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秋日站民宿内。
    苏念刚洗完澡,躺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撸猫,在她周围,其他几位女嘉宾也明显在走神,整个客厅都充满了诡异的气氛。
    白天,节目组的车开到一半,白晏清醒了一会儿,死活不愿意去医院,再加上有齐然的诊断在前,节目组出于舆论和安全考虑,最后还是将车开回了民宿。按照齐然的要求买了药、又找了些以防万一的医疗设备,在民宿一楼,分了一块区域,作为简易的治疗室。
    此时除了秦桡以外的所有人都守在这里,等白晏醒过来。
    至于秦桡,在车子回程途中,他说需要临时处理一点事,先下车了,这次没有让苏念跟上,语气也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回去好好休息,其他的我来处理。”
    他明显还是不高兴的,唇角抿得很紧,这一路上,同车的人都战战兢兢不敢看他们。
    苏念心虚的点点头,眼见车子要开了,秦桡还是没忍住脱下自己的西装稍稍叠了下垫在苏念腰后,语气比刚刚多了几分不悦,但显然不是冲着苏念,像是对他自己:
    “满意了?”
    小心思被拆穿,苏念肉腰的手缩回来,嗷,她也是怕他太生气了嘛~肉肉腰,提醒他,她才刚被摇摆摆狠狠C过,还不舒服哩,经不起大风大浪~~
    看面前的女人从心虚的偷瞟,立刻变成了可怜巴巴的眨眼,秦桡强忍着把人扣下的冲动,再度压下翻腾的占有欲,捏了下苏念的侧脸颊,尽量让自己语气正常。
    “晚上等我,有礼物给你”
    ……
    距离那时候已经几个小时了,别说苏念,现在大家都知道秦桡是去处理什么事了。
    秦氏的全球代言人,光是涵盖的奢侈品品牌,就多不胜数,过去只有娱乐圈顶级巨星才能拿到,还是全球范围内竞争。
    上次白晏拿到的只是一个子品牌的代言人,就已经是天大的好饼,现在这全球代言人,大概是白晏维持现在的热度,最少十年,才能勉强够到的资源。
    更何况一签就是三年。
    之前所有乱七八糟的消息,都被这条新闻给压住了。
    秦氏虽然是秦家一手创立的,虽然秦桡早就有实力一言堂了,但他从来没有做过徇私的事情,哪怕上次给了白晏子品牌代言人,可实际上白晏本来就是品牌那边定下的候选人之一,当时签约,也算是顺势而为,还省下了宣传费。
    可是这一次,给白晏全球代言人的身份,明显是不合规矩的。
    网上立刻就有小道消息,说秦桡为了这个决定,被老股东质疑了,连久不管事的老秦总都被惊动了,当然他们惊讶的不是这个决定,而是这件事本身已经违背了秦桡一贯的准则。
    具T怎么沟通的谁也不知道,只知道秦氏下半年的工作计划增加了,有人分析,按照调整的计划,多半是秦桡为了安抚老股东,力证自己没有冲昏了头,下了军令状。
    另一边,为了让白晏的咖位提升,能配得上秦氏全球代言人的身份,秦氏宣传部直接找白晏的经纪人,重新做了职业规划。
    换句话说,这根本就不是三年代言人身份那么简单,而是直接许给白晏,足足三年的超一线资源!
    这特么就算是个十八线,都能捧红了,更何况白晏本身就已经是顶流。
    白晏的粉丝就跟过山车一样,下午还全网群嘲、差点被封杀,晚上就已经将所有对家气到晕厥,咖位三连跳,那滋味,简直酸爽到不行。
    你说这是关系不合?
    不好意思,现在只怕说“白晏是秦桡流落在外的亲生弟弟”,都有人信!
    围观全程的苏念咽了咽口水:【哎,小8,摇摆摆好大方,我也想要巨额遣散费!】
    008无语,秦桡越大方,它心里就越不安,总觉得这看似退让的行为里,藏着说不出的强势。哪怕秦桡一气之下封杀白晏,也比现在这样好。
    如果说原本只是等着开闸放水的大坝,现如今却像是蓄水增加了、大坝又加高了,一颗心被越提越高,之前它还能设想秦桡知道所有事情后的样子,现在却想都不敢想。
    这老色批还在想遣散费,她真的是不怕死啊!
    而同时,被秦桡这个举措打乱的,还有另外两位。
    客厅旁边的简易治疗室内。
    齐然罕见的穿上了白大褂,详细的再检查了一遍白晏的情况后,从一堆药剂中翻出几样,从配药到扎针,没一会儿,就给白晏打上了吊瓶。
    等全部弄透审,瞟了一眼外面明显心不在焉的苏念。
    这民宿本就是节目组改造过的,房间都在楼上,一楼除了客厅厨房,就是一个大的会客厅,想来之前是想作为单采场地,用的是玻璃窗,现在改造成治疗室后,只是在四周挂上了白纱,因此只要角度挑的好,是能透过白纱看到客厅里的情况的。
    此时,一窗之隔,苏念单手摩挲着胖橘,看似毫无异常,但只要门口有点动静,她总会不自觉的瞟一眼,眉梢眼角都带着餍足的惬意,还有些不易察觉的期待。
    齐然冷笑一声:“瞧见了吗?人家郎情妾意呢。”
    “某些烂好人一颗心被踩的稀巴烂,还想尽办法帮人家掩盖,结果却半点波澜都不起,你该不会觉得咱们秦总是真的不计较吧?”
    正准备用剪刀剪开白晏衣服的陈牧枕敛下眸,头一次不知道怎么反驳。
    他今天在放映室解释的那番话,虽然不知道秦桡信了几分,但秦桡今天这一下,几乎可以说恩威并重中带着碾压式的洗礼。
    最快速的吸引了公众视线。
    白晏的经纪人怎么都不可能拒绝,所以这情,哪怕白晏还昏迷着,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会帮他接了。
    甚至白晏就算醒着,他都未必能做主不要。
    再恶劣点想,如果是个意志力稍微薄弱的少年,碰到这样的天降大饼,别说是暧昧对象,怕是结婚了都会当场离婚。
    当然,陈牧枕觉得白晏不是这样的人。
    可就是因为这样,白晏的性子他了解,承了一份大恩情,还还是不还?难不成真的把喜欢的人拱手让人?白晏醒了后大抵会很难受,最绝的是,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不会理解他这种难受,只会觉得他不识好歹、恩将仇报。
    其实这也是对节目组的敲打,对他和齐然的敲打,不然公布消息的时间不会那么巧,不是在节目组被骂之前,也不是在事情失控之后。
    所有人都被拿捏了,还让他和齐然先前的维护,瞬间失了意义。
    齐然说得对,到了这个地步,如果真的还抱有一些奢望,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争,那就等于主动放弃了。
    是他太想当然了。
    陈牧枕深深吸气,放下手里的剪刀,走到门口。
    “苏念,能进来帮下帽起?白晏他,不愿意脱衣服,一直……”
    “喊你的名字。”
    --

章节目录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黄心火龙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心火龙果并收藏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