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秋尝了尝,这个味道还是差些东西,辣椒,这个真的没办法,他没种子也没地,根本弄不出来,至于茱萸,那个辣味有些不大正宗,吃起来总是有些怪怪的。
    许文颖吃得很慢,但她完全没忍住多吃两口,羊下水虽然处理起来极为麻烦,但吃起来却这么香是她没想到的,她不断用筷子夹起小块的羊杂塞嘴里,配合上那咸鲜的羊汤,浑身上下暖洋洋的。
    许世秋又盛了两大碗给张大牛送去。
    张大牛家里早就闻到那股香味,许世秋拎着两只大碗过去时,张大牛才刚刚回来,今日的炊饼卖得不怎么好,还剩下些,见人进来,急忙赔个笑脸迎出来。
    “张大哥,大嫂,这两天多赖帮忙,这是收拾好的,给你们送来也尝尝。”
    “哎呀,这是你的营生,还送来干嘛?”张大嫂特意强调了营生两个字,她坚信许世秋这是败家子的行为,根本不可能卖得出去,所以特意讽刺他。
    许世秋像是没听到,不以为意,笑着说:“你们也尝尝,帮我掌掌眼,你们都是前辈,比我经验更多。”
    张大嫂今日因为炊饼没卖完,所以心里有气,很是不痛快,越看许世秋那副嘴脸越是生气,“我们掌什么眼啊,许哥儿你是个有主意的,我们没什么意见。”
    许世秋道:“大嫂,瞧你这说的,你们两位在这县城里这么长时间,怎么说也比我熟悉,哦,对了大嫂,明日早晨我需要一百个炊饼,你们这儿能帮我打出来不?”
    张大嫂顿时转怒为喜:“能能能,许哥儿你什么时候要?”
    “辰时之前,尽量早些。”
    “好好好!”张大嫂这才高兴起来,只要有生意了那就是好事,张大牛见他们谈完了,这才站起来跟他寒暄,许世秋略说两句便回去了。
    张大牛送走人,回来道:“许哥儿也是个厚道人,你说话千万注意点儿,还给咱们送了汤来,闻着挺香的。”
    张大嫂怒道:“这能是什么好东西?都是羊下水,留着给宝儿喝吧。”
    张大牛被那香味勾得忍不住,道:“我先尝尝。”说完又拿出两只碗来,自己要了一半,给张大嫂又留了一半,虽然嘴上说着不是好东西,可毕竟还是肉啊,张大嫂常年见不到肉,自然也很馋。
    刚喝一口汤,张大牛忍不住闭着眼呻吟,太舒服了,夜里还有些寒气,喝上一口当真是浑身毛孔都放松了,待他再吃口肉,不由大为惊讶,这肉里竟然没有常见的腥膻味。
    张大嫂吃了之后,同样震惊不已,与此同时,她的心里更难过了:这许哥儿,或许真寻了个好营生。
    就因为这点事,让她一夜都没睡好,早上又需要起来很早打制炊饼,刚刚熬眼把炊饼打制好,许世秋便进了门取走,给足了银钱。
    “许哥儿起来这么早?”张大嫂的笑容有些勉强。
    许世秋笑道:“是啊,要早些摆摊儿,谢过大哥大嫂,我先走了!”
    张大嫂瞧着他高兴的样子,心里更不舒服,诅咒道:“让你高兴,卖不出去你就不高兴了。”
    小县城里做生意,讲究的是熟悉,突然冒出来的吃食,大部分人都没什么兴趣,而且这么早跑出去,街面上哪有几个人?
    许世秋似乎完全不知道这事儿,带着许文颖、小妹两人,推着独轮车便走进晨雾。许文颖问他准备去哪儿卖呢?也没提前打招呼,真未必能找到什么地方。
    “当然是县衙前啊。”
    许文颖张大了嘴,过了一会儿才道:“要去县衙?”
    许世秋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小县城里有消费能力的,还愿意早起的,恐怕也就是县衙里的衙役,他们这些人早晚都要上下值,不得不起,一般从家里出来也不会吃早饭。
    当他终于在县衙门口摆好时,附近连个鬼影子都没,许世秋也不管那么许多,直接敞开锅口开始烧火,浓汤咕嘟咕嘟冒着泡,香味就随着晨雾飘散到空气中,散出去老远。
    林杼夜里没睡好,早上醒来还有些迷糊,坐床沿儿让小妾伺候着穿衣服,忽地闻到一股隐约的香味,勾得他肚子咕噜咕噜直响,张口问道:“你让厨房做什么呢,怎地这么香?”
    小妾道:“没有啊,厨房现在还没开始做饭呢。这香味古怪的很。”
    不说还好,一说这香味似乎更浓,林杼有些不耐烦地自己套上衣服,迈步走出去,随手招来一个兵丁,道:“哪里飘来的香味?”
    “似乎是外面。”
    “去看看谁弄的,买回一份儿。”
    这衙役领了命立刻出了县衙,瞧见许世秋的摊子,好奇凑上去,这人跟许世秋认识,之前下乡的时候他也在,张口道:“咦,怎么是你?”
    许世秋连忙道:“见过郑都头,都头怎地这么早,快些坐下,我这有熬好的羊汤,都头喝碗暖暖身子。”说完也不管郑都头愿不愿意,直接盛碗汤,扔进些羊下水,配上两张炊饼端上去。
    郑都头客气两句,被香味勾得实在受不了,端起碗开始吃起来,好家伙不吃不当紧,真吃起来完全停不下来,不一会儿两张饼一碗汤进肚。
    郑都头值夜,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还想再来碗,但又有些不好意思,抹抹嘴问:“这是何物?”
    许世秋道:“羊下水。”
    郑都头愣住了,心说这东西怎么能买给县尊吃呢?县尊是天上文曲星下凡,这些下贱东西不能吃啊。
    “果然好东西!”郑都头定了决心,便站起来,赶紧回去汇报。
    林杼听着是羊下水,心里一阵犯恶心,便歇了买些的心思。郑都头回报完毕,赶紧回去跟自己的几个兄弟说起来,这些衙役们可没那么多讲究,一起都涌出县衙。
    许世秋见来了这么多人心花怒放,赶紧上前招呼,“今日头天开业,所有来喝汤的人,赠饼一张。”
    有人询问怎么卖,许世秋介绍道:“各位这羊杂汤分几种,有四文、八文与十文,区别便是羊杂的多少。羊肉汤十文一碗。”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