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咱未曾想到就像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一样,你就是个白眼狼,再怎么养也养不熟,你这条大龙你既然已经离开这里建立了自己的王朝,又把我这个做爹的放在了何处。”
    面对老朱的质问,朱楹诚实的说道:
    “的确,您确实不曾亏待我,别的人有的我都有,但是,这并不是我真想和您站在对立面的原因,父皇您是否有真正的正眼的看过我和我的母亲,我母亲生下我到现在连一个名分都没有,后宫里的人,哪怕是普普通通没有生的不是儿子的人,都会随便有个封号,可是我娘生下我这么多年,您却什么都没有给她。”
    “您的确没有亏待我,但是您又是否知道在深宫当中我们过的是怎么样的日子,其实说句不好听的,我们活的有多卑微,您又曾知道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毕竟您可是大明的皇帝,根本不在意我们两个。”
    “就说那朱允炆那小子,在我大婚那天那么放肆,父皇会不知道是谁做的吗?金陵城那么多人,不管是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您的眼睛,父皇您最后又是怎么做的?还不是摆摆样子,轻轻放下,毕竟朱允炆和我完全不一样,他是接班人,可我又算是什么,他就算是有天大的错误,你也愿意给他机会,但如果我真的把那罪名坐实了,您真的会放过我吗,恐怕宗人府就是我这后半辈子要度过的地方吧,被您圈禁在京城一辈子,暗无天日。”
    “就从这件事,我就觉得我这个儿子在您的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也就是那种可有可无的人罢了,竟然可有可无,我又为何要待在大明?等到朱允炆有了实力之后,来报复我们,所以我就带着我娘还有媳妇来到了这里,未曾想到,父皇你真的是很可以,削了我的王爵之位罢了,还把我赶出了宗庙,那么我又有什么好留恋的。”
    “藩王这个位置我根本不稀罕,我要凭借自己的本事,在这一片天地中闯出属于我自己的世界,至于宗庙,你们老朱家既然不能放我的位置,那么我就可以建立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宗庙,现在,我已经做到了,可是父皇您又却不乐意。”
    “还不断的挑拨我,怎么父皇您的度量就那么小,根本就不允许自己的儿子比你强,上那么一点吗?”
    朱楹刚刚说完,这句话,老朱整个人都气坏了,老朱指着朱楹鼻子道:
    “果然,当初太子妃的事情就是你这个逆子干的吧。”
    朱楹并没有承认,也并没有否认,只是说了一句。
    “事到如今,还纠结之前之事,有何用?今日我请父皇了,就只是要父皇一个态度,从今往后大明不要再来找我大华的麻烦,那么我大华绝对不会轻易找大明的麻烦,双方可以通商互通有无,不过这一次大明侵犯我大华,所以辽东地区的奴尔干都司,我就要了。”
    朱楹这话还没有说完,老朱愤怒的站了起来:
    “你休想,无论是哪里,那都是我大明的土地。”
    朱楹只是淡淡的说道:
    “现在奴尔干都司在我的手中,我只是告知你一声。”
    老朱一下子愤怒地将茶杯都摔在了地上。
    “那大明就与你不死不休。”
    朱楹冷冷的笑了一声。
    “不死不休,父皇您觉得以大明的实力与我对抗到底会是什么样,说句不好听的,只要我愿意挥师南下,那大明完全我就可以收入囊中。”
    老朱大声的吼道:
    “你若想要,尽管试试,我大明子民不惧尔等。”
    朱楹看着老朱笑了笑。
    “只是目前来说,这并不在我计划当中,如果父皇真的要跟我做对到这种地步,我也不介意请父皇去我大华做客,不过我绝对不会伤害你,反倒是会好好喝供着你,以太上皇的名义为您送终,让儿子敬一敬这孝道。”
    这句话刚出,无论是冯胜,还是晋王脸色一变。
    老朱火冒三丈。
    “逆子,你敢?”
    朱楹反倒是不为所动。
    “这本就是我一个打算,至于具体要怎么做,要看父皇你最终的决定了,这件事情我可以给你足够的考虑时间,现在大同城外,有我六百万大军,忘了告诉您一件事情,我大华还有那么一些家底,这六百万人就在这附近呆个一年半载,估计没有什么问题。”
    “如若父皇想要向大明求救,我就在这里一直耗着,等待着父皇最终的决定,当然,如果父皇真的可以离开这里,我也无话可说,只要你们能付得起最终离开这里的代价,就可以。”
    朱楹说完,就准备离开对着晋王说道:
    “三哥,你还是好好劝劝父皇吧!我就在军营里头等待着你们的消息。”
    这话刚说完朱楹就直接走了,没有任何留恋,韩信等人跟在后面朱楹离开。
    晋王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冯胜看着朱楹的背影沉思下来。
    老朱却被气得不轻浑身的发抖,嘴里大声的喊道:
    “逆子,逆子!逆子啊!!”
    傍晚大华皇朝四百万大军的军营当中,朱楹思考着问题。
    白天的那一场见面,这倒是这么多年来最出气的一场,倒是将心中所有的不满全部都倾泻了出来。
    在这一次发泄完之后,他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老朱真的不愿意妥协,怎么办?
    虽然白天,他说的非常爽快,但是如果真的要把老朱接到自己那去,估计是不可能的。
    老朱又不是李渊,他可是把大明打下了江山,脾气可臭的很,估计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哪怕是自己死,也不愿意在这里当人质一般的存在。
    不过真要到那种地步,朱楹倒真的有一些为难了,他根本就不能真正的逼死自己的亲爹,而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老朱真的愿意妥协。
    否则,这僵局不可能一直就这样。
    朱楹他倒不担心这六百万大军的补给,但是一直僵持对他们双方根本没有任何好处,反倒是会完全拖慢他们这里发展的进度。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