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人都已经栽在了叶亮手上,更让朱楹惊讶的是,吕本本来是在元帅府做事的,实际上,他还是一名巫医,并且研究了各种各样的药剂以及各种各样的病症。
    在元末的时候鼠疫也来到了中原,不过,吕本非常的好奇,他就抓了许多感染的人进行研究,慢慢的研究出来了,鼠疫的传播方式,明白了如何制造出鼠疫,却不曾知道怎么根治。
    大明初期,吕本本身是打算在大明为官,但是后来他发现老朱对待文官并不友善,吕家是一个百年的大家族,虽然家族势力并没有那么盘根错节,但是也与各种各样的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真的按老朱现在的做法的话,吕家肯定会受牵连所。
    他就假死了一回。顺便与吕家彻底断了关系,他本来是想带着女儿一起走的,可是女儿心中钟情于太子朱标,就不愿意与他隐居山林。
    他一直在山林当中不断的研究药理,可未曾想到,现在竟然是被自己的孙子所找到,这才知道女儿死的消息,孙子竟然也被贬了。
    他这个孙子已经病入膏肓,现在他也就暂时保住了孙子的命,但是孙子心中还是有心结。
    哪怕自己再怎么擅长药理,恐怕也不会长命。
    在这个时候,吕本已经是到了将要入土的年纪了,也不会再活几天了,就打算让孙子彻底打开心结,所以他的以自己的性命去相搏。
    吕本没什么好本事,但是弄出一场一并让疫病传播,他还是可以的。
    吕本离开之后,遇到了不少的打击,但是关系还是有的。
    利用吕家的关系就可以散播鼠疫,并且在边镇上,顺便对大华下手脚。
    未曾想到大华的人,竟然医疗水平这么高,将鼠疫治疗了。
    这一系列的手段吕本非常的吃惊,他经过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研究出来的配方,竟然在大华就这样解决了。
    他本身还想再弄出几次疫病,再测一测这大华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就已经被叶亮找到了,然后就被绑来了这里。
    听到吕本的叙述,朱楹一下子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朱允炆这家伙,果真真的不安分。
    现在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竟然还不安分。
    “你要明白,现在瘟疫四起,你觉得朱允炆就会有机会吗,你觉得凭借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可以降伏所有的人吗?他现在无论是人兵权,他都没有,哪怕金陵死光了,也轮不到他吧。”
    吕本说道:
    “我们已经联系好了李景隆,李景隆虽然去了福建,但是还没有波及那么严重,已经拉起了两万人的军队”
    “虽然这两万人并不能干什么,但是支撑金陵现在度过危机,应该有什么问题,只要一旦到达到金陵,所有的事情还是有得说的。”
    “除了金陵之外,凭借吕家的关系联系了一些被贬的流放的文官,只要可以支持孙子重新回到太子的地位,那么这些人就会全力的去支持他,并且我还可以将这一次的疫病给隔离掉,这样他可以当太子的把握就非常大了。”
    “现在无论是任何一个机构都是自顾不暇,只要时间够,对其他的不可控因素根本就不需要考虑。”
    朱楹听到这句话,觉得这吕本说的的确没有错。
    现在在金陵的人已经算是自顾不暇了,如果朱允炆带着两万人到达了金陵,并且也可以抵御住瘟疫,那么,真的可以将太子之位拿下。
    这可谓是火中取栗的道理啊。
    朱楹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他已经对吕本没有兴趣了,挥了挥手。
    “拖下去砍了吧?”
    对于吕本这样的人,朱楹当然要斩草除根。
    吕本听到这句话也没有什么害怕,只是觉得现在对于他来说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吕本被拖下去,朱楹自言自语说:
    “果然现在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一天之后,有一支千人的队伍,从钢铁城中出发了,去到了晋王所在的封地。
    在太原的晋王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的欣喜,因为大华愿意为他们治疗疫病,并且还出了一只队伍,也可以去帮大明的金陵去平息疫病。
    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啊!
    最近这段时间,晋王的压力非常大。
    大同府的疫病已经到了无法抑制的程度,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安抚所有人的心了。
    他真害怕,很快会爆发暴乱,那肯定要比现在的疫病要严重很多了。
    他等到了朱楹的消息,心也就放下来了。
    与此同时,晋王还把消息传了回去,毕竟大华已经同意帮助大明,只要朝廷同意,那么他这举动就不算亲敌。
    而且老二十二已经表现得非常清楚,现在有两只队伍,一支队伍帮助晋王,另一支队伍去金陵帮助疫病,如果没有朝廷的同意,大华这支队伍肯定不能离开这里的。
    不过很快,晋王就得到了金陵方面的回复,那就是同意。
    晋王这一下子就没有什么好顾虑了,也不需要担心自己的身份会被金陵方面有什么怀疑,另一方面,还可以安抚人心,等待大华的援助。
    接到了大华的援助队,远处就看到了大概有五百人组成的一队人马,并且他们穿戴的衣物非常的奇怪,是白色的上衣,白色的帽子以及戴着面罩,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的气氛。
    但是晋王却不能说什么,因为现在大华的这支救援队就是他唯一的希望,无论如何大华的人着装是有多么的怪异,只要度过危机,怎么样与他都没有什么关系。
    他立刻就去迎接了大华的队伍。
    “本王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你们给盼来了。”
    晋王看着为首之人说:
    “这位先生不知如何称呼,感谢你们来到大同。”
    大华为首的人看了晋王,语气非常和善的说:
    “王爷是有礼了,在下本名华佗,是这支队伍的出使使者,奉陛下之命,为大家治病。”
    晋王愣了一下,这个使者的说他的姓名是华佗,这简直就是在逗他呢。
    不过说这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像逗他玩呀。
    可是这可是神医华佗的名字呀,谁会取这个名字?
    晋王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又在想入翩翩了,为什么要管别人的名字叫什么呢?
    华佗叫华佗吧,哪怕他是叫扁鹊,也与他没有什么关系,对方只要可以治病,哪怕说他是真的华佗再世也无所谓。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