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裤子慌了。
    这是碰到杀神了,不跑更待何时。
    刚想转身。
    后衣领被揪住,猛力一扯,掀翻在地。
    “跑什么?我的鞋和牛仔裤不要了?”
    腰上被揣了一脚,顿时瘫软在地,动弹不得。
    花格衬衫反应比较快,早己逃出五米开外。
    一颗鹅卵石快速飞来,砸在他膝关节处,站立不稳,扑倒在地。
    又一枚小石崽正中他额头,痛得他直冒金星。
    “老实给我滚过来,不然这根钢管就过去了。”
    吓得他匆忙爬了过来。
    “单车你不要了?”
    孙晋辉哀求道:“大章表弟,手下留情,以后再也不敢惹你了。”
    “你叫我什么?”
    “大章表弟。”
    “我是你表弟吗?我跟你是个亲戚关系么?你不是说要把我打得半死么?”
    潘大章快速闪到他身边,一脚向他下裆弹踢。
    孙晋辉下意识躲开,被潘大章一招交错侧踹,撂翻在地。
    一拳砸在他脖子上,肘部侧击他腰部。
    左右拳击打他脸部。
    孙晋辉只有挨打的份,半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足足打了十多分钟,孙晋辉被揍得鼻青脸肿,痛得在地上打滚。
    罗五哥忍住剧痛想乘乱逃跑,被潘大章用钢管砸在小腿上,动弹不得。
    “你不是要让我签字给你,想要我五金店和录像厅么,还没签字呢,跑什么?”
    简直就象一个大人虐打四个小孩一样。
    此时孙晋辉被打得最惨,手脚被打得骨头断了一样剧痛。
    刚挣扎看爬起,就被一脚踩翻在地,脊背上又挨了一记重拳。
    “大章,大章,手下留情,再也不敢惹你了。”
    罗五哥也颤抖着哀求。
    “大哥,以后我们都认的你老大,甘愿当你的喽啰,随叫随到那种。”
    潘大章也不想把这几个臭虫,整死了。
    打残度了都麻烦。
    这时一阵急骤的脚步声传来,几名城防队员出现在面前。
    后面还跟着吴君昭和杜善文。
    原来吴君昭在招待所门口,看见四个涩会青年把潘大章带着朝长堤路尽头那处荒潍地走去。
    他也听说过那块地方经常发生斗殴事件。
    他知道单纯自己追上去,也救不了潘大章。
    必须多找几个人去帮他才行。
    他记起替潘大章看录像厅的杜善文,这小子打架是一个好苗子。
    他跑到录像厅,上气不接下气跟他说了这事。
    “那我们去帮大章。”
    杜善文又对黎兰英说:“去五金店,把石头哥和广春哥也叫上。”
    黎兰英相对还是比较冷静,他看见汽车站门口站着两个城防队员,提醒杜善文:“我去叫潘广春他们几个,你几人去叫那两个城防队员一起去,怕那些烂人带有凶器,你们去也会吃亏。”
    同时他也担心,怕潘大章吃他们亏。
    两个城防队员知道录像厅是他们队长的关系户,有事要第一时间前去处理。
    所以也二话没说就赶到了荒滩地。
    这是怎么回事?
    四个涩会青年躺在地上哀嚎。
    潘大章正在朝其中一个高个子脸上扇着耳光。
    “别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罗五哥看见城防队员出现,似乎看见了救星。
    “同志,快救救我,你们何刚队长跟我爸是朋友……”
    两城防队员也认得他是罗五哥。
    这小子就是个惹事生非的主,仗着他老爸是分局领导,就到处犯事。
    每次他犯事,都是看在领导面子上,不处理。
    分局领导还会不高兴,会把处理事件的负责人骂一顿。
    可是你儿子犯事,谁敢处理呀。
    所以城防队员看见是这个罗五哥,都感到头痛。
    此时两名城防队员也是机警地往后退了几步。
    看样子现在是这个纨绔子弟吃了亏,两人觉得留在这里也是多余的。
    这时又跑来几个人,两人就乘机溜走了。
    来人是杨石头、潘广春和温小芹。
    “大章,他们没拿你怎么样吧?”
    看见四人躺在地上哀嚎,众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温小芹还在前后检查潘大章是否受了伤。
    “我没事,凭他们几个还伤不了我。大家都回去吧,待我问他们几句,我也回去。”
    潘大章走前去拍了拍罗五哥的脸:“说吧,为什么总是想跟我过不去?我跟你无怨无仇吧?”
    罗五哥:“大章哥,以后再不敢惹你了。是因为邹红叶,那天我和晋辉看见你从她家出来,误会是她爸为了断绝她跟我的念想,把你俩撮合在一起了。就去打听你,知道了你开五金店,又开录像厅,所以就想打你的主意。”
    “邹红叶他爸是我舅,我妈也是水南村人,那晚上是因为光头舅舅在招待所喝醉了,我碰见把他送回家的。上次你和孙晋辉这野种惹了我一次,这次又来。我警告你,事不过三呀,再有下次,我一定当场把你打残废。不信,你就试试!”
