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如果就不能阻止他们的水军侵略,那么就凭借这一支部队可以直接杀到他的皇宫。
    老朱一下子就有些坐不住了,大明的进步的确非常明显,但是那逆子先是跑出来空军老朱这才稍微解决了一些,可是逆子灭了朝鲜之后,又灭了扶桑。
    如此看来,大华与大明的差距实在是差的太远了,老朱有这样的感觉他们的距离在逐渐的拉大,并且逆子给他带来的压力,也让老朱激发起了斗志。
    但这些斗志随着这些时间的打磨,慢慢的被消磨了不少。
    他在想,如果现在可以把大明交给这逆子,似乎也不是不可以,这逆子的手段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大概如果大明在他手上的话将会是一场华丽的蜕变。
    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按住了,这逆子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国家老朱已经不打算把大明交给他打理了,如果彻底交给他的话,那么,无异于投降呀。
    现在不能这个样子,如果真的再这样僵持下去,大明的未来将会是一片漆黑啊!
    强行将杂念排除,老朱喃喃自语道:
    “可是我该怎么样做,才能与着逆子对抗呢?”
    老朱一下子陷入了思考当中,就在苦思冥想的时候,老子不知道一场巨大的灾难已经面临。
    琼州琼王府。
    朱允炆不断的咳嗽着,一边咳嗽一边用手帕捂着嘴,很久才平息下来,不过这个时候,他将手帕拿开,发现手帕上有一抹嫣红。
    在他旁边站着一个老头那个老头行木将枯,非常瘦弱穿着衣袍显得都非常宽大,老头看着朱允炆,眼神当中充满着担忧,说道:
    “孩子,就你这病,完全是你的心结所致,如若这心结,你打不开,哪怕是你外祖父,再怎么想办法也绝对救不了你。”
    朱允炆看着老头非常悲伤的说:
    “外祖父,我实在不甘心,无非就这样死了,我已经知道仇人是谁了,但是却只能看着那边的人猖狂。皇位应该是我的,可是皇爷爷却已经废了我的储君之位,我真不明白,我做错什么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只是为了保全自己啊,外祖父的心真的不甘呀!”
    老头看着朱允炆说道:
    “我已经告诉你母亲了,皇家之人一定不可以结交,可是她非常执拗,当初如果不是要趟这趟浑水,听我的就绝对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老夫当年选择诈死隐退,就明白现在皇帝绝对不是什么好鸟,老夫劝她跟我们一起走,离开这种是非之地,可是她非常执拗,说要嫁给爱情,现在可好将自己害死不说,还叫你给害死了呀!”
    老头眼中充满了悲伤,对着朱允炆说道:
    “外祖父现在也时日有限,对你的帮助更加有局限,希望你能爱惜自己的身体,外祖父一定会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你。”
    朱允炆看着老头,不敢相信。
    “外祖父现在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又能如何帮我。”
    老头眯了眯眼睛。
    “你想要的不过是大明的皇位与对母亲报仇。”
    朱允炆点了点头,老头云淡风轻的说道:
    “这两件事情,外祖父一定帮你想办法做到不过这太子之位现在已经定了下来,目前来说是没有办法,但是也需要一些手段,以及借助上天的帮助,说不定你就可以登上这皇位。”
    “至于帮你母亲报仇,外祖父也就只能尽力而为,如若不行,外祖父也尽量想办法让大华元气大伤,等到你继承大明的血统,那么你就可以完全靠你自己了。”
    朱允炆不敢相信的看着外祖父他不明白,这外祖父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敢这样说话他的自信来源又是来自于哪里?
    但是现在,朱允炆已经没有依仗了,没有资格去怀疑这位外祖父,这已经是他距离皇位最近的距离了。
    老头对着朱允炆说:
    “你还是好好养病吧!否则我现在做的一切也都是白费力气。”
    朱允炆点点头。
    “外祖父我知道了。”
    金陵城。
    观天台上。
    今天,张守望正在看着天象,作为监证,张守望是专门要观测天象推算节气,制定立法。
    从建国以来,恪尽职守,尽职尽责,未曾有一天怠慢,今天正好是他当值。
    他突然心血来潮,想要来观天台看一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看着星空,一下子愣住了,一颗妖艳的心不断的在闪动着张守望看着星星喃喃的说道:
    “荧惑入南斗,怎么会是荧惑入南斗呢?”
    自古以来,若荧惑星一出,必有大难发出。
    古人云,荧惑入南斗天子,下殿走。
    这明显就是古话说的那种现象呀,莹惑守心的现象又是什么呢?
    那么意味着是很可能是帝王会驾崩呀!
    这可是占星学中最凶险的一种现象,看见这样的情景他实在是非常惊恐,立刻就奔向了宫中。
    如此天象,他又怎敢不立刻禀告。
    荧惑守心立刻就传到了老朱那里。
    “你说什么荧惑守心是帝王驾崩之召,你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张公公凶狠的看着张守望,张守望并没有说话,只是身体慢慢的颤抖着。
    他是将实情禀报给上面,如果将这种天象告诉皇帝的话,一般肯定接受不了。
    自古以来关于荧惑守心的记载还是有的,所以他也不敢不报呀,老朱却没有说什么,但他根本就不相信什么荧惑守心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怎么会由一颗星辰来决定他的命运。
    这荧惑守心不过是对于神棍一说,只是一个骗局罢了,事到如今,根本就没有办影响他
    老朱不相信,却不代表别人不信这一个天象,肯定会引起了不少风波。
    的确,老朱的年龄很大了像古代七十岁已经是古来稀了,老朱现在已经七十一了,身体的确比不上从前。如果真的要再有什么病的话,被有心人利用那么可就是会军心不稳了。
    老朱看着张守望,说道:
    “你先下去吧,此事莫要宣传。”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