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秋毫不知情,大半天忙碌后纸浆终于做好,经过漂白后的纸浆果然白了不少,捞出来的纸张炫白,只是还不够软,做宣纸倒是合用。
    许文颖看着晾在石板上的纸张,发自内心地笑了,想不到相公还有这门手艺,只是之前的时候相公说什么也不肯到纸坊里来,现在怎地忽然有这么大的变化,她也顾不上去想。
    有好的纸张就意味着有希望,只要两个人加把劲儿,日后的生活就会越来越好,想到这点她的眼睛不由眯起来。
    许世秋拍拍手:“好了,今天就忙到这儿吧,回去烧点粥,不要再吃肉了,猛地吃这么多肠胃受不了,晚上清淡些。”
    “我回去做饭。”许文颖很高兴,现在就连做饭也积极起来。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自门外闯进来,咣当一声那破烂的门板差点震碎了,许文颖一愣,瞧见陈二带着十几个人冲进来。
    陈二眼睛先在许文颖的脸上打个旋儿,咕咚咽口唾沫,暗暗想到,他娘的这小子真是好福气,真不知道哪找来这么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可惜要便宜了许世杰那王八蛋了。
    许世秋急忙将许文颖跟小妹拉到身后,道:“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陈二眼睛一瞪,满脸胡子炸起来,道:“干什么?过来请许小娘子陪我们吃些酒去。”
    许世秋冷笑道:“陈二,是许世杰让你来的?他给你多少钱?你这么给他卖命?我翻倍给你。”
    陈二呵呵干笑:“我陈二行走江湖靠的就是义气,别说给我翻倍,就是三倍也不成,今日爷们兴致来了,就想找许小娘陪酒,喝完酒保证完好无损地给你送回来。”
    众流氓哄堂大笑,其中一个道:“说不定小娘子太舒服自己就不想回来了。”
    “哈哈哈哈!”众人又笑起来。
    许世秋道:“看来今日是没办法善了?”
    陈二道:“想善了那就乖乖把许小娘子送过来,爷们玩完了还给你不也是一样的么?”
    许世秋怒道:“好你个陈二狗,放着好好的人不做,专给人做狗,你祖上若是知道,定然含笑九泉。”
    陈二最骄傲的就是祖上曾经跟随太祖定鼎江山,虽然只是一偏将,但他也经常以将门虎子自居,如今被许世秋揭了短,不由怒火万丈,气上心头,怒道:“今日便打死你这厮,叫你这张烂嘴乱说。给我上!”
    数十个流氓冲上来,许世秋抡起来做纸浆用的棍子,胡乱挥打,虽然没什么章法,但他深刻知道,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道理,这个时候谁怂谁就会输,他这不要命的打法敲中了好几个流氓的脑袋,敲晕两个。
    陈二见情势不利,这么多人竟然无法将许世秋挡住,不由大怒,袖子一挽冲了上去,许世秋知道擒贼先擒王,长棍转向刺向陈二。
    陈二没挡住,被戳中肚子,但他身子本来就比较胖,这一下竟然没将他戳翻,反对被他捞住棍子头,用力一夺夺走了。
    许世秋手臂发麻,顺手又抄起一根狠狠朝陈二劈过去,陈二抬手一档,咔嚓那棍子居然断了。
    这家伙也不是白白号称将门虎子,倒是还有些本事。只见他面露狞笑,猛然往前冲,一下冲到水池旁,许世秋手里也没家伙,只得不断后退,退无可退之时,忽然瞥见地上放着烧碱。
    想也不想就抓起一大把往陈二脸上撒,陈二躲避不及,啊地叫了一声,捂着眼睛犹如喝醉一般东倒西歪,不小心绊住一块石头,咣当倒了下去,脑袋正好磕在水池边缘,咕咚倒地上没了动静。
    众流氓吓一大跳,急忙上前一看,只见这个家伙脸色青紫,出的气多,进的气少,眼见着命都不要不保,有人神经质地大叫道:“你杀了大哥!”
    这些流氓没遇到过这样的大事,一哄而散,倒是有两个好心地把陈二抬着跑了。
    一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眨眼间就剩下三个人站在院子里,院里一片狼藉。
    许文颖又急又无奈,道:“相公,你杀了人快些逃吧,逃到哪儿都行总好过在这儿送命。”
    许世秋回过神儿,道:“不要慌,先回去,或许还有办法救命。”
    当天晚上许文颖与许小妹惶惶不可终日,提心吊胆净想着事情败露,许世秋被判秋后问斩,挨到天亮,两人都熬了个熊猫眼。
    许世秋倒是挺镇静,起来洗洗脸,刷刷牙,道:“做些小米粥就好,你们多少也吃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许世秋的平静与两个人的惊慌形成强烈对比,他回到纸坊里,首先看到的就是纸坊里的纸张都晒好了,他拿下来一张仔细看看,与现在的纸相比,纸张更加洁白更加细腻,而且稍微也软了一些。
    目前的纸很硬,如果折叠的话很可能会直接断裂。
    如果想要折叠起来的纸,本地是造不出来的,技术与原料都不过关,需要使用南方的纸,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澄心堂纸。
    这纸虽然比不上澄心堂,但却比澄心堂更加亮白。
    许文颖送饭来的时候,许世秋正好把纸张收起来,她带来了小米粥,以及凉拌的野菜,以及窝头,许世秋一边吃一边交代她:“咱们成功了,这纸张比其他人的都好,但你不要对外到处乱说,我有大用。”
    “相公,你怎地还在考虑这事?我想咱们要不要去陈二家里看看,他家里只有个老母亲,你说——”
    许世秋道:“别去,现在有了纸我就不怕。”
    正说着,大门外忽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许文颖一惊,许世秋却在心底松口气,总算是来了,也不用再提心吊胆。
    几个衙役推门而入,不过领头的并非是捕头,而是许世杰,他头上裹着白布,脸上还是青紫掺杂,大马金刀地往门口一站,“许世秋,你的事发了,快些走一趟!”
    衙役们如狼似虎,冲进来就要抓人,许世秋扭着头对许文颖大声喊:“带上纸去找知县,就说我会造这种纸!”
    许文颖心如刀绞,眼泪忍不住落下,许世杰走在最后,冲着她阴仄仄地笑笑,“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哈哈哈哈。”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