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亮又一次来到许世秋的房子里时,被里面的气味震惊了。
    张大牛帮着许世秋买回来一堆羊杂,把宋屠喜的眉眼不见,下水这种东西都是便宜处理给那些肥田的人,几个铜板就能买走,而许世秋个了更高的价格,他只当来了个冤大头。
    羊下水太多,余文亮进来就被熏得头昏脑涨,连忙捂住鼻子,“许哥儿你这是做什么?”
    许世秋连忙擦擦手,道:“先生,我准备收拾收拾卖些钱。”
    余文亮听了表情很精彩,有震惊,有不解,有愤怒,又有鄙夷,憋了好半天才开口道:“许哥儿,你该立志向学,怎能操劳此等贱业?辱没门楣。”
    许世秋苦笑:“先生,徒儿得挣钱养家,家中尚有幼妹,总不能坐吃山空吧。”他知道余文亮的思维转不过来弯儿,也懒得再多说,“先生今日来有何事?”
    余文亮道:“你若是操持其他的,倒是也算了,怎地弄些羊下水,这些东西又没人吃,味道又大。造纸坊找好了,我已经请了几个工匠,带你去见见他们。”
    “好!”
    “把衣服换了,县尊也要过去。”
    许世秋屁颠屁颠儿地跑去换了衣服,只是还遮不住那股味道,他也有些无奈,这个时间也不允许洗澡了啊。
    隔壁就张大牛家也深受荼毒,这两日羊下水弄过来,可把他们给熏坏了,张大嫂便有些怨气,扔下面瓢,道:“我说当家的,你也不想想办法!”
    张大牛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许小兄弟寻个营生不容易,你就别再说了。”
    “这是个营生吗?他要是真有钱丢水里也听个响儿,弄这些破东西算怎么回事?”
    张大牛叹口气:“你少说两句。”
    张大嫂更怒,猛地一拍案子,道:“我不说行吗?你看看这味道大的,整条街都闻到了,家里也熏得到处都是这种味儿,咱们的炊饼能卖得出去吗?喝西北风吗?”
    张大牛怒道:“有什么用?我总不能上门不让他们做吧?”
    张大嫂顿时扑上来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嫁给你真是遭了八辈子罪,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你要不说,我就去说!”
    “你发什么疯?”
    “我发什么疯?我就是发疯!”
    两人扭打在一起,气得张大牛连中午饭也没吃便跑出去,过了晌午才回来,陆长生尚且不知道自己给邻居造成了这么大的烦恼,见了县尊行个礼。
    造纸坊的地方寻在城外,他一看便说这不行,造纸坊需要大量的水,这地方远离河道,怎么能成?况且现在也没办法处理污水,连排污设施都没有。
    于是只得继续寻新的,这事也就耽误下来,临走时余文亮叫住他,虎着脸道:“你别胡闹啦,这几日跟着我先学四书!”
    “好的先生。”
    宋代科举还没有发展到明朝那种变态程度,不过也不是那么容易过,考的内容也比较宽泛些,诗词歌赋、经义、时政都有,许世秋想考明经科。
    只有这一科在大家的心中才是正经的进士,其他的都是杂学。
    不过学四书就得买书,这又是一笔大花销。
    回到家,许文颖做好饭还未动筷子,许世秋急忙让她端上来开饭,一开始吃许文颖的脸上就有抹不去的忧愁,许世秋忙问怎么了?
    许文颖道:“今日张大牛跟大嫂吵架了。”
    “夫妻吵架不是很正常的事嘛!”许世秋笑笑,安慰道:“你放心我肯定不跟你吵。”
    许文颖叹口气,道:“是因为我们。”
    “我们?”
    “羊下水,味道太大,张大嫂有些不乐意。”
    许世秋难得沉默片刻,这才开口:“确实不大好,不过现在没办法,等过段时间咱们钱多了,我就去寻一处偏僻一些的房子,免得影响他人。”
    许文颖道:“相公,这生意真能做吗?我出去见了人,他们都在嘲笑你。这千百年来都没有专门吃羊下水的,我心里也没底儿,这万一要是赔了,咱们弄了这么多东西……”
    许世秋笑道:“那是世人都不晓得羊下水的好处,待我做出来你就知晓了,那口大锅下午应该好了,我去取来。”
    许文颖脸现担心,“相公,要不咱们不做这个生意了吧,这世上有那么多营生,我去给人做个针线活也好。”
    “你放心吧,肯定没事。”
    许世秋没想到卤个羊下水会得到这么多人反对,可见时代的观念有多么强大,但他作为一个后世人,坚信自己的见识到的世界,完全如磐石一般牢不可破。
    下午铁匠果然做成了大锅,说是大锅,其实也就是比目前所用的锅稍微大了些,另外还有用铁皮制作而成的铁桶。
    因为目前的技术不过关,根本无法制作他所需要口径的大锅,只能退而求其次,改用这种方式,好在卤煮对厨具的要求没那么高。
    羊下水先下水焯水,去除浮沫,又以黄酒去腥增味,到这一步的时候其实原料还很容易找,但下一步炒糖色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
    炒色最好使用冰糖,其次是白糖,但是现在白糖太少了,价比黄金,许世秋完全用不起,只好使用饴糖替代,虽然颜色不足,但可以用酱油增加亮色。
    之后将这些东西都放入铁桶里,放上许世秋专门去药材铺配置的调料,大火烧开后便转小火慢煨。
    许文颖完全不懂,于是帮着烧火,仔细观察许世秋的操作,小妹围在锅边转来转去,被香味吸引,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小妹你别急,这需要两个多时辰呢。”许世秋笑道,“文颖你也来,我们还需要熬一锅羊汤。”
    羊汤的熬法倒是简单的很,洗干净羊肉、羊骨头,下入羊油,大火熬煮,之后便缓慢熬着就好了,没有葱,那就用水芹菜代替,春季水芹菜正旺,鲜嫩可口。
    夜晚熬得差不多了,掀开桶盖一股香味飘出来,许世秋先给许文颖与小妹切了一些羊杂,用羊肉汤冲泡,端给她们品尝,他自己也弄了一碗。
    小妹迫不及待,不顾羊汤热,稀里哗啦先扒一口,吃的嘴角冒油:“好吃,哥哥太好吃了!”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