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宣面对阐教十人,心中自是不敢大意。
    毕竟又不可能将他们全部拿下斩杀。
    若是真的将广成子等人全部刷掉,然后斩杀。
    恐怕元始天尊还不等你反应过来就当场将孔宣诛杀。
    因此孔宣忍着心中的杀意,暗暗打量着阐教广成子等九人。
    慈航,文殊,普贤,惧留孙,是肯定不能杀的。
    毕竟这四个家伙将来可是阐教的叛徒。
    留着给阐教自己对付不好吗!
    剩下的广成子,太乙真人,道行天尊,赤精子,玉鼎真人,灵宝大法师,南极仙翁等人那就得好好考虑考虑了。
    孔宣心中有了顾虑,手中的招式自然就没有之前那么犀利了。
    广成子等人见状还以为是孔宣在自己师兄弟等人的围攻之下坚持不住了。
    广成子连忙对着身边的师兄弟们说道:“诸位师弟,这厮快坚持不住了,咱们在加把劲争取将它拿下!”
    “好,大师兄说的对,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发动全力将他拿下。”惧留孙回应道。
    当下广成子等人全力施展法力,全力一击逼退孔宣,随即各自祭出法宝准备杀向孔宣。
    被逼退的孔宣停住身形看着祭出法宝的广成子等人说道:“广成子,尔等手段本将已经了解,本将劝尔等现在退去还可免劫难,本将看在原始天尊圣人的面上不会为难尔等。”
    “如若在冥顽不灵,休怪本将出手无情!”
    广成子闻言怒道:“大言不惭,尔早已经力竭,根本不是我等师兄弟的对手,我劝尔还是早早投降,可免一死!”
    听到广成子这么说,孔宣心知事情不可善了。
    但是又顾忌元始天尊这个不要脸的圣人,当下便说道:“好,既然如此,本将今日不跟你们打了,咱们明日再战!”
    “本将给尔等一天时间考虑,明日若是在对上,本将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随即不待广成子回话,孔宣便施展遁法离去。
    临走之前,孔宣还施展法力对着自家军队下令吼道:“全军听我号令,撤兵回营!!!”
    广成子等人见孔宣居然趁着自己想回话的空隙跑了,心中暗暗懊悔。
    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竟让孔宣全身而退了。
    当下广成子等人便收回法宝,也飞身回了营寨。
    毕竟孔宣都已经跑了,至于孔宣手下的凡人将领,广成子等人并不想跟他们交手。因而只得退回营寨。
    而另一边两军战场上,高继能正指挥全军与西岐军厮杀。
    忽然听到孔宣传来撤兵口令,当即连忙组织人马撤退。
    随着孔宣大军的退去,西岐军也没有尾随追击。
    姜子牙只是下令大军回营,并留下一队人马清理战场。
    孔宣回到营地之后,从五色空间中放出了清虚道德真君哪吒等人,封住了他们的胸中五气,又下了禁制给他们,才令人将他们带下去严加看守。
    做完这些事之后,孔宣便让人请来火灵圣母。
    待火灵圣母赶到之后,孔宣便对着她说道:“火灵道友,可知今日大战情形?”
    火灵圣母早就在高觉高明的千里眼顺风耳之下得知了今日大战情形。
    也从中得知了孔宣的实力,知道孔宣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当即便拱手回道:“贫道已然知晓,只是未曾想孔宣道友竟然如此厉害。”
    “竟然能够一人独斗阐教门下不落下风。”
    “孔宣道友的实力非贫道所能及也,实在是佩服之至。”
    孔宣闻言笑了笑:“佩服不佩服我不在乎,我想说的是火灵道友明日可曾还想出战?”
    火灵圣母闻言一愣,随即苦笑道:“道友莫要取笑于我,贫道今日所见,心中却是有自知之明。”
    “贫道不是阐教门下广成子等人的对手。”
    “那还敢自不量力说上阵对敌。”
    孔宣闻言,见火灵圣母竟有如此觉悟,当下不免对她高看一眼。
    “火灵道友既然已经明白了,那本将就不藏着掖着了。”
    “我请你来就是想让汝与汝师弟一起回邱鸣山。”
    “本将这里已经用不上火灵道友了。”
    火灵圣母闻言当即出言说道:“孔宣道友莫不是看不起贫道?贫道虽然不才,但是也敢与他阐教弟子决一生死。”
    “孔宣道友此时叫我走,是何道理?莫非是怕贫道不敢与他阐教门下交手?”
    孔宣闻言笑了笑:“非也,非也,我叫尔等回山乃是好事。”
    “因为本帅也不准备在此久留了,再有几日,本帅也该功成身退了。”
    “所以道友留在此地实在是耽误道友,还不如让道友提前回去清修。”
    “原来如此,“”却是贫道错怪孔宣道友了!”
    火灵圣母当即对着孔宣拱手一礼。
    随即又不解的看着孔宣问道:“孔宣道友本领非凡,今日一战却是与那阐教门下不分胜负。”
    “为何会说出要退兵之话,莫非其中有何缘由,还请孔宣道友赐教。”
    “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本帅实在无法告知道友。”
    “道友还是听本帅之劝,就此离去吧!”
    “日后若是有缘,你我还能再会!”
    “只是临走前,本帅再给道友一个忠告。”
    “道友此回回山,日后就不要出山了,否则难逃祸劫。”
    火灵圣母听完孔宣所说,见孔宣并不想告诉自己为什么他要撤兵,反而劝自己不要再下山。
    火灵圣母想了想,见想不出个所以然,当下只得点头回道:“好,孔宣道友之言我记下了,既然如此,那贫道待会儿便与师弟一同回山。”
    “临走之前,贫道便将火龙兵使用之法交给孔宣道友,望道友好生使用。”
    说罢,火灵圣母便将火龙兵的使用之法一一说给了孔宣。
    孔宣听完之后,对着火灵圣母拱手一礼:“多谢道友,本帅已经明白了。”
    “好,既然孔宣道友已经知晓火龙兵使用之法,贫道就再无顾虑了。”
    “如此,火灵告退了,孔宣道友保重!”
    说完,火灵圣母对着孔宣一礼,随即出了营帐找到师弟王桂,跟他说了回山之事。
    王桂见师姐要回山,当下也表示同意,于是二人辞别了孔宣,随即施展法力驾云而去。

章节目录

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明月映江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映江河并收藏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