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难过了,莉安,你现在和我一样都是粑粑的奴隶,当粑粑的奴隶很好的,不愁吃不愁穿的,还能戏耍那些傻缺领主……”小白说得口干舌燥,就是无法让坦格莉安说一句话。
    林牧一边走一边对小白道:“小白,粑粑告诉你个真理,女人不能惯的,很多都特别地贱,你舔她,唉?她就越和你装!只有你抓到她的把柄后,才能掌控她。”
    “粑粑,那她们的把柄是什么呢?”
    小白眼睛晶亮,大脑在不断地接受林牧“暗黑式婚恋”洗脑。
    林牧故意道:“龙族乃是尊贵的生物,神明的侍奉者,在第四天堂那里我已经知道了全种族的部分秘密,它们只生活在一届和二届中,如果不是脑袋有泡来黑市旅游的话,就是在逃亡……”
    两女听到林牧的话猛地浑身一震,眼里的恐惧之色更加浓了。
    被奴役的屈辱远不及生命的宝贵。
    克里斯·蒂娜话语也不再硬气,尽显女人味地做作道:“主人,您真是聪明!现在我是您的奴隶,作为主人有义务保护奴隶的生命,怎么开来我还是赢家~”
    她忽然靠在了林牧的肩膀上,林牧顺手搂着她的腰肢,感受着龙女无尽的女人味。
    伏在她耳边道:“我知道你有能穿越五届的能力,不知道那能力是什么……”
    克里斯·蒂娜眼球地震,她根本不知道林牧怎么猜出来的,自己在他面前和一个赤果的婴儿一样。
    “你,你……”
    林牧淡淡道:“现在终于打算和我做交易了?”
    克里斯·蒂娜郑重地点头,这一刻她最后的底牌也没有了,如果林牧要求她献出秘宝,她也必须遵从。
    林牧看出了她的意思,淡淡笑道:“我不会那么要求的,你放心,我这个人有个原则,也是我的底线,我给你创造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而你只需要在****发动能力让我穿梭五届即可,这笔买卖你做不做?”
    林牧怕她鱼死网破,必须给她些希望,还要压制她!
    克里斯·蒂娜终于长吁了一口气,只要珠子不被夺取,她对于林牧的条件乐意至极!
    这一刻,两人已经做好了交换条件。
    小白不知情继续问着林牧:“粑粑,我想要处感情……”
    林牧暗笑这龙还特么玩感情,那就告诉它感情的秘密吧。
    “我的老家有一种男人叫舌忝狗,也有一种男人叫渣男。”
    “在同样条件下,舌忝狗会将自己所有的感情给女神,而渣男却只想和女神玩玩,你觉得谁能走到最后?”
    小白不假思索道:“当然是舌忝狗了,毕竟那么用心!”
    林牧轻笑着摇摇头:“错!一味地付出是抓不到女人心的,想要和女神同床共枕,需要先让狗做人,将身份与女神对等。”
    “小白,你记住,你是全五届中最奇特的存在,有那么一天你会凌驾于众生……”
    林牧斜着眼睛瞟向两女,两女表情一致的鄙视,
    就这?还凌驾众生?
    小白先是痴迷几秒,猛地摇着头,悄悄对林牧道:“粑粑,你给我整点干活吧……”
    林牧十分尴尬,舌忝狗进化到渣男是很难的,先从简单地做起。
    “有爱钱的,就给她钱,有贪权的就给她权,有好面子的就给她面子,投其所好……”
    “你可以试试,当你99次舌忝她的时候,她其实是很得意的,当你第100次没有舌忝她的时候,她准保会来舌忝你。”
    在林牧与小白嘀咕的时候,坦格莉安与克里斯·蒂娜两女也在嘀咕:
    “这样下去会被吃得死死的。”
    “那怎么办,公主?”
    “没办法了,你,搞定那条蠢龙,我搞定这个该死的恶魔!”
    “嗯,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小白听着林牧的“恋爱哲学”眼神越来越晶亮,立马围在坦格莉安身边道:“粑粑让我舌忝你,你让我舌忝么?”
    “噗!”
    林牧一口老血喷出,这个废物是一点没听进去。
    谁知坦格莉安却一反常态的娇羞道:“讨厌,先从朋友做起叭~”
    小白一愣,嗖地回到林牧身边兴奋道:“粑粑,做一条舌忝狗还是有前途的……”
    林牧呼吸一凝,p眼都猜出了两女的套路,无语道:“你小心点,别舌忝到钉子。”
    “嘿嘿,有的舌忝就不错了,多少龙还舌忝不到呢!”
    ......................
    拍卖会门口围了一堆人,人群里艾莎和朵依正在与守门人发生争执。
    林牧四人走上前,却被拦住。
    “怎么回事?”林牧脸色一冷。
    阿莫气到:“不让我们进!”
    “黑市入场费已经交了怎么会不让进?”林牧语气不善。
    守门人是个人族,冷声道:“黑市确实是一个亿可以让多人进入,但是这里是拍卖会,只限定持宝国主进入,其他人等不能进!”
