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东西许世秋回了点魂,力气恢复不少,这才有空打量自己的新家。
    家是用半砖半泥土建造,房梁上还挂着当初祈福用的短竹子,可见房子新建没多少年,房屋里空荡荡的,连张桌子都没有,他的灵牌在木板上,木板下方用石头支撑,算是简易桌子。
    小妹年纪不大,脸上兀自挂着泪痕,喝了半碗粥后脸蛋红彤彤的,她穿着破袄,花色很不错,只不过破得已经补了好几个补丁,里面连个衬衣都没穿,光是看着就觉得冷。
    许世秋拉起小妹,“不是想救嫂子吗?咱们现在就去。”
    “哥,你能救了嫂子?”
    “哥会想办法。”
    今日村子里格外热闹,县老爷下乡来了,劝课农桑是县太爷的必做功课,每年都要列入考评。
    村子里的贤达们——主要是地主老爷们组织人弄了个欢迎队,鼓乐班子吹吹打打,数家佃户带着家小在村子外五里地处的下马亭等着迎接县太爷。
    许世秋的堂兄,许世杰也在其中,不过心里一直想着许文颍,跟猫抓了似的,坐立不安,被他老子呵斥好几次。
    路过许世杰家的大青砖房子,小妹拉拉许世秋的手:“哥……”她的脑袋里很单纯,以为许世秋要去许世杰家里找嫂子。
    许世秋却摇摇头,现在去也是白去,他看了一眼那高大的砖瓦房子,带着小妹出了村直奔下马亭,那里才是他的唯一希望。
    他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了约有半个时辰,外面喧闹起来,从远处来了一队人马,三班衙役开道,摆开仪仗,中间夹着一顶软轿施施然而来,乡贤们也都各自带人慌忙上前迎接。
    一群人正热闹,许世秋悄悄摸出去,大家都被县老爷所吸引,谁也没注意到他。
    “许世杰!你还我娘子!”
    晴天霹雳一般的声音突然炸响,众人无比懵逼。
    许世杰瞟过来,只见许世秋穿着寿衣,脸上涂得跟个鬼似的举着菜刀冲过来,登时吓得腿软脚软。
    “鬼啊!”
    青天白日的大家却感觉汗毛直竖,冷汗直冒,跟受了惊的兔子似的四处逃窜,许世秋冲进人群揪住许世杰好一顿痛打,直打得他鼻青脸肿,现场太混乱,居然没人来阻止。
    县老爷林杼这会儿刚下轿,腿脚还有些发麻,陡然被许世秋弄的这一出吓一大跳,呆了片刻方才回过味来,命人上前摁住许世秋。
    几个衙役胆子大多了,如狼似虎般冲入人群,三下五除二便摁住许世秋押到林知县身前,顺带也把许世杰搬过来。
    许世杰浑身散发出一股骚臭味儿,原来这厮居然被吓得尿裤子了,许世秋下手也真狠,只这片刻功夫便把他揍得脑袋跟个猪头似的,鼻青脸肿全是血。
    许家族长许谦信脸色跟锅底似的。
    林杼命人摆开仪仗,便在下马亭中升堂,开始审问案情,听完缘由他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家务事,而且还是本县有名的贤达,登时陷入为难之中。
    “林县尊,学生有愧,此乃学生家务事,倒是冲撞了县尊。”
    许谦雄先拱手跟知县请罪,接着厉声朝许世杰喝道:“你这逆子做下什么好事,等回去我再好好收拾你。”说完又朝许世秋道:“世秋,这件事我替你做主,你放心,倘若真是这逆子做下的好事,我定然不会饶过他。”
    许世秋心道演的好戏,那就再让你演演,于是朗声道:“多谢叔父,侄儿相信叔父定然不会食言,只是侄儿娘子初逢大变,受了大惊吓,侄儿想先把娘子接回去,不知叔父意下如何?”
    许谦雄哑口无言,自己儿子觊觎许文颍不是一日两日,可这事不能光天化日之下说出来,当着这么多耆老乡贤的面,要真是拒绝指不定旁人怎么想。
    许谦雄近些年做生意惯了,霸气也养出来,但今日之事让他仿佛挨了一记闷棍,憋一肚子气又无处发泄,听闻许世秋的说辞只好笑道,“说的对,这就派人回去让你娘子回家,都是一场误会。”
    “叔父不必,侄儿误伤堂兄,心中已是非常过意不去,不敢再麻烦叔父……”许世秋的演技拿个小金人毫不过分,涕泗横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死了爹。
    许谦雄不耐烦摆摆手,他儿子被打成这样,自己还得对凶手嬉皮笑脸,天底下还有王法吗?
    许世秋道:“非是侄儿信不过叔父,只是叔父的护院未必肯听侄儿的话,说不定还会将侄儿一顿好打……”
    许谦雄暴跳如雷,这是什么意思?自己是叔父,自家护院敢打自己侄儿,这是要把他脸上刻上刻薄寡恩四个字吗?他急忙打断陆长生的话,“那你还要怎样?”
    “叔父给我个信物吧,我看您腰间挂的玉佩就不错。”
    许谦雄想上去暴打这兔崽子一顿,这玉佩一千贯买来的,他的眼力可真好!他攒了一肚子气无处发泄,只想大骂几句。
    “叔父,”许世秋见他犹豫,便又哭丧着脸,“叔父您忘记了,前几日您那护院到我们家……”
    “拿去,快把你娘子接走!这玉佩可贵着呢!给我小心仔细看好!”
    许世秋得了玉佩便向知县告罪,口称:“知县大人英明神武,晚生对知县大人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
    知县英明神武,乡贤们也不用担罪责,唯一吃亏的就是许谦雄,奈何他得招呼知县,脱不开身,憋了一肚子气,牙齿都快咬碎了。
    许世秋拉着小妹的手往许家大院跑去。
    许世杰家的门房正忙着收拾屋子,忽然听到有敲门声,还以为是许谦雄回来了,赶忙来开门,门外居然是许世秋,而且身上穿着寿衣,顿时把门房吓了个半死,一个踉跄扶住门框,哆嗦问道:“你是人是鬼?”
    许世秋大声骂道:“瞎了你的狗眼,爷爷当然是活的,我来接我娘子回去。”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