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你可真是小腰精啊。”
    顾君清感叹,这细腰美背的,让见多识广的顾君清都直呼忍不住。
    “不说那些有的没的,快点开始吧。”
    陈凌月的声音传来。
    即使身为洛都西区首领,但在自己师弟面前裸露着香肩和玉背,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
    她刚刚很是纠结上半身要不要全部脱光,但是又有些担心顾君清的针灸技术,于是就成了这样了。
    顾君清却仍是不想放过陈凌月,眼睛瞄过陈凌月的某处。
    “师姐,我也算是老股民了,什么时候让我入个股呗。”
    陈凌月又有些跟不上顾君清的节奏了。
    “好了,别废话了,你一个顾家子弟还入师姐的股?”
    陈凌月急的都想起身打顾君清两下了,要不是上身不着寸缕,她这回可真要好好敲打一下顾君清。
    顾君清说完,也不再调笑陈凌月了。
    他虽然想击股为号,来让他和陈凌月骑股相裆,但现在毕竟还是要先为陈凌月恢复身体。
    顾君清拿出自己准备好的银针。
    就对着陈凌月光洁毫无一丝瑕疵的美背开始下针。
    陈凌月只感觉自己背上针灸处到处都有酸、麻、痒、胀、灼热感、以及一种蚁行感,让她不仅惊呼出声。
    “师弟,你针灸的还挺舒服的。”
    顾君清微笑,这可是神级医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技巧。
    如果针灸都不行,系统他都可以删了。
    顾君清每下一针都会让陈凌月激动的颤栗,随之而来的则是种种美妙春光的暴露。
    看的顾君清鼻子始终是热热的。
    过了一会,顾君清终于为陈凌月施好了针。
    因为每一针都需要他使用一些内力,所以他也需要调息一会。
    顾君清睁开双眼,调息完毕。
    却发现陈凌月竟然已经睡着了,顾君清无奈。
    “看来今晚你是没什么福气了。”
    顾君清有些感叹的对着自己的兄弟说话。
    顾君清上前为陈凌月将背上的针全部取下,并且为她披好了衣物。
    陈凌月在他治疗好,身体已经逐渐的好转。
    他暂时是压制住了陈凌月体质的觉醒,以及苏辰下的那种药的排出。
    顾君清摩挲着下巴,觉得苏辰这药确实不一般。
    也难怪他信心满满,即使看见陈凌月的身手了得,也觉得会对她出作用。
    即使陈凌月及时用真气包裹,一样能够和真气融合,影响到陈凌月的身体。
    这也就是解释了为什么原著苏辰一去夜店就能发生一夜情的关系了。
    有这种好宝贝,再加上他主角的气运,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顾君清抱着陈凌月上了水床,要知道水床完全符合人体生理曲线,无论如何变换睡姿,都能够真正实现了床垫与人体的紧密贴合,再加上陈凌月温香暖玉在怀,所以顾君清今晚睡的非常安稳。
    而另一边的苏辰确不这么想了。
    “庸医,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辰怒吼,他现在竟然感觉不到自己的下半身了。
    话还要从顾君清走后,年轻医生听见苏辰的咒骂,心里非常的生气。
    又听到苏辰咒骂要让顾君清断子绝孙什么的,心里灵机一动,就决定将这个叫苏辰的断子绝孙算了。
    于是,在给苏辰注射了麻醉剂后,就对苏辰进行了物理阉割。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对你的伤情更有效罢了。”
    年轻医生在无边框眼镜下的眼神锐利闪过。
    要不是顾君清吩咐了药让这个叫苏辰的活着,就凭他咒骂的一些话语,他都想直接弄死他。
    “我是神医我会不懂吗?你就是故意的,你这个混蛋!顾君清你给我出来,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
    苏辰怒吼,眼泪从他眼角留下。
    他虽然是神医,但也做不到生死人肉白骨,将自己最重要的腿给重新生长出来。
    “噢,那没事了,反正我是庸医,我也不懂。”
    年轻医师摊开双手,仿佛一脸无奈的走了。
    他现在算是报仇了,竟然敢骂他顾家的掌舵者,没让他直接死亡就不错了。
    一心只想扎别人针的苏辰,今天彻底告别了自己的二弟。
    苏辰吼骂完后,一脸无神的瞪着天花板。
    他现在心中极度的后悔。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一定不会再跟顾君清作对了。
    他今天也不会再出来跟踪顾君清了。
    他现在是完全想通了,昨天他听到的顾君清手下说的话,全是顾君清想让他听到的,这一切全都是顾君清下的计谋。
    这个人太可怕了,如果当初没有选择跟他作对就好了。
    苏辰流着眼泪,心里懊悔。
    但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没有回去的可能性。
    他只能吞下他因为一时的嫉妒而产生的苦果。
    【叮,宿主手下致使主角苏辰失去男人能力,奖励气运200点】
    【叮,宿主改变剧情,奖励反派值5000点】
    顾君清现在正躺在水床上搂着陈凌月睡觉,系统突然收到的消息让他有一些惊讶。
    原来在他为陈凌月施针的时候,苏辰也正在接受绝育手术吗?
    那可真是,那可真是太棒了啊。
    顾君清心里有些想法。
    两次主角的绝育过程其实都不是他自己亲自动手的。
    第一次姜飞宇是因为那个小反派张程动手的,而这一次则是他顾家的手下动手的。
    他觉得下一次,还是要他亲自动手才更爽一点。
    顾君清唇角带笑,将陈凌月搂进自己怀里,就睡了过去。
    没看见陈凌月被他搂进怀里时,微翘的嘴唇。
    她不是不想醒,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君清了。
    将自己交给他,显然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还没到达那个程度,只能拖着。
    不过,感受着顾君清将她搂进他怀里,以及为她穿衣的一些绅士动作,她还是感觉心间有些甜蜜。
    觉得师弟顾君清对她好,也不全是因为她的身体,馋她的身子。
    而且被顾君清用针灸的方法治好的身体,效果也像顾君清所说的那样。
    她现在已经能够将顾君清的样子完全刻画在了心里。
    再也不会像原来那样,看见顾君清的脸,却记不住他长什么样子了。
    顾君清并没有骗她。
    想着想着,她也睡了过去。
    只是大姐头就是大姐头,改变了一些睡姿。
    她让两人的姿势互换了一下,轮到顾君清埋进她的怀里了。
    她可是大师姐,西区首领,怎么可以窝在男人的怀里,要窝也是男人窝在她的怀里。

章节目录

都市:我开局成了富二代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反派要崛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反派要崛起并收藏都市:我开局成了富二代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