    潘大章凶狠地瞪着他说。
    “大章哥,再也不敢了。以后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出声,以后你就是我哥。”
    罗五哥谄媚地说。
    有一个实力这么强的老大,不要说在俞督县,就算是跑到冈州市,也没人敢挡其锋芒。
    “你只要不惹我就行,惹是敢再惹我,我会让你一辈子后悔的。”
    他又指着孙晋辉说:“皮痒了,可以找我来揍你一顿。我跟你定个规矩吧,以后在俞督县城,只要我们碰见了,我就替你爸揍你一顿。你不是皮痒吗,我帮你搔搔痒。”
    孙晋辉当场脸如土色。
    你这样说,我以后还怎么在俞督混。
    可是自己也搞他不过呀。
    四个人拿着钢管都干他不过。
    更别说自己一个人了。
    此时此刻他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另外两个长头发青年,也怕挨揍,都唯唯诺诺,答应下次再不敢了。
    四人低头离开了。
    “吴君昭,谢谢你帮忙哦。”
    看见朋友有难,敢慷慨出手帮忙,这个朋友还是值得交往的。
    “大章是战神转世,一个人就把几个烂仔摆平了。我们来不来都不会有事。”吴君昭看了刚才四人惨景,也是惊讶无比。
    回到住处,温小芹还在担心不已。
    “你说你以后也不要逞强,他们几个都携带了凶器,你赤手空拳的,万一吃亏了怎么办?”
    你今天若是干不过他们,今天受重伤,甚至有生命之忧的就是你。
    想想都让人心惊胆战。
    潘大章安慰她:“没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本事。万一我搞不过他们,难道我不会跑。放心吧,我以后会注意的。”
    他搂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有人牵挂的感觉真好!
    温小芹告诉他,冈州首饰店方言通过邮局汇来的钱收到了。
    她下午去邮局把钱取回来了。
    潘大章把一千块奖金交到了她手里。
    “围棋竞赛一等奖,奖金一千块,怎么样,你大章哥厉害吧?”
    “厉害,真的厉害!我大章哥是最厉害的。”她出其不意亲了他一口。
    第二天是月考。
    上午考语文、数学和生物。
    下午考英语、物理和化学。
    历史、地理、政治,第三天再考。
    潘大章除了物理和化学,其他几门课,都觉得考得不错。
    就算是物理、化学,也绝对不会考得以前几次差。
    八十分可能达不到,估计七十多分还是有的。
    近段时间,他在邮局订了一本《诗刊》,一本《散文诗》、一本《中篇小说选刊》。
    也偶尔去校图书馆把能借来看的小说杂志都借来看了一遍。
    还去新华书店买了几本武打小说。
    跟前世去矿图书馆借书一样。
    一个矿图书馆,说实话,藏书量还是很大的。
    几万本藏书还是有的。
    有几年时间,他把图书馆的藏书,大部分都借来阅读了。
    哲学的、历史的,古代的、现代当代的,外国的、中国的。
    然后他就发现脑海里涌现出了许多新奇的想法,有许多灵感涌起。
    就象几天前的围棋竞赛一样。
    他利用空隙时间把一些所思所想,写成了一个组诗。
    《棋语新说。》
    然后他工整抄写好,把它寄到省青年报文艺副刊版页编辑。
    就象前世一样。
    自己都不知道,向各种报刊和杂志,投寄了多少篇文稿。
    可惜这时候并没有网络文学,不然凭借他超强的记忆,抄几篇后世万订的小说过来。
    捞一大笔钱也是轻轻松松的事。
    三天后月考成绩出来了。
    潘大章不出意外,总成绩又提高了几十分,主要是物理、化学两门课,分数都达到了75分以上。
    比年级平均分多了七八分。
    “真的是没天理呀,本来物理、化学会拖后腿的,现在物理、化学成绩也赶上来了。”凌翔酸溜溜地对蒋家聪说。
    蒋家聪:“是呀,这小子这次排名离我们两个都很近了。”
    “单算文科成绩,他已经是年级第一了。”
    潘大章总分在年级排名第五名,比上次月考,提升了30名。
    他在公告榜上,看见温小芹总成绩又提升了几十分,年级排名升到375名。
    比上次月考提升了105名。
    “小芹芹不错哦,说到做到,要向你学习。”
    “大章哥也不错,假如你物理、化学成绩考到八十分以上,估计年级第一的苏婉蓉都要被你挤下去了。”
    去除物理、化学成绩,其他成绩他都是排名第一。
    物理、化学老师在总结月考成绩时,也对潘大章同学进行了表扬。
    “潘大章从录取时,物理、化学成绩三四十分,到上次月考五六十分,再到这次考试的七十多分,人家是一步一个台级,稳扎稳打,把成绩提了上去。大家可跟他学学,让他传授一些经验。”
    班主任涂老师把月考成绩张贴在教室门口。
    每个班都把考试成绩张贴在教室门口。
    “大家有空去看看,自己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有些同学,成绩可以说是一落千丈。找找自己的原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全班同学心里都明白,涂老师说的人就是副班长孙超凤。
