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预料到了一切?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魔性呢?
    穆阳子一脸惊愕的看着慧空。
    “叶公子他......”
    慧空双手合十,面带睿智笑容。
    “小僧还记得,曾经听圣子讲过一个故事。”
    讲故事?
    穆阳子有些哭笑不得。
    他现在需要的是帮手。
    是能够对付蛇蝎双圣以及那先天灵宝的帮手。
    可不是来听你讲故事的。
    讲故事有啥用?
    能帮我把太真子的魂魄从摩云窟救回来吗?
    “大师请讲。”
    但穆阳子也知道,慧空不是寻常之辈,能一直追随在叶青云左右,是叶青云最为信任之人。
    必然也有其独到之处。
    或许自己能从慧空的故事之中,找到一些启发也说不定。
    “当初,圣子在浮云山的时候,收过一名弟子,名为郭小云。”
    “圣子在日常教导郭小云的时候,曾对他说过不少新奇古怪的故事。”
    “小僧那时候在旁侍奉圣子,自然也都听在耳中。”
    “小僧记得很清楚,其中一个故事,便是葫芦娃降服两只极为厉害的妖兽。”
    听到这里,穆阳子一下子就愣住了。
    葫芦娃?
    什么是葫芦娃?
    紧接着,慧空便是将当初自己所听到的这个故事,大致的告诉了穆阳子。
    穆阳子听完之后,满脸的惊愕与震撼。
    随即豁然转头,看向了一旁正在盎然生长的葫芦藤。
    “难道......要降服蛇蝎双圣,需要这故事中所说的葫芦娃吗?”
    慧空也看向了一旁的葫芦藤。
    此时的葫芦藤,已然开花。
    而且还是不多不少,正正好七朵花。
    “这葫芦藤,乃是圣子从玄渊古城带回来的葫芦籽种出来的。”
    “只要开花结果,便会孕育出七个仙葫童子。”
    “圣子早已知晓,会有蛇蝎双圣为祸,所以才会将葫芦籽种下。”
    “府尊,你现在明白了吗?”
    慧空眼含深意的看着穆阳子。
    “圣子所做的一切,都不会无的放矢,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是有着旁人无法看透的深意。”
    “即便是小僧跟随圣子已久,对圣子极为了解,但也仅仅只能对圣子的言行揣测一二,无法尽数猜透。”
    被慧空这么一说,穆阳子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豁然开朗了。
    原来,叶高人料事如神,很早之前就已经猜到会有当下的局面了。
    这可真是神仙一般的存在啊。
    用料事如神来形容都感觉有点不够了。
    简直就是全知全能!
    太可怕了!
    这世上,只怕就没有叶高人预料不到的事情。
    “早知如此,我与两位道友,又何必费劲去天疆一趟呢?”
    “差点就回不来了。”
    穆阳子心头苦涩不已。
    人家叶青云早就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了,自己三人还傻啦吧唧的跑去天疆要人。
    人没救回来。
    差点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大师,这仙葫童子,还需多少时日才能孕育出来呀?”
    穆阳子盯着那已经开花的葫芦藤,关切问道。
    “府尊也看得出来,这葫芦藤长势极为迅速,才不过几日功夫而已,就已经长得这般好。”
    “若小僧猜得不错,大概还需十天左右,这葫芦就可以长出来了。”
    慧空说道。
    “十天?那也来得及!”
    穆阳子放下心来了。
    十天时间,太真子的魂魄绝对不可能在十天之内就被那蛇蝎双圣炼化了。
    怎么着都能支撑个好几年。
    毕竟是圣人之魂,想要将其炼化,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贫道明白了,十天之后再来拜访。”
    穆阳子朝着慧空抱了抱拳,随即便转身里去了。
    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长卿子和青阳子。
    慧空继续精心照料葫芦藤。
    看着葫芦藤一天比一天长势旺盛,慧空也是有一种成就感。
    虽然他只是给葫芦藤浇浇水,整理整理藤蔓而已。
    但也算是在照料了。
    总比叶青云好,把葫芦籽种下去之后,就不怎么理会了。
    好像是随便它怎么去生长。
    此时。
    大毛忽然间走到了葫芦藤边上。
    抬头看了看已经开花的葫芦藤。
    再然后。
    大毛抬起了一条腿。
    一道有弧度的水线,浇灌在了葫芦藤的根处。
    见此情形,慧空面露惊容,却也不敢出声打扰。
    大毛尿完了,慢悠悠的回到院中,继续趴着打盹。
    而那一泡狗尿,已经是没入土壤之内,被葫芦藤迅速吸收了。
    肉眼可见。
    葫芦藤有着淡淡的光华浮现出来。
    更有一丝极为惊人的气息时而弥漫,时而内敛。
    慧空满脸惊喜之色。
    “这是大毛前辈所赐予的机缘啊!”
