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金环跟绳子,乃是专门为你打造的。”
    “日后出行,六耳就正好为贫道牵着你。”
    “不过你放心,这绳子可不是普通绳子,此绳乃是捆仙索,至于金环嘛,乃是五行环。”
    “俱都是上品法宝,并不是凡物。”
    “好了,话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贫道索性再给你等一个造化。”
    说完,孔宣便从身后掏出一个葫芦。
    接下来又变出两个杯子交给黑牛和六耳猕猴二人。
    孔宣打开葫芦往二人杯子里倒了一杯水。
    倒完之后,孔宣看着二人说道:“喝下去!”
    二人见状连忙拿起杯子往嘴里送。
    喝完之后,孔宣看着二人说道:“此乃玉醴泉,喝了一口便可成仙。”
    “如今你等喝了之后,是不是感觉自己不一样了?”
    二人听完孔宣所说,当即运转功法感受自身。
    “咦,师傅我真的成仙了!”
    “对啊,老爷,我好像也突破了。”
    二人惊喜的说道。
    “嗯,贫道知道,尔等不必大惊小怪。”
    “既然尔等已经修炼开始,便跟贫道走,贫道知此地有一洞天福地,正好贫道要在下界等人,既然如此贫道便暂时就在这里指点你们道法。”
    “遵命!”二人拱手应诺。
    当下孔宣带着六耳猕猴与黑牛来到了武夷山洞天。
    孔宣破开阵法之后,便带着二人走了进去。
    入了洞天之后,孔宣便化出三个蒲团。
    孔宣坐上蒲团之后,指着另外两个对着二人说道:“你等坐下,且听贫道讲道。”
    二人闻言连忙盘膝坐下。
    孔宣见二人坐下之后便开始讲道。
    “夫道生于无,潜众灵而莫测;神凝于虚,妙万变而无方,杳冥有精而泰定发光,太玄无际而致虚守静,是之谓大洞者欤”
    “及其敛精聚神,御祖炁以徊旋;炼神会道,运祥风而鼓舞;无中欻有,呼吸散万神之形;动极复静,恍惚围帝一之妙,是之谓徊风混合者欤。”
    “为天地普植之本,帝圣造化之原。人之生也,禀气于太极,而动静法乎天地;肇灵于一元,而阖辟体乎阴阳。”
    “……………………”
    随着孔宣的讲道,六耳猕猴与黑牛彻底沉寂在了孔宣的讲道声中。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孔宣便留在武夷山洞天一边为六耳猕猴二人讲道,传授武艺。
    一边等待着他所想的那个时机。
    就这样,孔宣在武夷山洞天一留就是三百年。
    三百年的时间,孔宣除了教导六耳猕猴和自家坐骑。
    其他时间也抽空回了瀛洲岛与金灵龟灵二人见面聊天。
    终于在这天,孔宣叫来六耳猕猴与黑牛。
    孔宣看着面前的黑牛与六耳猕猴。
    此时的黑牛和六耳猕猴已经有了太乙金仙修为。
    对于二人如今的成就,孔宣是比较满意的。
    到底都是异种,天赋就是强大。
    六耳猕猴身为混世四猴之一天赋自然就不用说了。
    黑牛身怀呲铁血脉,也非俗物。
    当下孔宣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你等跟我至今已经有三百年了,修为也到了太乙金仙。”
    “而今贫道所等的时机已经到了,你等且随我上天往兜率宫走一趟。”
    二人闻言点头应诺。
    随即黑牛便现出原形,化作一头大黑牛让孔宣坐了上去。
    而六耳猕猴果真是在前面牵着牛绳在前引路。
    黑牛见孔宣上了背之后,哞的一声,脚下自动生云升天而去。
    兜率宫内,太上老君正在炼丹,忽然心有所感,随即微微一笑。
    当下太上老君唤来童儿吩咐道:“你且去宫外等候,待会来人,你便带他前来见我。”
    童儿闻言拱手应诺,随即往宫外走去。
    待童儿走后,太上老君自语道:“终究,你还是来找贫道了。”
    “也罢,就让贫道试探试探你这小家伙。”
    说罢,太上老君便又开始了炼丹。
    孔宣骑着黑牛带着六耳上了天来到兜率宫前。
    孔宣下了牛,看兜率宫外有童子在等候。
    心中了然,到底是圣人,自己还没到就已经知道他要来了。
    当下孔宣吩咐六耳猕猴在外面等候。
    随即便跟着童子一起进了兜率宫。
    兜率宫内,孔宣对着太上老君躬身一礼:“师侄孔宣见过大师伯!”
    “孔宣,你来找贫道所为何事?”太上老君明知故问道。
    “回大师伯的话,孔宣此来是想请大师伯开恩,放师姐云霄出崖。”
    “云霄童儿不敬圣人,贫道才惩罚她,你现在却想让贫道放她出来,这恐怕不合适吧?”
    太上老君看着孔宣缓缓的说道。
    孔宣闻言连忙拱手回道:“大师伯,自封神之战到如今,云霄师姐已经被镇压千年了。”
    “千年来的风吹雨打,我想云霄师姐已经知错了。”
    “还请大师伯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饶过云霄师姐吧!”
    “如此孔宣以及截教上下定然感激大师伯恩德,还望大师伯开恩!”
    说完,孔宣便对着太上老君躬身一礼。
    太上老君见孔宣为了自家师姐之事如此尽心尽力,对孔宣也是好感大增。
    当下便开口说道:“孔宣,你且平身吧。”
    “想那云霄童儿与她妹妹二人若是能有你这般懂礼,当日又岂会遭劫。”
    “这通天师弟虽然收的弟子多,却教的不怎么样。”
    “封神一战,贫道就看出来了。”
    “不过截教之中竟然能够有你这样的存在,可以说是通天师弟的幸运。”
    “既然你话都说道这里了,贫道便想问问你。”
    “你为何不要求贫道放了多宝童儿,却要贫道放了云霄童儿?”
    “这却是为何呢?”
    说完,太上老君笑着看向孔宣,想要看看孔宣会怎么回答。
    孔宣听到太上老君发问,心中不禁感叹,圣人到底是圣人。
    三句话,就让自己不好开口回答。
    这要是一个字说错了,到时候恐怕没法面对多宝了。
    毕竟多宝也是截教弟子,而且还是通天教主的大弟子。
    自己要是说的不好,到时候太上老君跟多宝一说,那自己还不被多宝记恨死。
    这到时候又该如何面对截教其他弟子。
    所以这是一道送命题,孔宣当下便陷入了为难。

章节目录

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明月映江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映江河并收藏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