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来达斯和修斯拜伦两人打的天昏地暗。
    恶魔之子始终留有余手,而修斯拜伦却越打越猛。
    普莱达斯一个不心中了修斯拜伦一拳,喉咙一甜。
    怒吼道:“妈的,你竟然下死手!你可要想清楚,这场战争的意义!你只要低个头,这事我可以不追究!”
    修斯拜伦的身体内充斥着不明的力量,这股力量远超境界,普莱达斯就是最好的实验对象!
    “哦?我堂堂圣王,竟要受你这二道贩子的气么?”修斯拜伦异常的膨胀,他知道自己有绝对不会败的底牌。
    “二道贩子?”听到这个称呼,普莱达斯脸色冷了下来,三、四、五届谁人不给他面子,任这个比崽子对他侮辱?.
    不觉间手上的劲道多了几分,让他惊异的是,修斯拜伦竟然能悉数接下来,而且有隐隐增强的势头。
    “这是你逼我的!”
    黑市之王猛然运起半神力量,这一招誓要打废修斯拜伦。
    修斯拜伦脸色大变,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咬牙拼劲全力回身迎击!
    这时,一道橙色影子入场,用双手生生格挡住了两人的攻击。
    泛着橙色光芒的双手,直接挡住了二人的攻击。
    修斯拜伦与普莱达斯没有分清来人,只是惊惧的看着这一双手。
    “神器◇刺龙拳套?”
    “神器◇烈龙爪?”
    橙色光影淡淡出声:“能力发动!”
    【技能:汲取】
    【技能:马赛克】.
    一拳一爪爆发出惊人的光芒!
    修斯拜伦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竟然被吸入,猛然出手痛击。
    砰!
    双掌拍在来人胸膛,一股强大的反作用力将自己震飞出去,躺地惊呼:“荆棘王冠!”
    而普莱达斯更惨,自断一臂跳出老远,令人惊异的是,他的断臂处没有鲜血迸发是开始晶体化。
    “砰!”
    普莱达斯发动半神之力,生生震碎了这晶体,一阵痛嚎之后,那断臂处竟然获得新生!
    一条手臂竟然又长了出来!
    周围的士兵无不惊讶,这一身橙光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修斯拜伦与普莱达斯定睛看来人无不惊呼道:“怎么会是你?”
    浑身橙色光芒的牧神没有理会黑市之王的惊诧,径直走向躺在地上的修斯拜伦。
    修斯伦内心极度震撼,没想到林牧竟然有这种能力,当他看到其全身神器装备,不禁咋舌。
    这家伙到底在身上挂了多少神器?
    林牧没有多余的话,直接一脚剁在修斯拜伦脚踝处。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十分刺耳,接着修斯拜伦爆出了惊天惨叫,周围士兵停手呆呆地看着这不可置信的一幕!
    这惨叫瞬间吸引了兽皇、和四军将。
    五人瞬间来激射而来,看到黑市之王有些虚弱地站在一旁。
    而让几人震惊的是,林牧正面无表情的用脚跟踩着修斯拜伦的脚踝。
    兽皇脸上一抽,看修斯拜伦的表情这滋味一定不好受。
    让四军将汗颜的是,林牧竟然装备了神器套装。
    林牧像看垃圾一样的看着脚下的修斯拜伦,阴冷地说道:“为什么对安然做出那种事情?”
    修斯拜伦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大变,内心震惊不己。
    难道这小子已经知道了?
    那群该死的精灵,办事不利!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把脚放开!”忍着钻心的疼痛,修斯拜伦声色俱厉,脸上的冷汗顺着英俊的脸颊流淌。
    原本飘逸的长发也变得一缕缕的,像个落汤鸡。与普莱达斯的战斗消耗了他大半精力。
    “嘿嘿,我正要找你呢!咱们的账也要算算!”普莱达斯恢复过来,着林牧冷笑看。
    林牧是他第二个打击报复对象,没想到这个时候来了。
    圣王己经废了,现在逼牧神就范轻而易举。
    这阴阳怪气的声音,让林牧回头,看着得意的普莱达斯他微微皱眉。
    “你看什么?”普莱达斯实在受不了林牧的眼神,冰冷刺骨,而且蔑视众生。多几件神器怎么了?他可是半神之力!
    嗖!
    没等他反应过来,林牧已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一只手已经牢牢抓着十米高大的普莱达斯。
    而巨大的普莱达斯竟然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他根本看不清林牧是如何过来的。林牧脸寒如水,眼神似刀,里面藏着深深的怨恨,轻声道:“我让你说话了么?”
    普莱达斯眼神里露出惊恐,通过林牧的眼神他确认一个事情。
    一直好脾气的牧神,真的是怒了,如果他说的话有半点猖狂,绝对会弄死自己!
