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隆赶忙委屈的说道:
    “殿下,您这话可就是冤枉沉了沉,未曾私会藩王,也未曾想图谋不轨,臣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将领,若您真的看不惯臣,也不应该这样冤枉臣啊!”
    朱棣本来就不想和李景隆废话,直接说:
    “不管怎么样,搜过你的大营,一切都已经清楚了。”
    朱棣立刻对着后面的人说:
    “入营给我去搜。”
    “是。”
    朱棣带着铁骑立刻朝着大营中走去,李景隆面色非常的难看,但依旧没有阻止,因为他觉得朱允炆尸体应该已经被处理干净了,那么朱棣肯定没有什么把柄。
    他抬着头看着朱棣,说道:
    “殿下搜臣的军营,臣着实不敢阻止,但臣一定会如实的禀明陛下,并且让陛下为臣做主。”
    朱棣冷冷说道:
    “就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李景隆不敢多说,认为朱棣在自己的军营也查不出来什么,可是铁骑进去了,没多久就出来了,顺便还带了一个人的尸体。
    “殿下,我们发现了琼王殿下的尸体。”
    李景隆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懵了,他看了看那个尸体,确认了一下,果然尸体的主人就是朱允炆。
    李景隆不敢相信的说道:
    “怎么会?”
    就在这个时候,李景隆瞬间明白了,是他的的亲卫出卖了他,朱棣看到朱允炆尸体的时候,也是愣了。
    他本身想要搜出来活人,可是却将朱允炆的尸体从这个军营中松了出来,他可是大明的藩王,就这样无辜的被人害死了,无论再怎么样这藩王做错了什么,也应该是由朝廷来定罪。
    朱棣对着李景隆说:
    “李景隆,你真的好大的胆子,竟敢谋害害藩王,你至今还有什么话可说?”
    李景隆现在真的无法狡辩了,尸体都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哪怕他有十几张嘴,也没有办法解释清楚藩王死在他的营中到底是为什么?
    李景隆只感觉自己本身万无一失的计划却漏洞百出,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他知道他彻底的完了。
    金陵。
    徐家。
    “大哥,你是在骗我。”
    徐家之中已经恢复本来样貌的徐妙锦,看着大哥徐辉组一点病都没有,并且大哥,二哥,三哥全部都活蹦乱跳的站在徐妙锦的跟前。
    看着徐妙锦一脸不可思议,徐辉祖说:
    “小妹并非大哥有意骗你,而是大哥真的无法违背陛下的命令,陛下给我们家下死命令,如若不能将你带回来,我们所有人都要受到牵连。”
    徐英绪也非常惭愧地看着徐妙锦:
    “小妹,莫要怪大哥,大哥出此下策,也是为了整个徐家,他只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呀。”
    徐增寿却不以为意说:
    “小妹,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徐家的人,跟着朱楹去了草原,就把自己是徐家的人的事情全部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吗,为了我们,为了徐家,这本就是本分。”
    徐妙锦看着三个哥哥,瞬间感觉他们三个都变得那么陌生,含着眼泪看着他们说道:
    “为了徐家,你们就要欺骗我的感情吗,我担心你们一直出事,提心吊胆,冒着巨大的风险来看你们,你们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了?”
    “如果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为何不能跟我说清楚,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手段来骗我,难不成你们为了这个徐家,就连我的生命危险都已经可以置之度外了吗,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们就是这样的哥哥。”
    如此一来,徐妙锦对这三位哥哥彻底失望透顶,徐辉祖徐英绪低下了头,因为他们对于徐妙锦所说的话无言以对。但是徐增寿却冷冷的说道:
    “咱们是徐家人,徐家就徐家人的样子,现在竟然去当什么大华的皇后,你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吗?”
    “我们有难的时候,你不就应该好好的奉献一下吗?”
    徐增寿这话狠狠的击打在徐妙锦的心上,徐妙锦悲伤的对着徐增寿说:
    “所以,这就是你们骗我回来的理由,三哥你是打算怎么处置我,是准备将我活剐了,还是将我献给皇帝来威胁我夫君?”
    徐增寿说道:
    “至于你要如何被处置,这是我们的事,现在你只需要呆在这里就行了,我们做哥哥的,又怎会害你?”
    徐妙锦笑得非常悲凉的说道:
    “所以我现在已经成为你们眼中的工具了,是吗?”
    “我是徐家的女儿,但是我已经是嫁人的人了,按原理来说,应该随夫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君无论在你们心中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是他就是我心中的神,心中的天,你们没要用我来威胁我夫君,哪怕把我完全毁了,我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徐妙锦瞬间就把头上的簪子拿了下来,抵住了自己脖子。
    “如果我要死了,我倒想看看你们怎么跟大明的皇帝去交代,怎么和我夫君交代,如何威胁我的夫君?”
    徐妙锦这举动一下子让三个人吓坏了。
    “小妹,先不要冲动,有事好商量。”
    “小妹莫要冲动,千万不要乱来。”
    “小妹,你这是打算干什么,你觉得你死了之后,皇帝能放过我徐家吗,赶紧给我把这发簪放下来。”
    三兄弟上前了一步,准备阻止徐妙锦。
    “你们就站在那里,不准再往前走一步,若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们看。”
    徐家三兄弟果真听到这句话,就不敢再动了,他们未曾想到,一直恭敬如命的徐妙锦,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徐辉祖赶紧连忙劝和。
    “我们暂时不逼你,你还是不要伤害自己,我们有话可以好好说,这发簪应该放下,不要拿自己的性命胡来。”
    徐妙锦连连退后,看着三个哥哥一脸陌生的说:
    “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你们只是想利用我而已,现在如果只要我死,你们就不会得逞,我对你们的信任已经彻底没了,无论你们说什么,我都不愿意听,我立刻就要离开这里,若你们谁敢拦我,我一定在这里让你们后悔。”
    徐辉祖看着徐妙锦,脖子上已经有了血迹,他明白,这丫头是下了狠心了,徐辉祖说道:
    “好好好,我们一定不拦你,你想走就走,但是千万不要伤害自己,小妹,大哥从未想过要做伤害你的事情,你应该相信我。”
    徐辉祖刚说完话,徐增寿就说:
    “她不可以走,如果她真的走了,我们如何向陛下交代。”
    “陛下答应了,只要丫头交给他,我和二哥都可以有爵位,大哥你已经继承了爵位,为何不想想我们?”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