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一下子就无语道:
    “原来这提心吊胆一年的人,对面的对手,竟然会是老二十二,早知道是他那我该放松一下了。”
    冯胜摇了摇头。
    “王爷,您这话就是有问题了,这个想法不可取,草原上的新霸主可是英王,但英王已经与大明没有任何关系了。”
    “所以防人之心不可无,并且现在他的态度现在是什么样,我们还不明,我们得知道,如果陛下要我们打,我们也必须得打,如果臣没有猜错的话,陛下肯定会让我们将这一仗打下去。”
    晋王听到这句话,面色一变,摇了摇头。
    “这并不是我们可能管的事情,希望父皇能保持冷静认真的对待老二十二这件事情吧如果父子相残的话,对整个大明都不是什么好事。”
    冯胜点点头。
    “正是这样臣才想告诉王爷,望王爷给英王写信,好好劝说他,如果真的可以劝说成功的话,可谓是皆大欢喜。”
    晋王听到想了想。
    “你这话倒也没错,我们都是一家人,为何不能好好说话呢,这样我就赶紧去找其他的兄弟,好好的谈一谈,一起联名给他写一封信,让他赶紧回到大明的怀抱当中,以老二十二如此的能力就是现在他成为太子恐怕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本王就是要支持老二十二,总比那个么读破书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朱允炆强。”
    冯胜听到这句话笑了笑。
    “看来王爷,也对这太孙一件事非常反对。”
    晋王笑了笑。
    “反对,我这个儿子怎么敢说反对这件事,我赶紧还是去联名写信吧,这些事情绝对不能拖,如果真的打起来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晋王就进了书房当中,冯胜看着晋王的背影,他的心中已经明白了。
    这已经摆在明面上明显就是对立太孙一件事有想法,但却不敢说。
    不久之后,书信写好,晋王就已经发往了各地驻地。
    朱棣看着信都愣了下来,原来草原上的新霸主先是老二十二真的假的。
    朱棣不敢相信,又把信拿起来又读了一遍,再读完之后,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的是老二十二。”
    朱棣旁边的姚广孝看着王爷的样子,眼神中露出了一种疑惑。
    “王爷,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晋王给你的一封书信您为什么要看这么多遍。”
    朱棣将信递给了姚广孝。
    “你自己看吧。”
    姚广孝看了一遍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当中。
    “王爷,你是否记得,去初城的时候,贫僧说的话?”
    朱棣这才回过神来。
    “你意思是上一次那个龙气是英王的?”
    姚广孝点了点头。
    “看来贫僧当初并没有看错,那龙气肯定就是英王的。”
    “可当时英文可是在京都。”
    姚广孝笑了笑,这与英王在何处无关,而这初城和英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才可以在初城的上面看到一丝龙气。
    朱棣摇了摇头。
    “现在咱们也不要讨论这件事情了,晋王既然说了要让我们一起联名给老二十二写信,你说劝老二十二回归大明这件事情,俺是否要做?”
    姚广孝摇了摇头。
    “不需要。”
    朱棣愣了一下,“为什么不需要,如果他可以回归这里的话,那么对我们可是百利无一害也不需要发动战争了。”
    姚广孝坚定的说道:
    “因为英王肯定不会回来的。”
    朱棣问道:
    “为什么?”
    姚广孝笑了笑。
    “如果你现在站在英王的位置你会怎么做?如果你回到大明你会得到什么,最多也就是在获得爵位,纳入庙堂,继续做一个藩王吗,或者是太子,这两件事在贫僧看来,是不可能的。”
    “如果英王真愿意做藩王的话,他根本就不会离开这里,至于太子从一个国书来看,他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想法,如果英王成为了这大明的太子,就不会送国书了,英王只是为了打陛下的脸,王爷根本不需要费这种力气去写一封根本不会有回信的书信。”
    听完之后才一下子就明白。
    “那我们就不写。”
    姚广孝眼睛中透露着精光。
    “要写。”
    “与英王建立一些情谊,并不是劝他直接回归,英王现在是草原霸主已经自立成王王爷是否有什么想法?”
    朱棣愣了一下,对着姚广孝说:
    “不如直说。”
    姚广孝笑道:
    “王爷如今陛下已经古稀之年还有多少日子,储君这太孙从面相看,虽有帝王之相,却无帝王之命。面相可谓证明这位太孙是薄情寡义之人,如果他真的登临大位的话,可能会带来大祸,所以王爷还是要早打算,既然王爷可以通过一封信来与英王交好,那么这好处我们是肉眼可见的,就仿佛那些土豆一样。”
    朱棣瞬间明白想了想,又对着姚广孝说:
    “老和尚,难不成我要造反吗?”
    姚广孝摇了摇头,并非让您造反而是,让您多准备一些退路,以防不时之需。”
    朱棣明白,开始起草信。
    朱楹是草原霸主的事情,一下子就传开了。
    一下子激起了不少的风浪,大明都震了着了,被陛下已经定为叛敌投降的英王,被废除了爵位,赶出宗庙的英王竟然成为了草原霸主,这简直是天下最为讽刺之事。
    皇宫东宫之中。
    朱允炆看着眼前的报告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寒光。
    “他竟然成了草原的霸主。”
    对于朱楹,朱允炆有着一种恨意。
    朱楹抢了她的女人,又让他的母妃惨死,他的母妃惨死之事,至今都历历在目。
    他确定这就是朱楹派人做的。
    这一年的时间,朱允炆一直都在韬光养晦,也稳重了不少。
    从一年前朱允炆就在暗中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经过了一年时间,朱允炆已经有了一些势力。
    在朝堂上也有了话语权,作为太孙也算是有了权利,对于朱允炆来说朱楹一直是最大的敌人。
    朱楹让他失去了他最爱的两个人。
    朱楹就一下子就不见了,一直都在寻找他的下落但是都没有找到没想到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名字,他竟然都已经成为草原霸主了!
    更加的愤怒,在这一年里,他彻底的学会了隐忍。
    他的母亲死之前,专门教导他的,这件事情他一直都铭记于心。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