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依一笑,这才靠在椅背上喃语道。
    “夺舍的过程,不仅是寄生,还是复制。”
    “相当于复制一个游戏角色,合并到别的角色身上,然后再复制,再合并,越来越乱,越来越乱……”
    “所以……我最初的,最干净的那个账号应该还在。”
    “那个本来的我……应该还活着。”
    “如果你能找到他,能不能给他介绍一份正经工作,让他好好孝敬父母……”
    “他才初中毕业……还有胃病……做工没人要……”
    “脑子又笨,打游戏当代练都被老板骗……”
    “能不能帮帮他……用你的口才好好教训他一下……”
    “大富大贵不可能,至少……别再让妈妈偷偷抹眼泪了……”
    面对这样的b002,苏勋都背过了身,暗暗叹息。
    “我会尽力。”林东硬挺着点头道,“他的姓名和证件号是?”
    “是……”萧依微仰起头,呆瞪着眼睛道,“是……是……是……”
    最终,她微张开嘴,眼泪渗了出来。
    “我……我不记得了……”
    室内一片沉默。
    宁错想说罪有应得,但看着绝望又不知所措的b002,却只一叹,走出了关押室。
    林东却一把抓住了萧依的肩膀。
    “还有机会!”
    “就像病毒溯源一样。”
    “只要你配合后续调查,我们就可以找到传播路径。”
    “可以的,我们可以找到最初的你,甚至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本来准备走人的苏勋一滞,条状浓眉随之一震。
    “小林说的没错,只要配合调查,找到完整的传播链,我可以承诺为最初的你解决工作问题。”
    “可以么……好,我知道了……我会努力……”萧依跟着看了一眼林东,“谢谢你,你让我最后没那么难受,如果都是你这样的人……我也不会变成我这样吧……”
    话罢,她闭上了眼,不再言语。
    林东还有太多问题,但现在还是让她休息吧。
    苏勋也大大松了口气。
    旁边的光头壮汉跟着笑道:“既推进了工作,又解救了萧依,都是苏主任指挥有方啊。”
    “言过其实了。”苏勋横眉抬手道,“一处的同事们,就没有一点点功劳吗?”
    他说着便拍了拍林东的肩膀。
    “尤其是小林。”
    “你的才华和胆识上级都看到了。”
    “但在这里,我尤其要批评你的鲁莽。”
    “下不为例!”
    “是。”林东只顾着看这个人两条粗便便一样的眉毛,呆呆应了。
    “当然,也尤其要表扬你的责任心和献身精神。”苏勋热情地拥着林东向外走去,“这样,你等消息吧,我会尽快将你调动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你放心,我那边的岗位,比这里安全很多。”
    !
    林东还没来得及询问五险一金,身后就传来了那个女人的轻笑声。
    “苏主任,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我们并没有排除b002已经污染了林东的可能性。”
    苏勋当场手一缩,“唰唰唰”退开三五步:“不是说处理好了么!”
    虞郁歪头一笑:“一处的工作,可从没有100%处理好一说。”
    “那个……”林东向苏勋追问道,“您这个岗位,它是正式编制么?”
    “咳……你们处长不放人,我也很难做啊。”苏勋一甩臂,背着手向外走去,“先开会,开会。”
    与此同时,那个女人的掌心,轻轻搭在了林东的肩头。
    “小林,想要什么就直接说,不打招呼就跳槽的话……”虞郁凑到林东耳边,眯眯一笑,“我会生气哦。”
    “……”
    这个女人,生气?
    有点想看哦。
    ……
    大约40分钟后,一队便服的精壮男人送来了一位无期重犯。
    他们将重犯交付给虞郁后,便守在关押室门前,由虞郁和宁错进行b002的交接。
    林东是在中心机房目睹的“交接”过程。
    这名重犯即便剃了光头,也看不出一点凶残。
    他的脸上只有麻木,就连身材也很矮小,至于长相,五官的比例和排布确实有些怪,很难描述。
    旁边,苏勋翻着资料道:“因为嫌邻居家狗吵,就把那一家人给灭门了,还是徒手……”
    “徒手么?”光头壮汉微微皱眉,“那可是很费体力的……”
    “重点不是这里吧!!”沈一佳惊叫道,“苏主任,这种人都不死刑???”
