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清躺在外屋的小榻上悠悠哉哉的。
    看着周围的环境,古木古香的,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
    一闻被子的气味,顾君清就知道姬竹月最近也有睡在这过。
    淡淡的馨香味,跟刚刚顾君清在姬竹月身上闻到的一模一样,顾君清挑眉,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
    顾君清趴在床上,看着窗边的天色已经逐渐变黑了,打算拿出手机联系一下在外面的手下,看看苏辰有没有什么动静,或是有没有需要他处理的事件。
    突然,姬竹月的门开了,姬竹月瞟了顾君清一眼,不想理这个无赖一样的人,就走出去了。
    顾君清一挑眉,站起跟了出去,想看看姬竹月晚上了出去干什么。
    只看见姬竹月拿起旁边的水桶,走进厨房。
    顾君清跟了进去,看见姬竹月正在烧水,有些疑惑。
    “竹叔,你在干嘛?”
    “烧水洗澡。”姬竹月面无表情,简洁明了的回答他。
    姬竹月现在是看清这个人了,说的就没几句是真话,看他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出来,就说明一切了。
    这个无赖,要硬要住进她的房子里!姬竹月有些烦躁的想。
    顾君清就是个打蛇随棍上的玩意。
    顾君清眼睛一亮,“竹叔,能不能让我先洗澡啊?”
    “我今天被老虎追,还摔了一跤,全身都脏透了,不洗澡不行了!”
    “你不知道你那被抓伤的地方不能碰水吗?”
    “没事没事,这不是有竹叔吗,竹叔你把我身子擦一遍,我背上的伤小心一点擦洗就好了。”顾君清笑眯眯的说。
    姬竹月面带复杂地看着顾君清,她就知道不能多理他!
    “我擦你妹的背!”一向冷静自持的姬竹月都忍不住爆了粗口!
    “竹叔,我妹轻竹已经不小了,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给她擦背了!”
    顾君清故作严肃,仿佛在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才能给轻竹擦背。顾君清脑海里有一个小人顾君清得意洋洋的叉腰。
    姬竹月冷静了一下,用一种有些绝望的语气。
    “你现在的伤口真的不能触碰到水,可不可以等伤口好一点,你再去洗?”
    “不行的,竹叔,我现在身上这么脏我睡不着觉的,我顾君清这辈子没什么爱好,只爱洗澡。”
    “而且反正我们都是男的怕什么嘛,大不了一起洗个澡嘛,我帮你搓背,你帮我搓背嘛。”
    顾君清现在也不在乎什么人设了,反正也没人看到,他现在一心只想逗弄姬竹月。
    不过姬竹月毕竟年龄也大了,姜还是老的辣,她知道既然说不过顾君清,那就只有一个方法能让顾君清放弃洗澡了。
    只见姬竹月到平常烧火的地方,正在挑选木棍。
    顾君清见状也不知道姬竹月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连忙上去还问姬竹月,“竹叔,你这是在干嘛,挑选烧水的木头吗?”
    姬竹月面色严肃,一脸庄重,声音不带一丝起伏。
    “不是,我是在挑选哪一根木头待会打你打的最痛。”
    “你看这根快有你大腿般粗了,打过来你腿应该是会骨折了,不行,这样伤势太重了。”
    “还有这根太细了,估计只能把你的腿抽出血而已。”
    “还是这根好,不粗也不细,打断你的三条腿应该都是绰绰有余的。”
    顾君清呆滞,看着姬竹月挑选打他的木头,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各种好坏。
    他现在是真的慌了,姬竹月这是真的要打他啊,他现在就是死也打不过姬竹月啊!
    无奈的他只能求饶,“竹叔,我不洗了,真不洗了,洗什么澡啊。”
    “我顾君清这辈子最不爱的就是洗澡了,竹叔,告辞!”
    “竹叔,抱歉我错了,竹叔,你不要过来啊!”
    顾君清最终面无表情的走出了厨房,他现在大腿处又多了一处伤口。
    也还好姬竹月还是心软了,刚才最重要的那条腿差点被打,让顾君清的心都有些软了,更别说最重要的腿了。
    不过,他会报仇的!姬竹月你给我顾某等着,我顾某人从来有仇就报!
    顾君清步履蹒跚的挪回了外屋,盘坐在床上思考他要怎么报仇,要用什么姿势报仇!
    这里我只能说顾君清被打的样子虽然狼狈,但思考怎么样报仇的样子真的很靓仔!
    没一会儿,顾君清还在思考如何报仇,就见姬竹月提了两桶水进内屋,显然内屋是拥有那种古代的泡澡桶的。
    顾君清只能面无表情的看着姬竹月提水进去,又提桶出去。
    他好羡慕啊,他也想泡澡啊!
    虽然顾君清没有很严重的洁癖,但一天到晚都在到处走,被老虎追什么都,确实让顾君清微微一点的洁癖犯了。
    他也不只是想让姬竹月给他洗澡,虽然占了大多数,但他目的确实还是想擦一下身子。
    姬竹月最后一趟进入房间前,还对顾君清挑衅的哼了一下,“哼,你要是敢进来,你第三条腿还存不存在就不好说了!”
    这句话让顾君清有些冒火!
    难道,我不进去我就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吗?
    顾君清嘿嘿一笑。
    过了一会,顾君清算准时间,打开了黄金瞳,往里面望去。
    “嘶,好棒!”
    没一会儿,顾君清就关闭了黄金瞳,本来面无表情的脸,现在带上了一丝回味无穷的感觉。
    薄唇微扬,显然是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只是,我们仍未知道顾君清到底看到了一些什么!
    过了半个小时,姬竹月提着桶出来了,看见顾君清老老实实的盘坐在床上,满意的点了点头。
    又仔细一打量,发现顾君清好像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喂,小君,你怎么流鼻血了?”
    “有吗,估计是上火了吧。”顾君清睁开眼睛淡定一抹,面无表情的又盘坐好闭上眼睛。
    生怕被看出了些什么。
    “今天不是才大失血了,怎么还能流鼻血?”
    姬竹月狐疑的看着顾君清,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至于偷看之类的,凭借姬竹月的实力还是能发现顾君清屋内的动静的,如果他下床之类的,姬竹月早都能发现了。
    所以姬竹月并没有往这方面想。

章节目录

都市:我开局成了富二代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反派要崛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反派要崛起并收藏都市:我开局成了富二代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