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一声喝喊,所有人的目光向着这个方向看来。
    里面有嘲讽,里面有鄙视,有的在看笑话,。看来诺夫说得还是有些依据的,阿莫之前一定做过什么事情。
    “呀,是那个二手神器贩子?莫什么来着?记不清了!”
    “呵呵,三周之前,一个四界大佬放在他这里的神器竟然不见了。”
    “最后听说他将财产赔了个底掉,远远高于神器原本的价值……”
    “啧啧,真的惨,一辈子就耗在生意上了,信誉已经没了,谁也不会和他做生意……”
    这些窃窃私语像是无数把刀子直戳阿莫的内心,他低下头紧握拳头,牙齿咬着嘴唇,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林牧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心里早已有数,这不就是被“仙人跳”了么?
    不过阿莫倒也硬气,用全部身价换取名声,但这群透着恶臭的商人想着法的坏他名声。
    这种跌落到谷底在被拯救出的人会像是溺水人抓稻草一样。
    林牧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或许这个阿莫可以利用起来。
    不过,他需要进一步确认他是人是鬼。
    林牧转身作势走向诺夫,阿莫在后面落寞地叹道:“牧神国主,你不信任我也是常情,但无论如何祝你在黑市寻得心仪的东西。”
    说完这句话阿莫的表情别提有说失望了,而诺夫的表情十分得意,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林牧脸上笑开了话。
    “牧神国主,您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可以放心将贵重物品压在我这里,我可以给你做担保!”
    牧神看着面前一脸油腻的样子,心里冷笑:如果将神器放到你这里,肯定会撒手没,我信你个鬼!
    只不过想羞辱一下他罢了。
    “不好意思,我没有和你做声音的打算,实不相瞒我有8个神器,百余把宝器,我不相信一个连识人都犯糊涂的人,水平会高到哪里去……”
    诺夫的脸色变幻了好几次,吭哧吭哧的不敢吱声,内心的悔恨无以复加,但更恨的就是牧神和阿莫,这两个人将本属于他的幸运“弄丢了”!
    他冷笑道:“呵呵,那就小心点吧……”
    林牧笑道:“我一直福大命大!”转而走向阿莫
    “无论你是不是真心,都让我十分感动,我可以做你的向导,武器也不用压在我这里,我只想用你的名望证我的清白!”阿莫眼神中透出诚恳但语气中已经不带任何希望。
    林牧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兄弟,被所有人误解苦了你了!”
    这一句话直接让阿莫的眼泪狂飙。
    他要的不是交易,而是别人的理解。
    显然林牧给了他尊重!
    “喂喂,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况且我是看在你没有中介费还不压装备的份上才答应的!”林牧不藏私,直接说出了用他的目的。
    阿莫擦擦眼泪,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小声道:“此地不宜久留,刚刚你犯了大忌讳,交了实底,现在咱们走!”
    “哦?犯了忌讳?”林牧若有深意地笑了。
    一行人面色也古怪,林牧从来不会犯错,如果是犯错也是他故意的。
    看来今晚一定不会是个安分的夜!
    诺夫看到一行人离去,脸色十分狰狞,打开了聊天界面。
    “这里有条大鱼,8个黄,有没有意思玩一把大的?”
    “你还是那么的阴险,这次会有不少人参与……”
    ....................
    黑市最大的交易是在明早。
    所有人都要在这里待上一整晚。
    林牧在阿莫的带领下,在举办方处登记了交易的装备和材料。
    两人来到了附近的旅馆处秘密会谈。
    “牧神国主,我十分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今晚会有人窥探你的宝物!”
    阿莫将心底的话说了出来,其实他可以不提醒的,毕竟两人没有深层次的交易。
    他只是一个自告奋勇的“导游”罢了。
    林牧面色如常,轻笑道:“阿莫你放心,没有人可以从老虎嘴里拔牙……”
    转而语气一冷:“况且,激怒一只老虎绝对要割一些肉来……”
    晚上。
    林牧与艾莎朵依一个房间。
    小白在旁边房间保护三人安全。
    “粑粑,你说的,今晚他们一定会来吗?”
    “嗯,那些贪婪者一定会的。”
    “恶魔,你绝对是故意的,说你到底在想什么馊主意?”
    林牧有些无语,明明是他被盯上了,怎么艾莎会说他有馊主意?
    他就是一个本本分分来说声音的小领主,能有什么坏心思?
    “噗!”
    “噗!”
    突然门外两声闷哼让朵依与艾莎缩进了林牧怀里。
    林牧咧嘴一笑,轻声道:“进来吧……”
    门被嵌开一道缝,人影顺着月光进入房间内,有些阴森。
    朵依和艾莎一阵紧张:难道是小偷么?
    吱嘎!
