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娘大表决心,吴升却不接招,赏金虽多,但他构筑气海小岛所需更多,每一镒爰金都意味着大笔灵沙入账,岂能浪费于儿女私情,何况本就谈不上什么“情”,桃花娘日思夜想的,都是石老大。
    莲浦集开市的日子,吴升再次忙碌起来,挨家挨户上门看货,这家七八件、那家十余件,而且一律只要下品,最多中品,上品的基本不碰。上品货物的价格通常是下品货物的五十倍、上百倍不止,转化出来的灵沙却只有八倍、十倍,甚至还不到,性价比很低。
    再说了,他目前有一柄上品飞剑防身即可,要那么多上品法器做什么?
    每次莲浦集开市,他便搜罗几十件各种下品法器、灵材和灵丹,有用的灵材——主要是能用来替换炼制青灵丹的,就留下来,其余全部吃掉。
    一个月下来,气海小岛每天都在扩展。到月底时,转化的灵沙总数已经超过十五万,火山口不停壮大,喷涌出来的真元每天都比之前浓烈。
    第二个月过去时,灵沙总数达到十八万!吴升惊喜的发现,小岛再次进入造山运动,向海中扩出大片土地,隆起十余座新的山峰。
    但一切到此为止,爰金再次花光了。吴升氪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这种修炼方式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大投入带来大收益,真元也在疯狂增长,比两个月前更雄浑了一倍,自觉比之资深炼气士也不遑多让。
    大量吞噬的效果极为明显,真元的积累大大提高了身体的坚韧程度,吴升感觉自己似乎走上了“肉盾”这条路。
    看来还是得挣钱!好在神隐峰主很给力,在吴升刚把钱花光的时候,就送来了订单。
    大单!
    足足可以配比二十份补天丸的材料送到了松竹雅苑,麻衣道人提出的要求是九枚补天丸,最少不得低于五枚。每一枚补天丸的赏金是十镒,如果超过五枚,每一枚提升至十五镒。
    单枚赏金略有下降,但是量大了,总收益不低,吴升猜测,应该是神隐峰主将龙泉宗配额和市场拿下的结果,是上次去砀山冒险一搏的红利。
    此外,麻衣道人还告诉吴升,烟波叟那边也得了十份配额,任务是两枚补天丸。如果吴升炼制的补天丸低于五枚,今后的材料双方对半平分,如果低于四枚,双方的材料配额对换——吴升得十份,烟波叟得二十份。
    吴升当然不会将自己“狼山第一炼丹师”的名头轻易送人,因此,他用掉了十五份配额,炼制了六枚补天丸,剩下五份材料自己漂没。
    就算只炼了六枚,成丹率也达到了四成,而烟波叟那边却只达到两成,据冬笋上人传来的小道消息,这是老头自掏腰包想办法补了一份材料进去才得到的结果。
    这次炼丹,吴升不关心神隐峰主卖给了谁,他也没资格关心,他只关心自己的进账——又是半箱爰金,足足六十五镒。
    这回吴升没在桃花娘跟前露财,直接将爰金收进了储物扳指。但集中炼丹一事却无法瞒过桃花娘,他不露财,却引发了桃花娘的无限遐想,桃花娘提出的要求更多了,令吴升烦不胜烦,又无可奈何。
    “松竹,累了吧?你看我今天做的菜,好不好吃?不合口么?那咱们明天吃**?山里的锦霞鸡还是很不错的……”
    “说鸡不说吧!”
    “啊?”
    “行了,我累了。”
    “我给你烫脚……新烧的热水……”
    “哎?做什么?”
    “给你揉一揉……五百钱就好……”
    “别,不习惯……好了我要休息。”
    “我给你铺床……要暖床吗?只要两金……”
    “太贵。东山小楼的头牌也才一金。”
    “滚!你是说本姑娘比不上东山小楼?”
    “真的贵啊……”
    “那你开个价!”
    “……”
    吴升当然了解桃花娘,这个女人嘴巴向来花花,不拘小节,但要是来真格的,恐怕会招致严重后果,所以只能每天忍受对方各种调戏。
    有一天,他实在拧不过桃花娘,干脆给他开了条门路:“这个拿去,想办法卖了,但不许在狼山卖,不管你卖多少,都给我二十金,多出来的归你。”
    桃花娘惊喜的接过灵丹:“这就是补天丸?”
    吴升立刻纠正:“错,这叫六味地黄丸,两回事!”
    桃花娘撇了撇嘴:“不一样都是长寿丹?我听石门说,晋国上卿内斗,范氏为智氏所灭,宅中遗钟,有蟊贼入范府偷钟,钟大而难负,意欲将其击碎,又恐钟声传出为人所察,于是自掩双耳……”
    吴升乐了:“你还会讲故事了?说那么半天,直接一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不就完了?”
    桃花娘咂了咂嘴:“你听过?不对啊,是盗钟,不是盗铃。还有,哪来的迅雷?”
    吴升道:“别管钟铃了,迅雷是家……无所谓了,都一样,反正想死就说长寿丹。”
    桃花娘只得点头:“明白了,放心吧。”
    吴升忽然想起来,道:“宋国、楚国、蔡国、徐国都不要去,记住了。”
    宋和楚应当是神隐峰主卖补天丸的地盘,蔡国是沈氏的青灵丹市场,至于徐国,那是彭城馆驿盗案的地方,这些都是要避开的。
    桃花娘道:“陈国我也不敢回去,天哪,要走那么远?要不多给我几枚六味地黄丸,跑一趟不容易。”
    吴升又炼制了四枚给他,凑足五枚,桃花娘最后给他一百镒金便可,剩下多少都是她挣的。
    这回桃花娘满意了,嘴上念叨着:“这真是长寿……六味地黄丸么?怎么跟糖豆似的,那么多?”
    待桃花娘下山后,吴升又进入了为气海小岛添砖加瓦的状态中。
    吴升的大肆购买,渐渐有了烘托物价之嫌,他敏锐的察觉到,狼山各种灵材法器的价格,比起半年前涨了三成!
    但他没有能力到山外采购如此大量的灵材和法器,也不敢去,因此只能默默承受价格的上涨,同时把采购的频次稍微放缓了一些。
    就这么过了一段时日,又是数万灵沙汇聚小岛,总量突破二十万。整座小岛继续扩展、继续造山。如果单比真元雄浑,吴升自忖可以吊打所有普通炼气士,尤其在近身肉搏时,资深炼气士来了也不好使。
    同时,在破境入资深炼气士方面,他也渐渐感受到了曙光,这是一种修行的感悟,虽然破境迹象还没有出现——他甚至不知预兆是什么,但玄妙的感悟依旧告诉他,自己正在向着资深炼气士逐步靠近,到时候,小岛一定会出现重大变化。
    放在过去,气海中的真元凝聚成真液,这就意味着成了资深炼气士,如今却不同了,这种修炼方式,毕竟和曾经的自己完全不同,在这方面没有经验可言。
    当然,在没有破境之前,他依然处在修行界的底层,面对高出一等的资深炼气士时,境界上的差异始终令人低了一头,无论真元积累得多么浑厚,斗法时总会相形见绌。
    正如三岁小儿耍大刀,刀虽大,奈何耍不起来,遇到一个手持木棍的少年,只有跪地认输的份。
    到了这一步,吴升也发狠了,二十万不够,咱就奔三十万去,就不信突破不了!

章节目录

一品丹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八宝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宝饭并收藏一品丹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