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检明白虽然现在到了这样的程度,但是还没有傻到愿意相信这种事情的发生,朱由检非常清楚明初虽然因为朱楹这是存在着,但是却从来没有建立过什么大华。
    他甚至感觉郑源正在欺骗他,要么就是郑源已经被别人骗了,可是郑源这是认真的样子,似乎又并不是在骗他,那么就有可能是郑源已经被人骗了,那对方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
    对方想要郑源带他们来到大明当中,朱由检本身还有些期望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当中,这又是引狼入室呀,朱由检又想了想,大明现在已经破损成这样了,又何怕引狼入室?
    如果真的愿意协助大明,那么无论对方想要干什么总得先将这所有人清剿关系吧,这百万人清剿干净,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而他就可以坐后面,坐山观虎斗的人,他只需要在两虎相争的时候,将自己的实力不断的积攒,一旦一方胜利就给予致命的一击,这样他就可以成为最后的赢家。
    朱由检心里不断地想着方法,先与大华随便说一说,让他们相信了自己的话。
    朱由检谢天谢地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明的列祖列宗可真是保佑我们大明呀,这是天佑大明,朱楹什么时候可以来呀,朕着实有些等不及想见见这老祖宗了。”
    郑源觉得,朱由检这番行为让他感觉意外。
    “陛下,您真信了吗?”
    信你个鬼头。
    这蠢货将大明卖出去了,还不清楚。
    “为什么不相信,如果真的是列祖列宗的保佑,那简直是太棒了,否则你又怎么可以回到明初的时候呢?又怎么可以碰到英王呢?英王又为何愿意帮助我们大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现在已经到了这样的节骨眼上,如果真的没有你的话,大明恐怕真的就要完了。郑源,你简直就是朕的福将呀!”
    郑源看到朱由俭这个样子,挠挠头。
    “末将也只是运气罢了,陛下着实过奖了。”
    朱由检继续说道:
    “你的确是很厉害了,运气也就是一部分而已。”
    郑源笑了,他觉得这陛下实在对他太客气了。
    王承恩突然过来对朱由检说了一句,朱由检刚开始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非常的难看,郑源也不知道发生什么,赶紧问道:
    “陛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您的脸色为何如此难看?”
    朱由检说道:
    “刚刚李自成对着这里喊话,他承诺若有人投降,他对臣民绝对秋毫不犯,也不会强强百姓粮食,并且保留官员地位,这完全就是要动摇军心啊,如果城内的军心动摇,那么,内忧外患之下,京城就被瓦解了。”
    郑源听到这政策一下子脸色一变。
    “这该如何是好,戚将军的确强悍,却也挡不住内外夹击啊,大华的援军要来到这里,还需要过一段时间呀!”
    朱由检听到这句话,对着王承恩说:
    “立刻传骆养性来见朕。”
    骆养性是锦衣卫的指挥,负责守卫京城,现在是朱由检唯一能信任之人了,没过多久,他就来了。
    “臣参见陛下。”
    在大殿之中。
    骆养性非常恭敬,朱由检摆了摆手。
    “现在是非常时期,无须多礼,你可以告诉朕,朕是否还能相信你?”
    骆养性吓得赶紧跪在了地上,说:
    “陛下何出此言?臣是锦衣卫,是天子鹰犬,陛下的爪牙。如果鹰犬与爪牙陛下都不能相信了,陛下还能信谁?”
    朱由检听到这句话,叹了口气。
    “如果连锦衣卫都已经背叛了,这朕真不知该相信谁了。”
    说道这里,朱由检对着骆养性说:
    “锦衣卫指挥使接旨。”
    骆养性说:
    “臣接旨。”
    朱由检继续说:
    “任命你带领所有锦衣卫严防死守,如若有人投敌疑虑,立刻关押,若有暴乱者,立刻杀无赦。”
    骆养性说道:
    “臣遵旨。”
    朱由检将自己的旨意表达清楚之后,又看了看骆养性。
    “这京城最后到底能不能守住?就要看你的了。”
    骆养性说道:
    “陛下还请放心,臣定当不辱使命,臣先行告退。”
    接着就离开了这里,看着离去的骆养性,朱由检不得不苦笑着,现在又要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人身上了,朱由检不清楚骆养性到底可靠与否。
    骆养性在离开之后常拜了三下,说道:
    “陛下并非臣真的要背叛你,实在是这大明大势已去啊,臣上有老下有小,他们想要在这乱世中活下去,实在是太难了,在家人与陛下之间,臣宁愿选家人。”
    骆养性离开之后就朝城外走去。
    夜里后半夜当中,京城的外城遭受了猛烈的攻击,李自成收到信号李自成立刻对西门发起攻击,同时其他六门也佯攻。
    同时,所有的门立刻就传来了喊杀之声,而西门的冲击是最猛烈的,戚继光的人马分别驻守在广安,永定,左岸,右岸,四门。
    戚继光将近万人把守,受到了这样的冲击,戚继光二话不说就立刻与暴徒战斗,没多久就将暴徒打得晏旗息鼓,而李自成大军也背着守军击退。
    这四门没事,并不代表其他三门安然无损。
    西门的暴徒与李自成内外夹击之下,被打破了。
    李自成自然就涌入了京城当中,随后东门的守军也突然叛变了,将城门打开,让大军放了进去,广渠门的守君也将城门打开,李自成的大军再一次从城门中进来了。
    一时之间,京城的三个城门被打破了,城外李自成的大军疯狂的涌进了京城当中,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戚继光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刻让守军放弃外城,收缩到内城范围之内。
    戚继光看着这城门的内城,想都没想就让守军放心,让五万大军朝着皇城进行守卫,戚继光接手了正门的守卫工作,武安门大军分别镇守在四座城门当中,戚继光亲自坐镇承天门,等待着贼人的李自成等人来到京城。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