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现在朱楹的视角,这件事着实让他更加吃惊,从这则消息传来,完全就已经刷新了朱楹的认知。
    那支舰队已经被找到了,人也没有任何伤亡,但是似乎他们经历了一场大的战争,并且救下了大明的官员。
    不过这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大明这几年也在组织海军,会在海域上行动,也并没有什么奇怪。
    不过这只水军的配备船只就让他感觉非常奇怪。
    配备的是三栀船,并且这个船型非常高大,不会惧怕风雨。
    三栀船高四丈,船长二十米,船面设楼台,高如一座城堡般,可容纳三百人左右。
    这还只是最普通的一点,更为重要的是,这艘船上配备的竟然有四五十门火炮。
    现在大华的火炮工艺发展的极为快,在战船上配备了火炮,其实并不会让朱楹感觉很惊奇。
    大华海军舰队看到这火炮的样子,一下子愣住了。因为这样子完全就是三轨炮船的样式,而且是红夷大炮,这红夷大炮完全就是大明后期的产物,现在这个时代应该是完全没有的。
    接着,那个弗朗吉火炮是一百年之后才有的,要到了大明嘉靖时期,才慢慢的在大明之中传开来。
    这两种现在可以说连影儿都见不到,而这个破船更是最早是在英国流传下来,是由郑成功大量仿造,才慢慢的在大明普及下来。
    这三栀船是明末的时期才有的,朱楹一下子就纳闷了现在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要知道大明的一举一动都在朱楹的眼睛里,大明不管有什么样新的建设,根本就逃不过朱楹的眼睛。
    为了将事情立刻搞清楚,朱楹让人将人和船全部立刻带到了大华当中,自己也到了朝鲜半岛。
    朝鲜半岛已经成为了海军基地,扶桑的也成为了战舰制造基地,两座岛隔海相望,相互依托。
    朱楹乘坐着飞艇从钢铁城的朝鲜,也就只用了两天时间,到朝鲜半岛的时候,看着那一艘战船以及船上的人,朱楹一下子感觉不可思议。
    因为他非常确定,那正是大明仿造的盖伦船,船上的火炮甚至武器都并不属于这个时代大明的战船上的,不仅仅有红夷大炮,弗朗吉炮,还有各种各样的炮,这些武器完全都是明朝后期才会建造出来的那种新型火炮。
    而喷筒又是明朝中期才建造出来的,算是世界上最早的一种火箭筒了。
    五雷神机是戚继光发明的而这些武器完全都与现在的事实不符,朱楹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战船火炮,火筒,喷筒,怎么一下子都聚集在了这里?
    这明显时期不对的东西啊,大明现在所有的情况,他了如指掌,没有能力建造出这样的东西。
    “这船上的人呢?”
    朱楹看着周瑜,周瑜看着另外一个人,正是失踪战舰上的将领甘宁,甘宁挠挠挠头说道:
    “由于当时救下他们的时候,他们整个还不到五十多个人所有人身上都有伤,我就第一时间安排他们先去医治了现在正在医疗所正在疗伤呢。”
    朱楹听到这句话,就说:
    “让他们的头立刻来见我。”
    甘宁立刻回答道:
    “是。”
    不久,一个穿着大明官府的人就来到了朱楹的跟前。
    朱楹皱了皱眉,对着他们说:
    “你就是大明水师的头。”
    看着朱楹,发现朱楹就是这里的负责人说道:
    “我是大明福建平海卫指挥官郑源,见过大人不知道大人该如何称呼。”
    郑源非常好奇,现在被救下来,他的疑惑之心就更加重了,这铁甲舰实在是太过恐怖了,这样的战船,他原先从来没有见过。
    在他记忆当中,搜索了一遍,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舰队,这完全要比大明还有西方都要强盛许多,更重要的是,他们可是说的是汉话,而且他们知道自己是大明的人,并且他们自己称自己来自于大华皇朝的地方。
    大华皇朝在他的记忆当中从来没有这样的地方,对方如此强大,但根本不敢怠慢,只是问道。
    “什么大人,这可是我们大华的陛下。”
    听到郑源这话,旁边的人就一下子不爽了,直接喝斥着说道。
    郑源一下子愣住了,他未曾想到,如此年轻的人,竟然会是大华的皇帝?
    现在他刚刚说话无疑是冒犯了这个皇帝陛下,赶紧赔罪道:
    “还请陛下赎罪,在下实在不知道你竟然会是大华的陛下。”
    朱楹说到这也没什么。
    “不知者不罪,不过不知道你们的指挥使是谁?你是否有凭证?”
    “小人这有官印在此。”
    就从身上掏出来了一个官印,递给了朱楹。
    甘宁看着官印发现没有什么危险的问题,就直接交给了朱楹。
    朱楹看了一下,这的确是大明的章子,但这身份的确不假。
    “你们这火炮火器是大明研发出来的吗?为何去缅甸海运?你们这是又是受了谁的攻击?”
    这大华陛下是来打探虚实的吗?
    大华难不成也要与大明作对吗?
    现在大华的水师实在是精锐到极致,如果真要和大明交战的话,那么他们大明的局势更加是雪上加霜。
    郑源想一想,又觉得不对,如果真的想和他们作对的话,就不会救他们的,并且还会把他们当做俘虏。
    而且他们什么时候去缅甸海域了,明明是在渤海之间进行海战呀。
    而且是那些外来的船,是坐着战船,不断地攻击着他们,现在优势彻底被打没了,战船也慢慢的突围,怎么一下子就到缅甸海域了?
    那缅甸不是赵宋的地盘吗?
    他现在心里有很多的问号,所以他现在并不打算隐瞒什么,只能实实在在的回答道:
    “我们这战船是目前来说新建的武器火炮,火器是我们最普通的武器,大明皇帝陛下的命令,在渤海海域对抗水军,可未曾想到这次遭到了围攻?”
    “在敌我势力悬殊的情况之下,只能追得如此狼狈。”
    朱楹一下子愣住了。
    “靼子,什么靼子?”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