    自她老爸教导主任一职被撸掉后,她就象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情绪低落,上课时也老是走神。
    涂老师也找她谈过几次话。
    几个班干也对她进行了劝解,但是没有用。
    她爸的降职,带着处分退休,让她从高高在上的教导主任之女,一下子跌落普通学生。
    落差太大,让她一时难以适应。
    涂老师说:“大家应该向我们的潘班长学习,就算是自己不感兴趣的课目,也能克服困难,把成绩提上去。”
    同桌的刘卫红低声嘀咕着说:“谁能跟潘大章相比,人家是神,而我们都是普通人。”
    刘卫红可能也是替孙超风操太多闲心了,这次月考成绩也掉得厉害。
    “人家苏婉蓉、凌翔、蒋家聪几个才是学神,成绩一直稳居年级前三名。我跟他们几个还是有差距的。”潘大章谦虚地说。
    最后涂老师宣布:“星期六下午二点开家长会,通知家长准时参加。上次家长会,有些同学家长没参加呀,这次都要参加呀。”
    课间休息时,她特意找到潘大章。
    “你上次没有通知家长来开会,这次一定要叫过来。”
    “我爸妈都是文盲,上次也叫了他们,但他们说自己没文化,即使来开家长会,也不懂老师说的意思。所以死活不肯来。”
    涂老师惋惜地说:“啊,你父母都是文盲?我还想让他们在家长会上介绍介绍育子经验呢。”
    她知道家长没有文化,即使上台也没有办法表达自己想法的。
    更不用说介绍经验了。
    “可以叫我舅舅来参加我家长会么?我舅是小学校长,说起道理来一串一串的,让他说几个小时都没有问题。”潘大章试探着问。
    “可以呀,那样最好了。刚才郭校长还说,搞个成绩最突出的学生家长,在大礼堂全校师生面前做经验介绍。你舅舅是小学校长,担任这个角色是最合适了。”涂永媚兴奋地说。
    她跟潘大章确认后就把这事跟校长做了汇报。
    全校老师职工都知道,新任命的校长程世红明天到校。
    开完总结大会,全校师生家长会之后,郭校长就去铁珊笼矿任团高官了。
    没有人理解他的做法,放着好好的重点学校校长不当,偏要去一个企业当一名团高官。
    这不是等于把自己流放么?
    放着舒适的县城生活不过,偏要去野山沟里当什么矿干部。
    正当潘大章准备放学后买点礼物去趟水南村之际,他却在街道上意外遇见了邹春国。
    他在学校收到了夏千易的一封信。
    “小潘,你寄来的相片和木片收到了,我决定明天来俞督现在看看你手中的八根木头。若是如你相片中的木头一致,我立即可付你2万元一根,并且安排货车拉到广州……”
    他觉得有必要跟他讲清楚一件事,一是他并没有答应2万块钱一根卖给他。二是价格没有谈实之前,他不会让他要看木头的。
    所以他要及时去打个长途跟他沟通。
    他前世也是一个商人,人家开价了,你当时没异议,来了后你再谈价钱的问题。
    会给人造成不好的印象。
    在新华书店门口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邹春国刚从新华书店二楼办公室走下来。
    “舅舅,你来这里有事?”
    邹春国也看见了他。
    “是大章呀,你这是准备去哪里?”
    “我去邮局。”
    他记起了开家长会的事。
    于是迟疑地说:“舅舅,有件事……”
    “有什么事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样子。”邹春国白了他一眼。
    潘大章把学校要开家长会,并且被老师选为上台介绍经验发言的事情告诉了他。
    “舅舅,你知道我爸妈都是文盲,他们也肯定不敢上台讲话的。舅舅能不能……”
    邹春国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去参加你的家长会吧。不过,即然是介绍你的学习经验,你还要大致跟我说一下你自进入俞督中学后,用心学习,刻苦用功的经历。我好有空的时候拟一篇讲话稿,这样上台讲话才有条理。”
    潘大章在旁边杂货铺,买了一条冈烟,塞到他手里。
    两人蹲在一棵树下,潘大章把来到俞督中学后,如何把基础打牢,给自己每次月考都定一个小目标。
    以及平时如何安排时间学习。
    特别是物理、化学两门课的提升过程。
    具体详细地跟他说了。
    几次月考成绩排名,以后对未来的要求。
    “大章,不错。继续努力,只要你学习成绩突出,以后你的家长会,随时来叫我,我都会去参加。”
    潘大章跟他说了开家长会的时间。
    邹春国带着外甥新买的一条冈烟高兴地走了。
    一条冈烟五块钱。
    潘大章来到邮局。
    打通了夏千易驻广州办公室的电话。
    “夏总,我是俞督县的潘大章,给你寄了相片和木片的。”
    夏千易:“小潘好,小潘好,我的信你收到了?”
    “收到了,我想跟夏总谈谈木头的价格问题。上次夏总开价2万块一根木头的价格,我认为开得少了。”
    “哦,那么小潘认为要卖多少钱一根呢?”电话另一头的夏千易,也是愣住了。

章节目录

重生1983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爱喝葡萄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葡萄酒并收藏重生1983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