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房这才逐渐回过味儿来,若是死人不可能有影子,他肯定是个活人才对。想到这儿他就不怕了,胆子也大不少,骂道:“你个贼小子,吓煞我了,许家岂是你撒野的地方,赶紧滚!”
    许世秋也跟着破口大骂,“狗奴才狗眼看人低,好好看看,这是不是你家老爷的信物?县尊正在村口,莫不是要我叫来衙役捕头,你才肯放人?”
    门房一看他手里拿着的果然是老爷的玉佩,正想接过,玉佩却已经被他收回,心中虽然将信将疑,却也不敢怠慢,慌忙回去禀告,不一会儿许文颖抹着泪,跟在门房后面走了出来。
    乍见之下,她愣了片刻,待回过神来,扑进许世秋怀里放声大哭,“相公,我……”
    “好了,没事了,咱们先回家!”
    家没变,可是多了人就显得不大一样了,许文颖在许世杰的家里表现得极为镇定,可实际上她吓得不轻,直到回到家里还在浑身轻微发抖,许世秋柔声细语安慰,过了半个时辰才安静下来。
    许文颖想起来许世秋还阳之事,连忙询问细节,许世秋也没办法说自己就是穿越的,只好胡乱编造个理由,就说阎王爷不想见自己就这么死,于是给送回来了。
    三人都显得很高兴,许文颖着急忙慌着要做饭,掀开米缸里面空空如也,她很是窘迫,手指绞着衣角,如今正是春荒,就算是去借也不大好借,主家显然不会这个时候借给他们粮食,今日方才恶了许谦信许谦雄两人。
    许世秋拍拍她的肩膀,道:“我去弄点去。”
    许世秋其实哪里有什么地方借粮呢?现在正是春荒的时候,家家户户都缺粮,去找族长借?那倒是也行,只不过自己那点地怕是保不住,而且他也实在懒得跟这些人打交道。
    不过,他手里可是有块好玉呢。
    村里有个酱油醋铺子,乃是黄家所开,也能当东西,许世秋拿着玉佩便当了,当了两百贯,一月为期,这些钱除了换些吃的,其余的都被许世秋换成了造纸所用的原料。
    许世秋回了家,小妹高兴至极,许文颖倒是吃惊不小,拉着他到厨房里道:“相公,你这是……把家里的田当了?”
    “没有,不过是当了许谦雄一个玉佩。”
    许文颖急得当场落泪,“你、你……”
    “娘子放心,”许世秋替她擦擦泪,“我虽然把你救回来,可是许谦雄吃了这么大的亏怎肯善罢甘休?我需要些银钱做本,才能成事,用不了几日就行了。”
    许世秋也不是胡说八道,他在图书馆里当管理员,没事看了不少的书,如今倒是都能用得上了。
    造纸是个很好的办法,这是足够诱惑的诱饵,不怕许家不上勾。
    中午三人吃了一顿红烧肉,虽然少糖,但吃起来也是不错,小妹吃得满脸都是油腻,吃完了饭,许世秋便带着两人去了家里的小作坊。
    现在许谦雄正在招呼知县,一时半会他还没时间抽出手来收拾他,但他的时间也不太多了,顶多明日县令就会回县城,许谦雄空出手来,他的好日子可就没了。
    小作坊已经好多日子没开工过了,池子里都是污水。
    太原此地盛产楮木,是造纸的好原料,因此当地有许多人造纸,但工艺不怎么过关,造不出来白如雪,柔如纱的纸,只能造厚厚的宣纸,因此卖不上好价。
    许世秋埋头把池子清出来,然后让小妹烧火,许文颖操作处理树皮,这些都是以前剩下来卖又卖不掉,倒是正好废物利用。
    三人在小作坊里忙活,却不知许世杰家里炸了锅,好好的人出门回来就变成猪头,许世杰的母亲勃然大怒,一问居然是许世秋搞出来的事情,气得直咬牙,联想起中午时他来接走许文颖,许世杰的母亲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门房进来把事情一说,许世杰暴怒,揪住门房的领子没头没脑一顿打,“你是猪脑子吗?有我爹的信物,你就把人放了你难道不知道去问问吗?!”
    门房哭道:“小相公,这……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我带人把她抢回来?”
    “你是猪吗?是猪吗?”许世杰边打边叫,“县尊正在这儿你就敢带人去抢,你把县尊放眼里了吗?”
    “让陈二去,就说两人有纠纷,县尊也不能说什么。”
    许世杰沉默片刻,忽然大笑起来,道:“没想到你这狗奴才还有点用,不错不错,就叫陈二去,跟他说做的好了小爷我有赏。”
    陈二是个无赖子,纠集了村里的十几号流氓,不事生产整日在村里游荡,帮着几家地主做些肮脏事儿,倒也自在。
    门房找到陈二的时候,他正跟几个狐朋狗友喝得痛快,敞着怀,露出毛茸茸的胸口,连忙把门房迎进去,听他说完事便拍拍胸口道:“许爷放心,这事必须办得漂亮。”
    门房道:“几位兄弟,许世秋那厮把我们家小相公打得遍体鳞伤,只是县尊在此,我不方便动手,陈兄弟,这可就看你的了。”
    陈二那满是横肉的脸堆上笑容,嘴角挂着吃出来的油沫子,伸手揪个鸡腿儿道:“好兄弟你放心,话说许世秋那一家人我早就看着不顺眼,不过是看在许老爷的面子上放他们一马。”
    “许世秋倒是没什么,打死也就死了,那小娘子可不能坏了。”
    “放心,定然叫小相公今晚做新郎。”
    陈二一脸淫相,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门房也跟着嘿嘿笑两声,问他何时动手。
    “这……”陈二这时一脸为难。
    门房懂,顺手掏出两贯钱,“这是定钱,待你完事,公子另有重谢。”
    陈二也不顾满手油污,接过钱塞怀里,一抹嘴道:“好兄弟放心,我这就去寻他晦气去。”
    陈二一声令下,十来个人呼呼啦啦站起来,抄上家伙,有人拿棍子,有人拿链子,有人拿竹子,浩浩荡荡往许世秋家里杀去。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