    林牧一愣,转瞬间反应过来,这里有猫腻啊!
    不让保镖进,若是国主出了问题怎么办?
    “那我非要让他们进呢?”
    守门人笑道:“不是不可以,一人一个亿入门费!”
    “曹!你是不是穷疯了?”小白爆粗。
    守门人依旧油盐不进:“你们可以不给,等拍卖会结束了,后悔去吧。”
    林牧一行人就八人,再加上克里斯·蒂娜两女及六个女性,奴隶一共十六个人。
    这需要十六个亿的费用。
    这明摆着坑人么!
    这时银铃一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让他们进去!钱我付!”
    林牧一行人猛地回头。
    一个极其臭屁的萝莉懒洋洋地躺在一张双人床上。
    床的四角被金甲骑士扛在肩上,正缓缓走来。
    “凯瑟琳!”琴兴奋叫出声来。
    凯瑟琳猛地起身,笑道:“小骷髅,你们终于来了!”
    林牧由衷笑道:“飞机……尊贵的凯瑟琳小公主,让您破费了!”
    不是他林牧拿不出钱,而这个时候花十六亿实在是太亏了!
    腾地一下,守门人站了起来。
    三界南林王的独女谁不知道?
    这可是个金主啊!
    “尊贵的凯瑟琳女士,您,您不必要为这群乡巴佬破费的……”还没等他说完。
    两张紫晶卡甩到了他的脸上。
    凯瑟琳道:“莫要让黑市之王看低了我族……”
    林牧一众咋舌,凯瑟琳真豪横!
    都说十个萝莉九个富,这个萝莉富得流油。
    二十个亿不眨眼就扔出去了。
    “佩服佩服,看来你已经选择躺平了……”林牧知道凯瑟琳最终还是接受了家族的援助。
    “嘻嘻,我哪有那么傻?在老爸的庇佑下有吃有喝有面子,我努力个屁!人啊,只要克服了心理障碍的话,躺的就会很快,看我,躺的多平?”凯瑟琳的选择是对的,林牧也这么觉得。
    她要身材没身材,要头脑没头脑,有个好老爸就是她的“天才之处”,就比较适合当个二世祖。
    “是,是,你们都可以进去!”守门人心里狂喜,没想到真的一天能赚二十个亿。
    刚要低头捡卡的时候,一个大脚踩到了卡片上面。
    冷冷的声音传来:“给你就敢要?黑市之王怎么管理你们的?下次还想开了么?”
    是兽皇科尔赞带着麦肯基和艾尔萨。
    林牧惊喜道:“兽皇老兄,你来了!肯麦基老兄你也来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南兽皇长得并不粗犷,比他高了一头,两米身高,状了一些。
    “呵呵,林老弟好,先知好!”科尔赞十分和煦地打起了招呼,狗头笑着点点头。
    “你特么的想要死么?咦?是兽皇!”守门人眼球一缩看清了来人,黑市之王刻意让他注意别惹南兽皇,那家伙发起飙来确实难搞!
    五届兽皇战力变态,三界四界都知道。
    他一个小小的门卫可惹不起啊!
    结巴道:“不,不知南兽皇来此,你们,你们都可以进!”
    南兽皇猛然一脚踢中守门人肚子,守门人一下跪了下来胃液翻涌,哇地一口将早餐吐了出来。
    科尔赞残忍笑道:“一人一亿的规矩呢?”
    守门人敢怒不敢言疯狂摇头道:“没,没那规矩,兽皇听,听错了……”
    “哈哈哈!对付这种狗腿子就是打瘸它的腿!黑市之王都要给我兽族面子!”科尔赞当然有底气这么说,因为这个黑市的运营,最重要的安保就是他们兽人负责的。
    “兽皇好!带来南林王的问候!”凯瑟琳收起了慵懒的姿态,正色道。
    科尔赞看着这个南林王孤女笑道:“小公主大名略有耳闻,听说你对这个小子有点意思?”
    凯瑟琳瞬间脸红,不自主地瞥向林牧,林牧脖一缩像是什么也没听见。
    凯瑟琳又有些气恼道:“哼,谁对这个混蛋有意思?”
    “哦?那南林王与我说过……”
    “兽皇大人赶紧进去吧!”凯瑟琳红着脸尖叫道。
    科尔赞弯下腰偷偷将脚下的两张紫晶卡藏了起来,算是封口费。
    “既然碰上了咱们三伙莫不如组个队?”林牧笑道。
    “怎么个意思?”科尔赞来了兴趣。
    “咱们将手中的资源合在一起,碰上各有所需的东西可以先拿下来,之后再分!”林牧解释道,这样不会将看上的东西流拍。
    凯瑟琳脆生生道:“团购!”

章节目录

领主之深渊献祭十万恶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狼奔狼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狼奔狼流并收藏领主之深渊献祭十万恶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