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时节返寒,桃花上带着点点白雪,太原府文水县柳家营中,一户人家门口挂白幡招魂,门口空无一人,进入院内,只见里面败落破碎,正屋里跪着一大一小两个女孩。
    大的约有十四五,小的只有十来岁,她们浑身缟素,跪坐在一副棺材前哭哭啼啼,纸灰像蝴蝶一样飞舞。
    其时日不过午,太阳虽然出来,但散发着幽幽的冷光,丝毫不能让这个人间暖和,两人正伤感身世,忽然从外面进来一群人。
    这群人人高马大,有四五个,其中领头的腆着肚子,戴着狗皮小帽,晃晃悠悠进来,他也就二十多岁,牙疼似的吸口凉气,扫了灵堂一眼,道:“弟妹,咱们的帐该清清了。”
    许世秋醒来之后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他睁开眼发现一片黑暗,仿佛没睁开一样,他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但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脑子里混混沌沌,记忆就好像搅拌在一起的粥,动弹不得。
    这时只听一个女声道:“叔叔,许官人尚未下葬,当初说好借款两贯,待明年再还,如何现在就来讨债?”
    “两贯那是过去啦,弟妹,咱们可是有凭证的,说的就是三月初四还款,如今正是时候,两贯那是本金,如今该还十贯啦,快些拿出钱来吧。”
    女的又道:“叔叔如何说话不算话?欺负我们孤儿寡女不成?”
    “白纸黑字有凭证,就是官司打到县衙我也不怕,弟妹你快些凑些钱来,还了我一切好说,若是不够,那我也没办法,只好拉你去抵债。”
    女的怒道:“你!许世秋是你的堂弟,你居然连丝毫亲戚情分都不讲,难道就不怕他做鬼也不放过你吗?”
    “哈哈,他若是真有能耐,何须做鬼?弟妹,收拾收拾东西,跟我走吧!”
    “呜呜,嫂子——”
    许世秋张开嘴,一股子凌冽的空气冲进肺里,差点让他呛出来,外面叮叮咣咣一阵乱响,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忽然听那女人厉声道:“别过来,你若是敢过来我就死在这儿!”
    “你这疯婆子!哎哟,你个小杂种敢咬我!去你的!”
    “哇——”
    少女的哭声充斥着灵堂,许世秋心急如焚,外面必然是闹翻了天,可他连根手指都动不了,此时他已经记起,自己是穿越了,原本只是平凡一个图书管理员,哪里知道出了车祸。
    外面那两人虽然与自己并无太亲密的关系,但多年的教育让他本能地想冲出去。
    可浑身就是动弹不了,脑子已经想到了,可是肢体却不能动,似乎指挥系统有些失灵,他只能焦急地听着外面乱成一锅粥,然后听那男人厉声喝道:“把她剪子夺下来,这疯婆娘!带她回去!”
    然后就是女人挣扎的声音,凄厉的哭喊,声音渐行渐远,屋子里只剩下一个娃娃的哭声。
    许世秋渐渐放松下来,听着外面娃娃的哭声,他闭上眼,默默地等待着指挥系统恢复功能。
    “嘭——”不知过了多久,他发现自己终于能抬起手臂,于是便狠狠在棺材上锤了一下,发出一声闷响,这棺材还真是有够薄的,许世秋能感受得到。
    外面顿时没了动静,许世秋又锤两下,外面传来微弱的呼喊:“哥哥,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许世秋张开嘴,试了试,终于喊出了声:“小妹,快帮我打开!”
    起初声音比较小,但喊了两三遍后,他适应了这个身体,说话声音大起来,同时也变得更响亮。
    “小妹我没死,快帮我打开,我要快憋死了。”
    许世秋说了半天才把小妹说服,相信他真的没死,小妹年纪太小,没太大的力量,在两个人内外合力之下,倒是真的把棺材盖掀开。
    眼前陡然放光明,许世秋慌忙爬起来,双手放在边缘,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小妹的脸冻得跟狗皮癣似的,瞪着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然后扑上来,抱着他的脖子哇哇大哭。
    许家在这柳家营里,也算个大家族,柳家营据说是周亚夫所设立的某个营地,后来就因此取了这么个名儿,不过现在已经是北宋时期,这里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人都换了好几茬。
    许世秋属于第三房,许家共五房,原本最出息的就是三房,三房祖上为京官儿,做到枢密副使,不过后来党争之下,那先祖也落得个流放琼州的下场,因此败落下来。
    “哥,快去救嫂子!”
    在小妹的帮助下,许世秋从棺材里爬出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许世秋摸摸小妹的脑袋,道:“有什么吃的,先给哥拿点,哥现在浑身没半点力气。”
    “嗯!”小妹重重地点点头,然后跑去厨房,不一会儿他就闻到柴火燃烧的味儿,他很想去帮忙,但刚刚重生着实太过虚弱,连动也动不了。
    趁着这个时间,他思索起来,这事究竟该怎么办。
    被抢走的,是他的童养媳,原来名字叫高小妹,来到这儿后便改成了许文颖,在他的记忆里,许文颖一直照顾他,从小开始就是这样,说是童养媳,其实跟半个娘差不多。
    抢人的是他的堂兄,二房的长子,二房这些年发达啦,辽人经常拿些皮毛之类的东西来贸易,他们一边贩卖皮毛,一边又贩些私盐,现在族里大事都要听二伯的,他最有钱。
    这事要是直接去二伯那,肯定讨不了什么好,若是去族长那儿,也不好使,无论怎么看都是死结,许世秋愁得直揪头发。
    正想着小妹捧着碗小心翼翼走进来,喜笑颜开,“哥,快些喝。”
    许世秋接过碗一看,眼泪差点落下来,白米白面是别想了,里面却是些粟子,熬得黄灿灿的,在碗底薄薄一层,上面飘着几根野菜。
    小妹吸溜下鼻子,笑眯眯道:“哥,快喝,喝完把嫂子接回来。”
    许世秋听到她的肚子咕噜直叫,眼睛盯着碗看,道:“再去添碗水,煮开了咱们一起喝。”
    “哥——”
    “快去,小孩子家懂什么。”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