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颖心乱如麻,待人离开后进了屋子,轻轻抚着纸张,过了片刻一咬牙把纸张藏进篮子,迅速离开小作坊。
    许小妹还不知道哥哥被抓,回家听嫂子一说顿时慌了,放声大哭,许文颖抱着她一起哭,哭了半晌她替小妹擦干泪,道:“小妹别哭,我这去找族长,咱们散尽家财也要救人。”
    苦主陈二如今不省人事,请了大夫来诊治,大夫看了情况连连称赞奇迹,他能活着已经很幸运,要想醒来那就得看天意。
    陈二老娘又老又瞎,哭天抢地直抹泪,几个地痞流氓鼓动:“陈阿嫂,陈二能有今日全赖许世秋,今县尊正在柳家营,借着这个机会咱们告他,我就不信官府还不管了。”
    陈二老娘哭道:“许世秋那是个二傻子,家里又穷,告他能济得了什么事?”
    那流氓咬牙道:“不告他那便告许家,无论怎么说许世秋还是许家人,他出了事,许家不能推个一干二净。”
    陈二老娘孤苦无依,年纪又大,唯一儿子躺着还能做得了什么事?于是便从了流氓。
    几个泼皮无赖便一起跑到许家闹,惊动县尊林杼,人家苦主正在求告,县尊自然不能完全无视,便下了签子将许世秋抓来。
    许谦信正陪着县尊说话,忽然听了这事,也是吃了一惊,正好此时县尊出去派人,他的目光不由转向许谦雄。许谦雄倒是没想到闹出来这样的事,脑子急转立刻有了主意:“大哥,趁着这个机会,把许世秋开革出许家。”
    许谦信略迟疑片刻,“这不大好吧,这事几个得召集几个族老才行。”
    “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召集什么族老?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此乃天经地义之事,我许家好歹也是柳家营大家族,出了这样的逆子,传出去我许家也没什么面子。”
    正说着话,忽然有个家丁跑来,许谦信一瞧原来是自家心腹家丁,忙问怎么回事。
    家丁道:“回老爷的话,许世秋那小娘子跑进咱家里又哭又闹,央求大娘子说说话,救许世秋一命,大娘子拿不定主意,差我来问问老爷什么意思。”
    许谦信一听,立刻拍桌子道:“问什么?许世秋被开除许家,你去告诉许小娘子,就说她的事我们许家管不着,爱找谁就找谁去。”
    家丁回身正要走,许谦信忽然又道:“回来,告诉管家,记得收回来族田。”
    许世秋在祠堂内,丝毫不知外面情况,过了傍晚忽然听衙役在外面喊道:“许世秋,你家里人来看你了。”之后他看到许文颖挎着篮子进来。许文颖摘下帷帽,露出哭红的眼睛。
    “相公!”
    见到许世秋她忍不住又落了泪,边把饭菜取出来放地上,边哭泣不已。
    许世秋笑了笑道:“娘子你哭什么?相公我还活蹦乱跳呢。”
    许文颖哽咽道:“方才、我去族长家,族长说……”
    “说什么了?”
    “说把你开革出许家,自此后与你无关。”说到这里许文颖又痛哭起来,许世秋默然,在这个时代里,被开除族谱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这是极大的惩罚。
    “没事。”许世秋对这些是倒是不大在意,喝口酒吃口菜,这才道:“咱们不是造出来纸了么,你献给县令,就说自家所产,若是能放了我,愿意把造纸术奉上。”
    许文颖大惊,这可是能传家的宝贝,怎能献上呢?
    许世秋嘿嘿笑着替文颍擦干泪,“傻姑娘,人都没了,这东西有什么用?听我的话,县令一定会放了我的。”
    不提许文颖这边,许世杰带人抓了许世秋后,心中得意非凡,见到那许小娘子后心猿意马,回去便跟小妾胡天胡地一番,起来后便招来家丁,那家丁说小娘子去了祠堂,给许世秋送了饭菜。
    许世杰摸摸大肥脸,道:“这小娘子还不死心啊,你去叫门房进来。”
    门房进来后,许世杰道:“陈二怎么样了?”
    “公子,他昏迷不醒了。大夫说挺严重。”
    “他怎么还没死?他不死,那许世秋岂不是也死不了?”
    门房秒懂,拱手道:“公子放心,他活不到明天,只是……”他像苍蝇似的搓搓手。
    许世杰不耐烦挥手道:“去找账房支上十贯钱,务必要干净利索。”
    门房嘿嘿笑道:“公子放心,他那老娘又老又瞎什么也看不到。”
    门房领了钱喜滋滋地出了门,借着夜色找到另外一个流氓狗三儿,就是这货鼓动陈大娘状告许世秋,刚见面,狗三儿便道:“哟,您老怎么有空到我这儿?”
    “怎么,你这儿我不能来?我有笔大买卖找你。”
    狗三儿往地上一坐,道:“您老还有什么大买卖?”
    “陈二昏迷不醒,想来肯定很受罪吧,你说这许世秋会判什么罪才合适呢?充军?发配?还是秋后问斩?”
    狗三儿狐疑看着门房,门房伸出一把手:“五贯,不能留下手脚。”
    狗三儿犹豫片刻,咬牙道:“钱拿来,事我去办。”得了钱他便准备一盒果子礼品,打着看望陈二的名义去了,陈二娘老子瞎,看不到东西,狗三悄悄摸到床边,拿枕头捂上陈二的脸。
    不到几个呼吸,陈二便呜呼哀哉一命归天,狗三佯装刚刚发现,哭天抢地,陈二娘也跟着嚎啕大哭,不顾当天天色已晚,狗三亲自替陈二张罗起丧事,弄得整个村子都惊动了。
    知县林杼听说此事的时候,正在天人交战。
    他住在许家提供的房子里,天色渐黑的时候,门房忽然进来,说许世秋娘子差人送来份东西,说如果把许世秋放了,她就把技术奉给知县。
    林杼有些不以为然,这村子里能有什么狗屁好东西?每次来这儿都得跋山涉水挺远的,等他打开木盒子,眼睛顿时亮了。
    盒子里躺着的居然是纸,上好的纸!
    他拿出来,双手颤抖不止。铺在桌面上,即便蜡烛不怎么明亮,这纸的质地依旧能看个一清二楚,看了一会儿他迫不及待地拿出毛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儿,不洇不染。
    “好!”他情不自禁拍案叫好。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