    “自首的,好像还有狂躁症什么的,死缓,”苏勋合上资料,摇头叹道,“那帮搞法律的自有一套伦理,但要让我判,肯定就直接毙了。”
    “主任说的是。”光头壮汉点头道,“有必要的话,可以交给我徒手行刑,我会让他和受害人感同身受。”
    林东这才注意到这位光头壮汉。
    一时之间,有种不小心走进《刃牙》片场的错觉。
    “开始了开始了。”沈一佳推了推林东道,“好好观察,有重点记得提醒我记下来。”
    “嗯。”林东应了一声,望向屏幕。
    此时的关押室中,死囚和萧依都被固定在了特殊的金属椅子上,只有双手和颈部以上可以活动。
    虞郁将风衣搭上椅子,点了点头。
    宁错这便将二人推到了面对面的位置,站在他们的侧方进行讲解。
    “我懒得记你们的名字,用男和女代替。”
    “接下来,你们进行一场猜拳。”
    “男的出拳头,女的出布。”
    “听我口号开始。”
    “都明白了么?”
    萧依默默点头。
    死囚沉声问道:“照你说的做……以后就不用做工了对吧?”
    宁错点头道:“是的,再也不用做工了。”
    “那……开始吧。”死囚活动起五指。
    宁错沉吸一口气,就此喊出口号:
    “剪刀……”
    “石头……”
    “布!”
    如他安排的一样,萧依出的布,死囚出的石头。
    萧依赢了。
    但这个瞬间,却并没有发生什么明确的现象。
    沉默了几十秒后,死囚才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吧?”
    萧依则好像突然梦醒一般惊愕道。
    “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里??”
    中心机房,苏勋长长舒了口气,举杯喝茶。
    “总算完了。”
    壮汉却使劲摇了摇头他:“等等,主任……您看……”
    “嗯?”苏勋忙望向屏幕。
    是虞郁。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那柄大号的细长手枪,此时正在萧依和死囚之间来回犹豫。
    “噗……”苏勋喷茶而起,“这个女人怎么又这样!!”
    最终,虞郁的枪口落在了死囚身上。
    接着,死囚剧烈地挣扎叫嚷起来,左小腿血流如注。
    或许是因为消音器的关系,机房内的人全程没有听到任何枪响。
    只看到虞郁默默地拉枪,换弹,随后将枪口指向萧依。
    “下一发,是穿甲弹。”她说。
    机房内,苏勋茫然四望。
    林东和沈一佳都很镇定的样子,没有任何惊讶。
    搞得苏勋也好不意思开口问是怎么回事……
    还是林东比较体恤领导,很体面地冲沈一佳道,“佳姐,你知道处长为什么这么做吗?”
    “哈,这可难不倒我——”沈一佳一笑,也很大声地说道,“b002作为能力者,身体是可以扛住子弹的,但死囚并没有扛住,依然是肉身凡胎,所以萧依刚刚根本没有使用能力,只是普通的猜拳游戏罢了。”
    “原来如此。”林东很理解地点了点头,“原来是b002骗了我们,想假装完成夺舍,以萧依的身份逃出去。”
    “是的呢~”
    一唱一和过后,苏勋这才颇有气势地抬起茶杯,淡定道:“不错,所以我还没有宣布交接结束。”
    “主任英明。”光头男习惯性点了点头,而后紧盯向屏幕,“正好,我也可以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刀枪不入。”
    关押室内,在宁错的指挥下,萧依与死囚再次完成了猜拳。
    这一次,猜拳结束的瞬间,死囚脸上的痛苦更重了一些,嘴里呻吟道:
    “现在是我了,快给我包扎一下……”
    宁错立刻上前掀起他满是血泞的裤腿,简单观察了一下伤口。
    随后又用随身佩刀在他臂上不轻不重地一捅,确定无法造成伤害后,才冲虞郁点头:“交接完成。”
    虞郁这才俯身拆解萧依身上的锁具:“抱歉,你受苦了。”
    “嗯……”萧依面色平静,好像这一切都理所应当一样,嘴里呢喃道,“帮我谢谢林东……他很好,真的很好。”

章节目录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给您添蘑菇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给您添蘑菇啦并收藏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