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娘忽然间一阵委屈,自己冒着生死赶回来报信,吴升却在和美貌女郎亲密交谈,忍不住大怒:“这话应该我问你,你在搞什么?”
    吴升道:“我在搞什么关你屁事?进院的时候就踹门,到我屋里还踹门,不会敲门吗!”
    桃花娘一口气没喘上来,愣了片刻,摔门而出,坐在院中的石墩上生闷气。
    吴升旁边的正是沈月娘,又到了约定时日,她是来取青灵丹的。
    沈月娘吐了吐舌头,问:“五哥,这是谁?好厉害……”
    吴升叮嘱道:“最近风声特别紧,你们出货小心些,跟二伯说,千万不要急,不熟的人不要卖给他,一切以安稳为主。还有,不要到别的地方去卖。”
    沈月娘点头:“知道了,以蔡地为主,尤其不去宋、楚。但我上次来时告诉五哥,蔡国出现补天丸,五哥可曾查清楚?”
    吴升道:“我心里有数,这件事你们先不要掺合……就不留你了,趁天没亮下山吧。”
    沈月娘答应着走了,临去前冲院中坐在石墩上发闷气的桃花娘笑了笑。
    吴升从房中出来,走到桃花娘身边问:“出了什么事?”
    桃花娘气鼓鼓道:“你的美人呢?不留下来陪你歇宿?”
    吴升翻了个白眼:“别扯了,你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快说,到底怎么了?六味地黄丸被人抢了?”
    桃花娘眼泪立刻下来了:“丈人死了!”当下,将在吴国的所见所闻讲述一遍,一边说,一边止不住的流泪。
    吴升也被这消息惊呆了,起身来回踱步,理了理混乱的思绪,重新问了一遍。
    “丈人已死,能确定吗?”
    “应当能,我妹子和严先生相熟,可说知根知底,姓严的没必要说谎,除非他有了怀疑。但……没理由怀疑的,否则我不可能顺利回来。所以,我们是安全的,对么?”
    “我们当然是安全的,暂时的……现在的问题是,锄荷丈人是怎么被找到的?稷下学宫通过什么方法查到他?”
    “……我应该再多待几日,打听清楚……”
    “这不怪你,回来也好,打听得越多,你被发现的可能就越大……”
    “那该怎么办?”
    “就是不知稷下学宫有没有确认丈人的身份,若是知道他是锄荷,迟早能找到你和石老大,你们三个是一体的。”
    “我就知道,之前有人盯梢,那是真的,他们已经怀疑我了!他们一定在找我!”桃花娘忽然惶急起来:“石老大呢?你打听到没有?我听说他往北方走了,北方可是稷下学宫行走们密集之处,万一他也出事了该怎么办……”
    吴升想了想道:“沉住气,先别乱。石老大的所在我哪里知道?放心吧,他不一样的,行事很有章法。”
    桃花娘摇头道:“他们能查到丈人的身份,也许就能查到我和石老大。”
    吴升道:“如果,我是说如果,石老大出了意外,你觉得,石老大会把我们招认出去么?”
    桃花娘摇头:“石老大绝不会说的!”
    吴升点头:“你能确定?”
    桃花娘坚定的点了点头。
    吴升默然片刻,忽道:“准备走!”
    桃花娘问:“是让我走吗?”
    吴升深吸一口气道:“一起走……我感觉不妙……”
    桃花娘问:“去哪儿?”
    吴升道:“收拾东西,该烧的烧了,不论去哪儿,先离开再说……”
    话没说完,他忽然比了个手势,桃花娘如惊弓之鸟般,立刻窜进了屋后的秘洞。
    来的是麻衣道人,也不进松竹雅苑,就站在院外和吴升说话,开口第一句就骇了吴升一跳:“你和石门熟悉么?”
    吴升强抑心中的惊涛骇浪,平静的回答:“是以前蓝桥卖货的石门?很久不见他了。”
    麻衣道人看着吴升,沉默片刻,道:“你知道他在彭城犯下大案么?”
    吴升张大了嘴:“这……不可能吧……”
    麻衣道人问:“你知道他现在去哪里了么?”
    吴升摇头:“我哪里会知道?”
    麻衣道人又问:“知道桃花娘么?”
    吴升点头:“她和石门一道的。她们出事了?”
    麻衣道人招手:“跟我来。”
    吴升顿时心虚:“道人,这是去哪里?大半夜的……”
    麻衣道人催促:“去神隐峰。”快到时,叮嘱他:“小心回答,不要乱说话。”
    吴升硬着头皮跟了上去,于夜半时分进了神隐峰主的洞府,洞府中灯火通明,除了神隐峰主之外,还有老熟人万涛谷主、东山小楼的掌柜、鹰氏兄弟,以及两位穿黑衣的修士。
    神隐峰主坐于主位,两个黑衣修士坐于宾位。
    见了两个黑衣修士的装扮,吴升脚下一软,差点没有掉头就跑。
    这是稷下学宫的行走!
    不自觉间,脸上就僵住了。
    神隐峰主温言道:“松竹,这两位是稷下学宫郑、常两位行走,常驻宋、陈两国,这次来,是想打听些事……不要怕,两位行走不是来追究狼山同道过去所犯之事的……”
    向两位行走笑道:“稷下学宫威名赫赫,你二位大驾光临,吓坏了我狼山多少同道,呵呵。”
    两位行走也笑道:“神隐峰主跟前,何以敢称大驾……松竹道友莫要担心,今日只是问几句话。”
    吴升深吸一口气:“二位行走请说。”
    这两位面上带笑,但连珠般的提问,让吴升感受到莫大压力。
    “松竹道友是如何与石门、锄荷丈人、桃花娘、尾生四人相识的……”
    “道友这半年可曾见过他们……”
    “尾生去了何处……”
    “可知他四人来自哪国……”
    “锄荷丈人已在吴国姑苏归案,虽然抵死不说,但其宅中之物已证实了身份,起出的财物正好便是彭城馆驿被盗之物……”
    “有人见过桃花娘,可曾与道友联络……”
    “道友好生想想……”
    一个个问题应接不暇,两个行走一边提问,一边察言观色,吴升强作平静,挨个回答。
    回答完毕,两位行走点了点头,也不表态,只是让吴升站到一旁,吴升双腿已经有些发软,艰难的挪到万涛谷主等人之间站定。
    麻衣道人又带来两人进来,稷下学宫两位行走同样发问,问题稍有不同,却都围绕着石门等人而来。
    吴升心中念头急转,看来锄荷丈人虽然没有招供,但他暴露出来的东西已经很多了,稷下学宫查案也极为迅捷,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莫非是追摄着桃花娘来的?
    不过看上去还好,似乎至少自己尚未入怀疑之列。问话之后,自己是立刻就逃,还是再等些时日?
    正思量间,麻衣道人又带进来下一个问话之人,却是烟波叟。
    吴升心头莫名一紧。

章节目录

一品丹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八宝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宝饭并收藏一品丹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