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竹月可从来没有给苏辰洗过澡,苏辰差不多8岁9岁才被姬竹月捡到。
    那个时候他已经很大了,所以姬竹月给苏辰的就是照顾他的生活,让苏辰不至于饿死,教授他的学习其它就没了。
    而现在顾君清已经18岁了,姬竹月竟然在帮顾君清擦背,确实是让双方都有点刺激了。
    姬竹月给顾君清擦拭完背后,就打算离开了。
    “师傅,要不我把裤子也脱了?”顾君清用一种憋笑的话语说出。
    “顾君清,你是想死吗?”
    姬竹月冰冷的话语让顾君清有些担惊受怕。
    连忙说不敢不敢。
    姬竹月哼了一声,就提起桶,她也打算去装水去洗个澡。
    她现在满脸通红,为顾君清擦背还是让她心里有一些压力,所以流了一些汗。
    顾君清眼睛一亮,连忙说。
    “师傅,师傅,我也想用浴桶洗澡,不如我们一起洗澡,我们师徒俩也好沟通沟通。”
    “呵呵,好啊,我们师徒俩好好沟通沟通!”
    姬竹月咬牙切齿,她发现顾君清真的容易蹬鼻子上脸,这次不打他一顿狠的,她也枉做别人师傅了。
    顾君清见势不好,连忙后撤,“师傅啊,我不洗了,我自己洗就好了。”
    姬竹月发出一种让人感觉害怕的声音。
    顾君清连忙后退,他发现姬竹月甚至顺便拿起了旁边跟他大腿般粗的棍子。
    “师傅,你玩真的啊?我不敢了,真的!”
    看见姬竹月慢慢接近的身影,顾君清有些绝望了,他甚至在想如果他腿断了,他该怎么跟外面的人解释。
    不过,他突然想到师傅其实性别是女的,而女的就有一个弱点,就是害羞。
    “师傅,你再过来,我放大招了啊!我脸皮都不要了!”
    顾君清威胁到。
    “噢?什么大招”姬竹月面带好奇地踱步,她可不怕什么大招,就凭这小子的武功,她让他两只手都能赢。
    顾君清用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
    解开了他的裤腰带,瞬间裤子落下。
    一时间,一股寂静弥漫在两人的氛围之间。
    姬竹月愣在了原地,望着某一处,突然全身都开始泛起了通红。
    “啊!”姬竹月惊讶的甚至用了原声,直接将棍子甩往顾君清的方向,然后扭头就跑。
    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
    顾君清看见那么粗的棍子就这么往他飞来,吓得连忙屁股一扭。
    “砰。”棍子已经插进了旁边的墙壁中。
    顾君清现在冷汗直流,他现在也不知道姬竹月害羞后随手一丢的威力这么大。
    他差一点就可以进宫了。
    他觉得他以后还是不要再惹姬竹月为好,他现在真怕顾家无后了。
    冷静下来的顾君清连忙将狼藉一片的地面收拾好后,回到了苏辰的房间。
    他感觉他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出现在姬竹月的身边为好。
    免的姬竹月一激动又来这么一扔。
    另一边的姬竹月现在躺在床上,闷在被子里,一脸无语。
    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
    这种感觉让她心跳不已,可是又想到顾君清那一脸得意的表情,她又一阵气结。
    顾君清,她现在杀他的心都有了!
    “不过,顾君清为什么会想到这么一个浑招来逃避我的挨打?”
    姬竹月有些疑惑的想。
    难道是因为他知道我是女的了?
    不可能啊,我演技这么好,苏辰那小子十年都发现不了?
    带着疑惑的姬竹月满脸的通红的睡觉了,她觉得她要睡一次好觉,将脑海里一直忘不掉的某个东西的样子给彻底遗忘。
    她甚至都感觉自己不干净了!
    而顾君清只能举头望明月,思考明天会受到何种责罚。
    “都怪我冲动了,这样的场面还不如被打一顿了,明天我不会死了吧。”
    顾君清郁闷的想。
    他可能就不该那么大动作的撩拨姬竹月的心房,结果撩上头了。
    一大早,顾君清为了赎罪,将姬竹月的屋子里里外外,一尘不染的打扫干净。
    想以此来减轻自己的罪过。
    但姬竹月这次可没有这么容易好糊弄。
    姬竹月听见顾君清走进外屋向她请安。
    她拿起竹鞭走出去,劈头盖脸的就先抽了顾君清的左腿一鞭子,这一鞭子吧顾君清抽的有点懵。
    姬竹月抽完后,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一鞭子是抽你刚刚左脚迈进的门,记得下次用右脚。”
    顾君清目瞪口呆“师傅,你刚刚都没出来,你怎么懂我迈的是左脚。”
    “我听到的啊!”
    “可是我迈的是右脚啊。”
    “噢,那我听错了。”
    说完后的姬竹月又抽了顾君清的右脚,“记得下次用左脚迈进来。”
    被抽了两鞭子的顾君清有点无语,原来姬竹月就是故意想抽他的。
    无奈的他只能认栽,毕竟确实是他先不要脸的.....
    “走吧,跟我出门练武了。”
    说完姬竹月走出房门,回头看着顾君清怎么出来。
    顾君清懵了,他觉得姬竹月肯定又想着哪只脚迈,就抽哪只脚。
    于是,他只能两腿并起,跳出了门外。
    姬竹月点了点头,直接又是两鞭子,左脚右脚一起抽。
    顾君清欲哭无泪。
    “你怎么敢的啊?敢跳出房门?”
    随后,姬竹月又慢条斯理的走出院子。
    想看着顾君清怎么出来。
    跟在后面的顾君清又懵了。
    他现在只想跪在姬竹月面前认错。
    顾君清低头,“师傅我错了!”
    “你错哪了?”
    “我错在不该洗澡!”
    “不是。”边回答,边抽顾君清一鞭子。
    “那我错在不该脱裤子?”
    “不是。”又抽了顾君清一鞭子。
    “我也不懂了。”顾君清欲哭无泪的说道。
    “你错在不该脏了为师的眼!”
    说完,又是呼呼两鞭子。
    顾君清无奈,你说啥就是啥呗。
    不过,姬竹月虽然一直抽他,但抽的力气也都不是很大,看来心里也还是原谅他了。
    这让顾君清松了一口气。
    让姬竹月出出气也好。
    可是,顾君清没想到的是,现在的姬竹月有多爽,她觉得抽顾君清怎么这么舒服,可能是他太贱的原因。
    未来的顾君清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这个了,硬生生的给姬竹月抽出了某种爱好,让未来的顾君清有些苦不堪言。

章节目录

都市:我开局成了富二代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反派要崛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反派要崛起并收藏都市:我开局成了富二代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