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圣人,孔宣此番前来是想拜入截教,成为圣人的弟子。”
    孔宣老老实实的回道。
    “哦?你为何要入我门下?”
    “要知道当年吾讲道广收门徒,那时候你都没有加入吾截教门下,怎么今番却要加入吾门下?”
    “你可否给吾一个解释?”
    通天教主说完,静静的看着孔宣,想要看他如何解释。
    “这。。这我肯定不能说是为了让你罩我,所以我才来加入截教。”
    “但是如果不是这个理由,那又该怎么说呢。”
    “既然如此,还不如实话实说,如果通天教主不喜欢,咱还是靠自己吧。”
    想到此处,孔宣当即回道:“回通天圣人话,孔宣此番前来乃是为了得到圣人庇佑。因此才不得不前来加入圣人门下。”
    “哦?此话怎讲?你且说来听听。”通天教主疑惑道。
    “回通天圣人,在下乃天地之间第一只孔雀,这一点圣人应该是知道的。”
    “按理说依在下的本事,一般人根本就不够看,这不是我孔宣自傲,而是我孔宣有这本事。”
    “只不过这一次面对的,非我能够力敌的,因此不得不前来投入圣人门下,求得庇佑。”
    “哦?有趣!按你说来,莫非为难你的还是圣人不成?”
    通天教主笑着问道。
    “正是,此次封神大劫,在下也被牵扯其中。”
    “本来在下是在劫难逃的,但是在下偶然获得一个机缘,正是这个机缘之下,让在下得知只有通天圣人才能救在下之命,因此在下这才前来拜入通天圣人门下。”
    “还望通天圣人可怜孔宣,收孔宣入门下,孔宣定当以死相报。”
    孔宣说完,当即对着通天教主跪拜起来。
    通天教主听完孔宣所说,心中一动,随即问道:“你所说的机缘是何?”
    “来了,看来只能将它祭出来了。”
    孔宣听到通天教主所问,心中了然,当下便从元神中祭出一物。
    只见一颗散发着清光的珠子滴溜溜的悬在孔宣的头上。
    “通天圣人,此宝名曰混沌珠,乃是混沌至宝,正是因为此宝,在下才能得知只有通天圣人才能拯救在下。”
    “因此在下特地前来碧游宫,请求通天圣人收入门下。”
    孔宣说完,对着通天教主又是一礼。
    通天教主闻言,嘴角微微一笑,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孔宣,我且问你,你就这么说了出来,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夺去此宝?”
    “回通天圣人的话,此宝早与在下元神融合,据孔宣对此宝的些许了解,若是圣人杀了孔宣,此宝自会消失,圣人定然无法得到此宝。”
    “若是通天圣人愿意收孔宣,此宝自然就是截教之宝。”
    “至于此宝在孔宣手中和在通天圣人手中有区别吗?”
    “再者说,通天圣人的性格向来做事直来直往,光明正大,善恶分明,断然不会做出杀人夺宝此等有辱圣人尊严之事。”
    “因此孔宣断定通天圣人不会做出此等行径。”
    “因为这是对于通天圣人的一种侮辱。”
    “但是若是其他圣人,在下定然不敢做出此事。因为其他圣人在下不敢保证。”
    孔宣说完对着通天教主一礼,随即静静的看着通天教主。
    没办法,孔宣自己也是在赌,赌通天教主是否真的不会杀了自己。
    因为在孔宣的记忆中,以及穿越而来所了解中,通天教主确实是比较耿直的人。
    不然也不会被自己兄弟元始天尊算计的死死的,最后导致截教灭亡。
    要是别的圣人,孔宣真的不敢赌,因为赌不起。
    特别是西方的接引准提二位圣人,那无耻程度那简直是出了名的。
    特别是准提圣人那一句此物与贫道有缘。
    那简直堪比申公豹的道友请留步。
    至于那元始天尊,本来也是个好去处,毕竟他是真的护短狂魔。
    弟子打不过,他是真的可以不要脸的那种出来帮忙打架。
    想想三霄娘娘九曲黄河阵团灭十二金仙,元始天尊大怒,当即亲自下手怒打三霄娘娘,导致云霄被囚禁,碧霄,琼霄身死。
    可惜元始天尊看出身啊,虽然孔宣出身不错,但是架不住元始天尊那一句披毛戴角之徒,湿生卵化之辈就让孔宣先天的对于阐教没有好感。
    时间很短,却又很长,孔宣在这短暂的等待时间内,想了很多,内心不禁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同时默默的祈祷自己赌对了。
    终于,通天教主开口了:“你的这番说辞,本尊听了很是满意,但是只是如此的话,还不足以让本尊收你入门,你可还有其他话要说。”
    通天教主说完看向孔宣。
    “呼,看来混沌珠也不足以打动通天教主,只能出绝招了。”孔宣想道。
    “回通天圣人,还请圣人屏蔽天机,在下自然有话要说,而且此事对于教主事关重大,因此不得不谨慎。”
    “好!既然如此贫道且信你一回。”
    当下通天教主手指一点,上清仙光一闪而逝。
    原本混乱的天机更加显得晦暗不明,其余几位圣人瞬间有感,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谁搅乱了天机。
    “好了,你且说吧!”通天教主看向孔宣。
    孔宣见状点点头:“好,既然如此,那在下就说了。不过再说之前还请通天圣人恕我无罪!”
    “好,我恕你无罪!你且说来,究竟是何大事。”通天教主回道。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直说了。”
    “不知通天圣人是否可知自己已经被阐教算计了。”
    “嗯??你可知你刚刚说的是什么?”通天严肃的开口道。
    “在下当然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只是在下说的乃是事实而已。”孔宣回道。
    “你且说来。本尊如何被阐教算计了!若有半点假话,本尊定然让你魂飞魄散。”
    通天教主说完便直直的看向孔宣。
    孔宣闻言躬身一礼,随即说道:“通天圣人,在下此言可是有根据的。”
    “不知通天圣人可知封神大劫由来?”
    “自然知晓。”通天教主回道。

章节目录

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明月映江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映江河并收藏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