衙役来的时候,许世秋的羊汤倒是已卖完了,别说汤了,羊肉连同羊杂都没了,只剩几根骨头,许世秋懊恼得直拍头:“大意了,该留几碗的。”
    许文颖忙道:“不碍的相公,我们回去再吃。”
    次日再来,许世秋刚刚停下,便有衙役跑过来,“小哥儿怎么才来,这么多人等着呢。”
    许世秋道:“起晚了,路也比较远,李班头少待,我这就给您盛。”
    “你赶紧的,我去把人都叫出来。”
    县衙里的人不少,有兵丁还有仆役,昨日没吃得上的仆役,今日都早早起来趁着主家未起,赶来喝口鲜汤,许世秋准备了一张小桌子,早就不够用了,许多人捧着大碗,蹲地上就吃起来。
    不两日的功夫,这小小的摊位竟然传遍了全城,谁都知道有家专卖羊下水的摊位,熬得汤鲜咸可口,乃是一绝。
    慢慢地开始有富人大早上派人来守着,不到三五日的工夫,这小小的摊位就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衙役们人数也多,富人的仆役们也多,有些人就吃不上了,开始抱怨起来。
    许世秋也没招,不得不开始弄两锅,一锅专门留给衙役,另外一锅才拿出来卖。但这火爆程度完全超出所有人的预料,摊位上都得排队,有些人天不亮就开始排,排上一个时辰的事也经常发生。
    许世秋这个羊杂汤彻底火了,连带张大牛也累得够呛,他们需要的炊饼实在太多,他完全不需要出去卖,在家里日夜赶制都有些手忙脚乱的。
    却说高宠接了许谦雄的任务,先赶到文水县城,日夜打听,不过许世秋是刚来的,认识的人倒是不多,竟然没打听出来,高宠也不着急,县城里虽然有许多来往客商,可本地人却不是很多。
    他先找个地方存身,便等了几日,这时候许世秋做羊下水出了名,高宠这才得了消息,心中虽然奇怪许世秋与许谦雄的恩怨,不过也没多想。
    这一日他准备去县衙门前看看,以便过几日动手,刚到那边便瞧见围得人山人海,他急于完成任务,就往前使劲挤。
    这些前来买羊汤的,大都是豪奴类的人物,在文水县大大小小都有头面,被高宠这么挤来挤去,有几个人差点都摔倒,不由怒火大盛,其中一个豪奴喝道:“你这大个子,怎地这般不晓事?”
    高宠不愿多惹是非,于是道:“对不住,我就是来看看。”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滚后面去!”
    高宠不说话,踮着脚尖往里面看,许世秋低着头他瞧不清样貌,那豪奴豪横惯了,见人不走胆敢还往里瞅,伸手狠推他一把,“快滚!有娘生没娘教的玩意儿。”
    高宠只是不愿意惹事而已,并非害怕惹事,他生平最恨之事就是不能床前尽孝,小时候母亲带着他逃荒,吃树根草皮,好容易讨碗饭来,又碰上地主家的豪奴,说他娘偷了地主家东西。
    双方争执之下,高宠娘被活活打死,他深夜怒而潜入地主家,杀了地主连夜逃窜。
    此时听那豪奴说话,脑子里登时浮出痛苦回忆,伸手抓住豪奴手臂往后一推,接着往下一按,那豪奴惨叫一声倒地,被高宠连续踢了好几脚。
    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几个衙役一看心想:“喝,好小子竟然敢在县衙门口闹事,活得不耐烦了!”簇拥上来就想动手,高宠脑子正发热,身后有人搭他肩膀,连想也没想,反手就是一拳。
    “哎哟!”衙役大叫一声,骂道:“你这贼厮好大力气,弟兄们快上!”
    高宠扭头这才发现居然打了衙役,心中害怕,急忙想逃。
    奈何这里衙役众多,很快就将他包围住。
    数十个衙役冲上来想要拿住他,高宠深知衙门黑暗,哪里敢随着他们进衙门,左冲右突试图逃走。
    衙役们见始终捉他不住,个个恨得牙痒痒,出手又狠又重,高宠见再这么折腾下去,恐怕命都得交代在这儿,也不再留力,双足一顿,身子往前冲,前方两个衙役一左一右,手持短棍,分别攻击。
    高宠伸手一抬,咔咔两声,两根短棍砸在他手臂上断了,借着两人愣神之际,高宠一手捉一个,将两人齐齐举过头顶使劲扔了出去。
    许世秋目瞪口呆,一个人起码百四五十斤,在他手里竟然跟个玩意儿似的,这家伙怕不是天生神力吧!
    有人回衙门取了绳索、水火棍以及铁链,并将里面的兄弟们都叫了出来,二十多个衙役全副武装围着高宠。
    这高宠身手厉害至极,犹如一匹野马在人群中左冲右突,二十多人竟然奈何不了他,反倒又伤几个,就连县尊林杼都被惊动,派了师爷赶紧过来瞧瞧怎么回事。
    余文亮见他武艺如此高强,顿时起了招揽之心,大声喝道:“且住!”
    诸衙役不敢违拗,但也不敢放松,团团围住高宠,余文亮道:“这位壮士请进衙门一叙。”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