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到此为止,我们现在要关注的是最终的结果,等待三司来给我们答案吧!”
    徐辉祖到底是徐家的家主,说了几句话,其他的人就不再说话了。
    徐增寿心里还是有一些不满。
    “若英王被查出来,他是弑君谋反的大罪,那我们该如何自处?”
    徐辉祖听到这个话,脸一下就黑了。
    他没有想到徐增寿会这样说话。
    “你认识英王?”
    徐增寿黑着脸说道:
    “怎么可能?始终我都不知道英王到底长什么样。”
    徐辉祖又看向徐英绪,问道:
    “你又和英王很熟?”
    徐英绪摇头摇头,赶忙说道:
    “不认识。”
    徐辉祖就表明了自己的看法:
    “那就说不通了,就算到时候英王有什么问题,和我们徐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根本就不明白,你们到底是在这里瞎担心些什么。”
    徐英绪徐增寿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原来这完全就是他们在瞎担心。
    傍晚时分。
    皇宫老朱,靠在龙椅上,双眼微眯,似乎是在思考一些什么。
    张公公站在一旁陪在老朱身边。
    老朱突然问道:
    “张安,你是如何看待今天的事情的,你觉得到底和英王有没有关系?”
    张公公听到这句话,赶紧躬身回答道:
    “老奴不知,不过依老奴之见,英王应该没有那么蠢。”
    老朱点了点头,说道:
    “不错,这事确实很蠢,如果老二十二真的有这样的本事,又怎么可能办出这种蠢事来?”
    “咱那些儿子中老二十二看起来最本分,但是如果真论实际手段来,只怕藩王里没几个人会他的对手。”
    “就看当年,如何支配他的几个弟弟,再看看他在西北,那些流民不断的来找他,这样既收买了西北军民的民心,又讨好了将领。”
    “还有他被咱召回金陵,他隐忍不发,并且对于刺杀的态度,他可以很明显的表达出自己的看法,由此看来他很聪明,他实在是聪明的让咱不太放心。”
    “,如果他是个嫡出的话,估计咱就让他来坐这个王位,这可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张公公当然不敢说一句话,这些话只能从老朱的口中说出,他绝对不可能插嘴。
    老朱睁大了眼睛,淡淡说道:
    “三天后,如果三司会审查不到东西,那么就让英王回自己封地吧。”
    张公公愣了一下,皇帝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三司会审,还有六扇门锦衣卫的配合,这京城为何还会有案子查不出来?
    京城的官员并没有那么无能。
    除非皇帝早就已经知道幕后之人是谁。
    否则,他不会说这样的话。
    只能说皇帝也不想让幕后之人真正的暴露出来。
    皇帝是告诉他三司会审不需要有具体的结果。
    张公公连忙回答道:
    “老奴,明白了。”老朱点了点头,挥着手说:
    “朕乏了,你先下去吧。”
    张公公应声回答道:
    “是。”
    张公公退了出去。
    老朱默默的看着桌子上的那一份折子。
    上面写了一个名字,看到这名字老朱眼中闪过一丝已经失望。
    过了很久,老朱才缓了缓自己的情绪,轻轻的说了一声:
    “年轻人做事真的太过浮躁,自己的羽毛还没有长齐,就和别人较量。”
    “而且玩的还这么容易暴露,这性子着实需要磨一磨呀,传旨太孙朱允炆闭门读书一个月,一个月内不得离开。”
    宫内一处角落,一个声音赶忙回答道:
    “是。”
    宗人府里。
    朱楹和徐妙锦被带到了一个小院子里,这个小院非常的干净,也非常的安静。
    小院中,徐妙锦非常好奇的打量左右的东西,然后问朱楹说:
    “这就是我们家要被关的小院了吗?”
    朱楹点了点头,对着她笑了一下,说道:
    “也许,你的后半辈子都要在这个小院中度过了,你会后悔吗?”
    徐秒锦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傻眼了。
    “不会吧,这多大点地方,如果我们在此地过一辈子,恐怕会被憋死吧。”
    朱楹笑了笑说:
    “你后悔了?”
    徐妙锦摇了摇头,
    “不后悔。就这样在这过一辈子,我也认命了。”
    朱楹听到这话,认真的问了一句。
    “其实你我只有两面之缘,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徐妙锦想了想说:
    “不为什么呀,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一定是好人,我遵从我的直觉。”
    朱楹听到徐妙锦这样的回答,一下子就哭笑不得。
    “你我才见到两面,你就觉得我是个好人。你甚至说你的直觉?如果你的直觉不准怎么办?我就是那个坏蛋,那又怎么办?”
    徐妙锦惊了一下,看着朱楹的问道:
    “你不会真的是弑君谋逆的人吧?”
    朱楹故意眨了眨眼睛,说道:
    “你猜对了,我真是个大坏蛋,既然知道我的秘密,那么我是不是要考虑杀人灭口呢?”
    说着一副痞痞的样子朝着徐妙锦走去,徐妙锦一下子吓呆了,下意识退后了几步,仿佛笼中受惊的鸟儿,惊恐地大喊道:
    “不会吧,你千万不要吓我,我胆子一直都很小,千万别过来,如果你再往前一步我就要叫好人了。”
    朱楹憨憨的笑了一下,说:
    “你喊吧,你就算喊破嗓子,恐怕在这里也没有人会理我们。”
    徐妙锦确实被这个场景吓到了,看着一步步靠近她的朱楹,瞬间闭上眼睛,马上就要发出尖叫。
    朱楹看到她这个样子,赶紧上前,捂住了她的小嘴。
    “你这个小丫头你还真的就当真了呀,如果你要怪叫出来,周围的守卫绝对都要全部跑过来,看你的笑话,我这不是逗你玩的吗,你现在可是我的英王妃。”
    如果你在这个小院里出事情了,那么我岂不是就坐实了那个罪名了吗,再说如果你都为我来着,我在对你不利,那怎么可能,你的脑子可真直呀,一下子连动都不动。”
    朱楹的话,让本身惊慌失措的徐妙锦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她和朱楹之间的距离竟然一下子靠的那么近,不知道为什么小脸一下子就红了。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