    “呵呵,老弟,别那么大的火气吗,咱们有话好好说…”
    猛然间,普莱达斯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喉咙被禁锢已经说不出话来。
    “能力发动,马赛克。”
    林牧直接释放能力,根本没有给黑市之王还手的余地。
    莜于套掐着的喉结开始晶体化,无论普莱达斯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领域开启,黑市之王瞬间移动到了远处,双手轻抚喉咙,马赛克化消失。
    妈的,这小子真的是来玩命的!他身上到底有多少神器?
    “呼,呼,你也太嚣张了吧?兽皇大人,军将大人们,咱们一起上,解决这个小子!”他发狠道。
    若不是之前与圣王过招,现在不可能被揍的这么狠。
    兽皇心理暗暗心惊,这就是神器的力量,而且是多神器加身。牧神真的是下了血本了。
    明确表示:“兽人族不参与你们间的争斗!给我停手!”
    唰地一下。
    十几万兽人军瞬间停下了手中的攻击转为防御,显然是有所准备。
    刺灵军将与幻影军将也吩咐大军停手。
    看到敌军停手,精灵族也识相地停下手中攻击,毕竟他们现在在劣势。
    原本乱哄哄的大军瞬间安静下来。
    期待兽皇发声的普莱达斯傻了眼,转而气急败坏道:“你,你们这是纵容犯罪!”
    没人理会他的怒吼,为了你的面子让他们流血,不值当。
    林牧看着自己的双手,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这种能力,呵呵,伪神罢了..”
    而他身后响起了阴惨惨的声音。
    “嘻嘻,我已经恢复了大半,你真的是太大意了!”
    修斯拜伦缓缓站起来,一甩腿,那脚踝破损处瞬间愈合。他身后的几十万精灵瞬间吼出声。
    “圣王无敌!”.
    “圣王无敌!”
    林牧机械的转过身,淡淡地看着他,语气中透出一丝寒意。
    瞬间他又消失不见,出现时候,一只脚像是踩着小鸡仔一般的将修斯拜伦踩在脚服。
    手起刀落,修斯拜伦的一条胳膊已经消失。
    全场寂静,连呼吸声都停止了,一双双眼睛中充满诧异。
    “神器暗黑魔戒,改变武器形状…”
    “我在问你话,安然在哪里,你多说一句废话,我就在你身上取个零件…”林牧冰冷的言语让周围的空气凝固。
    谁也不会怀疑他说话的真实性。
    “唔…
    在地上的修斯拜伦被吓出冷汗,心理窝着一股火,对于林牧的问话,在死脑筋的精灵族面前承认无疑是找死。
    如果在这里爆发能力的话,就会暴露自己。
    这让他即不敢回话也不敢和林牧对视。
    而林牧恰巧利用了修斯拜伦这一点,开始很虐仇人。
    “不说话是吧?”
    嗖!林牧一抓将修斯拜伦的另一只胳膊剁掉。
    “啊!!!”修斯拜伦大声呼喊,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是他没有感受到的。
    精灵们狂怒喝止:“恶魔,放开我们的圣王大人,精灵女神就在神殿为战役祈祷呢!”
    精灵虽然耿直但是不傻,现在群龙无首的时候不能刺激这个暴怒的男人。
    林牧看着说话的精灵,眼神里全是嘲讽,冷声道:“安然怎么可能在祈祷?她已经遇害,凶手就是你们口口声声称呼的圣王。”
    精灵大军先是一愣,继而爆出怒吼声:“胡说!”
    “你在胡说!”.
    “不认错就杀了你!”
    “赶紧认错!”
    兽王一众也十分诧异。.
    “牧神,你可有证据?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兽皇好意提醒,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即使修斯拜伦对安然行凶也得看在安灵王的面子上。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黑市之王则笑道:“无凭无据,你是想触怒整个精灵族吗?”
    林牧猛然回头死盯着普莱达斯狠厉道:“你想死么?”
    “唔……”
    普莱达斯语塞,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自己半神之力竟然被他压的死死的。他到底身上携带了有多少神器?
    “哼!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黑市之王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底藏着狠辣,时刻盯着牧神的一举一动,稍有大意他必定让其重伤。
    林牧的眼神再一次聚焦在修斯拜伦扭曲的脸上,轻声道:“还不说么?”
    修斯拜伦缺损的手臂在精灵魔法下开始愈合。
    断肢重续,是踏入次神级的标志,修斯拜伦竟然已经到了次神级。
    兽皇隐隐觉得有一丝不安,想起雄霸临死的画面。
    突然在五届中出现次神级的强力者,原有的修炼体系可能己经崩坏。
    “还嘴硬是吧?”林牧语气中己经隐藏不出愤怒,面目越来越狰狞,猩红的血痕让周围的人颤栗。
    “全都给我让开!”
    一群奇形怪状的精灵在一头鹿的带领下杀进了战圈。
    “我有修斯拜伦加害精灵女神的证据!”
    “什么?鹿神你不能胡说!”不少精灵喝止。
    兽皇一行人脸上的震惊之色无以言表。
    这,可不是开玩笑!

章节目录

领主之深渊献祭十万恶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狼奔狼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狼奔狼流并收藏领主之深渊献祭十万恶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