    “这一定也是圣子的安排!”
    慧空再朝着那葫芦藤上的七朵花看去,竟然已经有了要结出果实的迹象。
    ......
    幽暗深邃的地牢之内。
    一座古老而复杂的阵法,每一道阵纹皆是以极为独到的手法篆刻的。
    阵法的中心位置,一道道锁链自四面八方连接而来。
    而被这么多锁链绑缚着的,便是羊顶天。
    羊顶天的头颅、身躯、四蹄乃至尾巴,都是被锁链给缠得死死的。
    别说动弹了。
    就连摇晃一下尾巴都难以做到。
    这些锁链,也并非是寻常锁链,而是以阴阳石雕琢而成。
    具备极为浓郁的阴阳之力,可以压制羊顶天的力量。
    再加上四周篆刻的阵纹,莫大的阵法之力时时刻刻都在封印着羊顶天。
    虽然动弹不得,但羊顶天却并没有服软,日日夜夜都在这里叫骂个不停。
    而且嘴里骂出来的话极为的不堪入耳。
    看守此地的阴阳家高手,都被羊顶天骂得晕头转向。
    “我干你姥姥的亲奶奶!”
    “本大爷一脚把你亲妈当场送走!”
    “一群臭不要脸的死马东西!有本事和我羊顶天大爷单挑啊!”
    “就他娘的会玩阴的!”
    ......
    在羊顶天骂骂咧咧的声音之中,脚步声也随之响起。
    三道身影,出现在了这处隐秘的地牢之内。
    居中一人,正是东皇寻仙。
    只见东皇寻仙负手而立,身着黑白两色的长袍,面容沉稳,双眸之中有着深邃光芒。
    在其身旁,一个是身形高大的玄鲸裂海王,另一个则是阴阳家另一位圣人徐姓老者。
    除了东皇寻仙之外,玄鲸裂海王以及徐姓老者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第一次亲眼见到羊顶天。
    两人皆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还真是麒麟!”
    徐姓老者惊叹不已。
    而玄鲸裂海王则是脸色有点发白。
    面对麒麟这等传说之中的圣兽,身为妖兽的玄鲸裂海王会不受控制的产生畏惧之感。
    这是身为妖兽血脉所无法避免的。
    哪怕玄鲸裂海王的实力极为强悍,也无法改变血脉层次上的差距。
    徐姓老者看了玄鲸裂海王一眼,见它面色有些凝重,就知道这绝对是麒麟无疑了。
    能让玄鲸裂海王这样的妖族强者感到畏惧,除了圣兽血脉就没别的了。
    看见东皇寻仙,羊顶天更是火冒三丈。
    “你这臭不要脸的瘪犊子玩意!”
    “你他娘的掏本大爷的皮燕子!你简直不是人啊!”
    “你比畜生还要畜生啊!”
    “你敢放了本大爷吗?你信不信本大爷把你皮燕子抠出来?”
    ......
    羊顶天骂得极为难听。
    各种污言秽语。
    徐姓老者和玄鲸裂海王都愣住了。
    随即皆是眼神古怪的看着东皇寻仙。
    东皇寻仙倒是很淡定,对于羊顶天的咒骂丝毫不以为意。
    “麒麟,莫要浪费气力了。”
    东皇寻仙淡然出言。
    “到了这里,你终其一生,都会是我阴阳家的阶下之囚。”
    “认命吧。”
    一听这话,羊顶天不仅没有愤怒,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东皇寻仙眉头微皱。
    “你这老小子让大爷我认命?”
    “你知道大爷是谁吗?你知道大爷是什么来头吗?”
    “告诉你!本大爷是浮云山来的,我浮云山的弟兄们可都不是好惹的!”
    “你老小子就等着瞧吧!”
    羊顶天得意洋洋起来,似乎笃定会有人来搭救自己。
    “浮云山吗?”
    东皇寻仙眼眸深沉,嘴里念叨了一声。
    “既然如此,那我便将你口中所依仗的浮云山,连根拔起!”
    “徐老,裂海王,烦请你们二人,去浮云山走一趟!”
    “此山,不用存在于世间了。”

章节目录

修炼9999级了老祖才100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万古青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古青莲并收藏修炼9999级了老祖才100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