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霁听完,倒是信了。
    心魔狡猾,霸占身躯之后,必定会假扮他。
    曲嫣涉世未深,不够聪明,会被心魔欺骗,也不意外。
    “不必求什么佛珠了。”玄霁淡声道,“你擅自离开霁月宫,不曾经过为师和掌教师叔的同意。等回去以后,去自领责罚。”
    “是,师尊。”曲嫣温顺地应道。
    “你在隔壁寮房住下,过两日,与为师一起回霁月宫。”
    “是。”
    曲嫣一如原主平时的样子,行了个礼,转身走出去。
    她离开之后,玄霁的面色更加深沉,幽冷如水。
    他站在窗子前,眺望不远处的山峦。
    清风寺的镇妖洞就在那座山上。
    他需要的妖丹,不能带血腥恶气,只能是从未杀过生、从未害过人的妖的内丹。
    这种妖,太难寻找。
    但凡是妖,必有妖邪天性,只有极少数刚修炼成人形的小妖才有那种纯净度的妖丹。
    他布局良久,才在霁月山不远处的山谷里暗中养了一群小妖,帮它们修炼出妖丹。
    岂料妖兽狼王竟也在那里,实在是失算。
    清风寺素来慈悲为怀,镇妖洞里囚着的一定都是幼小又懵懂的小妖,等着被教化,引导向善。
    玄霁的眸色渐渐狠戾起来。
    ……
    曲嫣穿上隐身衣,堂而皇之的观察玄霁师尊。
    她发现,他很喜欢半夜行动。
    子夜刚过,他就悄然离开了寮房。
    在夜幕和障眼法的遮掩之下,他去了清风寺的后山。
    曲嫣跟着他,见他来到镇妖洞。
    “这位仙、仙……”守洞的两个小和尚还没有把话问完,脖子一凉,脑袋落地。
    曲嫣迅速捂住嘴,把自己倒抽一口气的声音给压下去。
    也太狠了!
    这是仙门的自己人啊,可不是妖。
    玄霁进入镇妖洞中,一言不发,手中佩剑仙芒大涨,一剑挥去,便倒下一大片。
    那些懵懂的幼妖甚至连喊痛的声音都还没发出来,就已经死了。
    玄霁把它们的妖丹一一剖取出来。
    遍地血色。
    玄霁掌中浮起一团真火,但如同上次一样,瞬间又熄灭了。
    “你又坏我的事!”玄霁低声怒道。他脸上露出一个冷笑,“既然你屡屡坏我的事,那就别怪我给你一个教训。”
    他拂袖离开镇妖洞。
    曲嫣没太明白他所说的“教训”是什么意思。
    他想对心魔做什么?
    等天亮之后,曲嫣才知道,她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
    “空澄大师,是我教徒无方,才令她犯下如此大错!”
    曲嫣睡得正香,冷不丁的被这一道沉痛的声音吵醒。
    她所住的寮房被人推开。
    来人正是玄霁。
    他身后,是空澄方丈大师。另外还有四个和尚抬着一个木担,上面躺着两具尸体。
    曲嫣起床,认出那两具尸体就是昨夜守镇妖洞的小和尚。
    空澄大师低声念着“阿弥陀佛”,片刻之后才道:“滥杀无辜,手段残忍,不可姑息。”
    他手中佛珠忽然飞出,绽出的光芒如线,形成一个巨网,犹如囚牢般笼罩住曲嫣。
    曲嫣被困在其中,无法动弹,开口道:“什么意思?平白无故说我滥杀无辜?”
    玄霁负手而立,冷声道:“你犯下弥天大错,还不知悔改!孽徒!”
    曲嫣道:“我犯了什么弥天大错?你们先说清楚。”
    “你杀死清风寺的两个小弟子,还想狡辩!”玄霁痛心疾首地道,“你定是被妖魔所惑,竟糊涂的想用妖丹增进修为!”
    “我?”曲嫣心里好奇,问道,“证据呢?”
    她昨夜是跟着去镇妖洞了,但当时她穿着隐身衣,并没有被玄霁发觉。
    难道她不小心掉落了什么东西?
    “孽徒!不知悔改!”玄霁一脸怒色,铿的一声扔出一把佩剑,“你用这把剑,杀害清风寺的弟子,杀死无辜的小妖,还有什么可狡辩?这把剑是霁月宫之物,只有用我们霁月宫的心法才能发挥出如此大的力量。”
    曲嫣瞥了一眼地上的佩剑,剑柄上确实雕刻着“霁月”二字。
    难怪啊,昨夜玄霁没有用他自己的命剑,而是拿着一把普通的霁月宫佩剑,原来是留了一手,给自己准备好退路了。
    原本他若毁尸灭迹,这条退路也就用不上。
    他昨夜说要给心魔一个教训,竟然是给到她头上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章节目录

快穿病娇男主他又吃醋了曲嫣薄司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蓝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手并收藏快穿病娇男主他又吃醋了曲嫣薄司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