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桂英看向朱楹,犹豫的说道:
    “属下想问王爷,王爷是否想一下和大明试比高?”
    朱楹摇了摇头,“暂时未曾有打算。”
    穆桂英一副了解的样子说:
    “那以现在来看,这四十万守军着实有些太多了,首先现在的规模只需要10万守军就足以战胜,如果明军来犯的话没有百万大军的规模,他们目前来说很难拿下。”
    “而且明军如果真能组织百万的话,凭借初城的防御,还有我们的目前装备,基本上可以守个十天半个月,基本上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钢铁城和初城的距离,也离得非常近,三五天的时间,完全是够前来救援的,王爷根本无心担心这里的安危。”
    穆桂英说到这里,稍微有些迟疑,不知道这话剩下的该不该说,于是看了看朱楹,咬咬牙说:
    “我在想现在我们不缺武器装备,也不缺人数,我们缺的是经历实战的敢于拼搏的那一些精锐,自从建军以来王爷,王爷有些过度保护,在这之下可能让他们都有一些过于自信。”
    “属下明白,您不希望我们出现无谓的流血和牺牲,可是没有在实战的洗礼之下,我们怎么有可能变成真正的精锐,真正的精锐,就是要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克服了自己对死亡的恐惧,迎难而上才可以真正练成,依属下之见,这一次狙击蒙古人,我们一定要去,不仅要打而且要打到底。”
    “我们要通过这一场实战来,建立起一支真正的精锐。”
    穆桂英的话,一下子让整个大厅陷入了沉默当中。
    朱楹同样也陷入了沉默,一直以来朱楹秉承的都是不希望有过多的流血和牺牲,
    因为朱楹虽然自己的臣民,只是一种奖励形式得来的,但是他们依旧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忠诚,以他为信仰,并且无条件的支持他的所有命令,那么朱楹就要对他们所有人的生命都负有责任,所以他不想让这些臣民们流血牺牲,朱楹建城,打造武器,打造各种东西,都是为了让这些人臣民不会有什么伤害。
    也许有人说了这只是奖励的工具,也相当于玩偶,为何要如此对待。
    但是,在朱楹的眼里不管是系统奖励的还是什么人,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不是工具而是有思想的人。
    因为朱楹知道了如果他真的那样做的话,他很有可能会泯灭人性成为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如果今天就以将这些鲜活的生命当做玩偶,那么明天他就可以对所有天下人都以同样的态度对待,那么后来他真的对亲人朋友也这样对待。
    那么,他还是人吗?
    和动物有何区别?
    这根本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如果一个人不把人命当回事的时候,那就是人性泯灭,人性一旦泯灭,那么那个人心中就将只有自己没有其他人。
    为了自己的欲望可以牺牲所有的一切,朱楹并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所以不管他的臣民有多少,不管面临多大的危机,他都不愿意随随便便牺牲自己的手下,他有时也反省过,知道他这样的做法是错的。
    反而让他们自己的发展有一些限制。
    的确穆桂英说的没错,他是将所有的人保护的太好了,甚至连军队都是这样,反而让他忘记了他的初衷到底是什么。
    他忘记了真正的军人需要了什么。
    穆桂英的话一下子点醒了他。
    似乎他对于臣民们的保护有一些太过了。
    尤其是在军队这一方面。
    既然建立了军队,又为什么会要担心这些呢?
    如果真的这样下去那建立军队的意义基本上就没有了,想到这里朱楹看向了穆桂英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错,以前我的的策略的确有一些问题,光想着怎么样防守,却不知道怎么样训练一支精锐的队伍,如果这支队伍连进取心都没有了,那么恐怕也没有什么价值了。”
    说到这里,朱楹看向十二女将。
    “今天我就改正这个错误,穆桂英。”
    穆桂英神色一正,大喊道:
    “末将在。”
    朱楹郑重其事的说:
    “这次攻打蒙古人,由你全权带兵负责,从初城打算调多少兵力,打算带多少将军,全部由你负责,本王不问过程,只看结果。”
    穆桂英双眼透露出一丝精光,恭敬的说道:
    “属下遵命。”
    朱楹又看向佘赛花。
    “你负责初城内外的大小事务,保证所有的事情都要在穆桂英出去之后正常运转,保证所有的后勤。”
    “属下遵命。”
    “散会。”
    第二天清晨,整个初城当中,一下子就陷入了忙碌之中。
    军队带着许许多多的装备,开始在城外集结,不过小半天的时间,初城就集结了三十个左右的方阵。
    从初城头往下看,每一个方阵至少有一万人,这一个方阵就相当于是三十万人,这三十万人每个人都穿着黑甲,头戴铁盔,背着改良的弓弩,手持长矛,手臂上还挂了圆形铁盾,完全就是武装到了牙齿。
    这个时候,朱楹已经站在了初城之上,看着这一切。
    在她旁边还有着徐妙锦,徐妙锦看着这三十万大军,小嘴都张开了,非常震惊的看着。
    她毕竟来自一个习武之家,父亲,大哥,二哥,三哥都是军中将领,对于军中的事情,徐秒锦可以说是已经熟烂于心。
    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军队集结。
    “这下面有多少人,少说有几十万人吧,夫君你麾下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真是太吓人了,夫君你集结这么多军队准备去干什么?”
    徐妙锦震惊是一回事,却还是有些好奇,朱楹并没有说,只是说出几个字
    “打仗。”
    徐妙锦脸色直接变了,看着朱楹的眼神,都是担忧。
    “你不会要造反吧!你这是要领兵去打谁,夫君你能和我说说吗。”
    朱楹听到这句话看了看徐妙锦突然问道:
    “如果我真要去造反,你会怎么选择?”
    徐妙锦直接愣了。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