    门被开大,一个白色的影子钻了进来。
    他的手里拎着两个球状的物体。
    “嘿嘿,粑粑,你说得没错,真的有人给咱们送菜了,明天又能添两样装备……”
    “小白?”
    两女发现开口说话的竟然是小白,而他的手里赫然抓着两个英雄的头颅。
    林牧则冷笑道:“诺夫,你觉得我太好欺负了是吧?我好歹是五届的东魔王呀……”
    夜色中。
    琴在月光下散着步。
    走着走着却停了下来,看向周围,全是蒙面的高阶刺客,十三人!
    手中武器均是紫光大炽的宝器。
    “嘿嘿,乖乖将你们手中的宝贝交出来,要么下场只有死!”为首的头头看着琴脖颈上的神明宝石眼神贪婪,直接放出狠话。
    琴神色有些古怪。
    仿佛对这些人的出现一点都不奇怪。
    “看来主人说得不错,一定会有来送菜的。是吧狗头?”琴笑着说道。
    “狗头?”为首的蒙面刺客愣了一下,紧接着狞笑道:“确实,对于我们来说,你就是一颗水灵的大白菜……呃!”
    轱辘辘。
    他话还没有说完,脑袋已经落地。
    而他身后一个雄壮的影子正站在他身后,手中的光剑十分耀眼。
    剩余刺客不傻,看到了这影子手上的神器光剑惊讶被贪婪代替。
    “布阵!”
    嗖嗖嗖!
    十二刺客直接站到了十二个方向,像一个时钟一样,每个时辰都角度都站着一名刺客。
    “嘿嘿,在我们【幻时杀机】下,你绝对逃脱不了!”
    雄壮的影子冷笑道:“是么?”
    “你可以试试!”刺客们叫嚣。
    嗖!嗖!嗖!
    影子原地消失,而这一瞬间三个刺客人头已经落地。
    “什么?怎么会这么快!”所有刺客抖如筛糠,在这个影子面前,所有人和婴儿没有什么区别。
    “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快看他脚下!”
    众人发现,影子男的脚上穿着一件泛着橙光的靴子。
    “竟然是神器靴子!双,双神器!”
    刺客们们皆是满头汗水,因为踢到钢板了。
    影子脚下穿着的是神器,刺客们知道,只有攻击那个看起来较弱的女士才能让自身脱离。
    “点子扎手!攻击那女人!”
    嗖嗖嗖嗖!
    四个刺客直接围上了琴。
    “呵呵,你们找错人了……”狗头捂着头苦笑。
    琴的脸色异常诡异,露出了嗜血的表情。
    身后飘出了一群锁链。
    诡异的身姿让四个刺客胆寒。
    “不用害怕,区区一个魅魔而已!”
    “区区一个魅魔?是么?”
    琴冷笑着将锁链爆射出去直直叉进四个刺客的身体内。
    刺客们吓得脸都绿了向挣扎出去,发现已经没有力气挣脱。
    “我,我的身体怎么了?啊!!!”
    在一身惨嚎中四个刺客的身体干瘪成了一张皮,而琴面色却更加妖艳了。
    与此同时,莫格莱尼也遭到了伏击。
    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刺客,莫格里莱尼脸上带着轻松的表情。
    为首刺客看着这个俊美雄壮的黑发男子,冷喝道:“将手中神器交给我,留你一命!”
    “弱者,你的声音我听不见。”对于莫格莱尼,所有弱者在他眼里如尘埃,醉心于武道的他根本不会在这群刺客身上浪费多余的口水。
    作出了拔刀斩姿势,黑发在夜空中狂舞。
    这群刺客怒了:“瞧不起我们么?有魔剑在手的你确实很强,但我们也不弱,曾经多少英雄都死在我们的手……”
    “拔刀斩·贰式·潜龙!”
    嗖!
    魔剑挥出一道劲风,眨眼间又回到莫格莱尼身边。仿佛一切都静止一般。
    刺客们的叫嚣声在同一瞬间停止了。
    所有人都僵硬在一个姿势。
    莫格莱尼满意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魔剑,变态似地轻轻地吻了一口剑身。
    “老伙计,还是你最靠谱……”
    啪叽!啪叽!
    呆立着的几十个刺客的上半身整齐地从腰间滑落,摔在地上发出闷哼。
    随之一具具【亡灵骨将】在月光下幽幽地站了起来。
    “呵呵,没想到在黑市里竟然还能屠杀,这些【亡灵骨将】会顶大作用的。”
    莫格莱尼一个响指,五十具【亡灵骨将】消失在夜色中,等待着下一次的指令。
    看着天上的月亮,莫格莱尼冷笑道:
    “牧神注定势不可挡,搞小动作的吾将全部斩杀!”
    【作者题外话】:三千字大章,希望大家喜欢!

章节目录

领主之深渊献祭十万恶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狼奔狼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狼奔狼流并收藏领主之深渊献祭十万恶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