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说道:
    “丫头,千万不用担心,英王他人不错,如果你见到他,你会感觉到非常惊喜的哦!”
    徐妙锦原本伤心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愣了,情绪一下子变成了一种惊喜。
    她未曾想到哥哥竟然说英王人不错,大哥又是为何可以判定?
    难不成他偷偷的去见过英王了?
    徐妙锦非常疑惑,就在此时她已经被亲嫂嫂,牵上了花轿。
    看着上了花轿的妹妹,徐辉所眼睛中闪过一丝不舍,来到朱楹面前轻轻地嘱咐:
    “英王殿下,舍妹就交给你了,臣不求其他,只求殿下,带我妹妹真心就好,臣就已经知足了。”
    朱楹点了点头,拍了拍了拍徐辉祖的肩膀说:
    “放心吧,大舅哥,我一定会对她好的。”
    徐辉祖点了头说:
    “臣就在此,多谢王爷了。”
    朱楹笑了笑,翻身上马。
    新娘子已经接到了,该回去府邸了。
    迎礼的司礼大声地喊到:
    “起轿。”
    迎亲队缓慢地抬起了花轿,调转了方向。
    回到了去王府的路上,看着渐渐远离的迎亲队,徐辉祖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徐府上下他和这个妹妹是最亲,的如今最亲的妹妹也嫁人了,徐辉祖感觉心里似乎缺了一块。
    如今也就只能祝福妹妹,以后可以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了。
    迎亲队回程的路上,依旧很顺利,一直到了朱楹的门前,朱楹心里最后一丝戒备,也慢慢消失了。
    他本身以为朱允炆会在回来的路上,来一段抢亲,所以这一路朱楹都非常戒备。
    朱楹知道冲动的男人,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做得出来。
    不过,明显的是,朱允炆并没有因为冲动失去理智。
    这让朱楹,打算放下心中所有戒备,毕竟到了自己的地盘,朱楹就没什么害怕的了。
    更何况,这场婚事,是老朱钦赐的,到时候老朱会亲自到场,甚至老朱已经坐在自己的宅院中。
    有老朱在朱楹可不相信朱允炆还能翻个什么样。
    果不其然,迎亲队刚刚落下轿子替身管家就告诉他老朱已经到了,朱楹彻底就放心了。
    他乐呵呵的从花轿中将新娘牵了出来,后面又在几个宫女搀扶之下,朱楹带着新娘走进了自己的府邸。
    朱楹的住所早已聚满了人,说实话,这些朋友基本上都是没有见过的,大多数都是满朝文武。
    来祝贺大多看在老朱的面子上。
    老朱也在,张公公的陪同下,坐在了客厅的主位。
    脸上虽没有什么笑容,但是从面相来看老朱今天心情还是非常好的,等到朱楹带着新娘来到客厅,周围恭喜的话,不断地从耳边传来。
    朱楹,一一回礼,等到牵到客厅中央,早早就已经做好准备的司礼,高深的喊道:
    “祭拜天地。”
    整个客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中间的人身上,这是婚礼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三礼之后,朱楹和徐妙锦就正式结为夫妻。
    就在这一刻,老朱也坐直了身体,看着这对新人。
    就在此刻司礼正在喊一拜天地时,一个声音大声的喊:
    “狗皇帝,拿命来!”
    瞬间所有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突发的事故,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一个矫健的身影快速地冲到老朱面前。
    刺客拿着一把长剑,直指老朱的心脏。
    “护驾!”
    原本在喊拜天地致辞的司礼,一下子就将礼词换成了护驾,同时老朱身边的御前侍卫开始拔刀,挡在了老朱面前。
    只是来刺杀老朱的人,明显是练过的。
    剑光流转间,几个御前侍卫就已经倒下了。
    他们还未反应,鲜血已经从脖子中流了出来。
    这个刺客眼看就已经要到老朱面前了,突然稳如泰山的张公公辟出了一掌,快如闪电的落在了刺客的手腕上。
    刺客感觉到刺痛,一下子,剑没有拿稳,掉在了地上,这刺客明显还不打算死心,猛然拔出一把匕首,疯狂冲向老朱,张公公就在此时动了一下,一脚踹中刺客胸膛,这刺客完全来不及反应,直接就被踹出七八米远,而此时,周围侍卫反应过来,一拥而上,扑向刺客。
    “咱要活的。”
    老朱稳坐高堂开始发话,很快刺客就被五花大绑的送到老朱面前。
    老朱淡淡的看了一眼刺客,冷喝道:
    “你是何人?为何要刺杀咱?”
    那刺客看向老朱双眸,明显充血,青筋已经暴起,大声喊道:
    “狗皇帝你可记得我,我是吴庸的后人。”
    听到这名字老朱愣了一下,明显没听过这名字。
    他看向张公公眼神中充满询问,张公公低声喊道:
    “吴庸乃是当年主审郭恒案件的主审。
    郭恒案,老朱脸色沉了下来,周围所有官员听到郭恒二字,脸色一下变了。
    朱楹听到郭恒案,脸色一样变了。
    众所周知,明朝有四大案,空印案,郭恒案,胡惟庸案,蓝玉案。
    因为朱楹的存在,蓝玉案尚且还未发生,但是其他大案都已发生。
    空印案且不说,这完全就是个冤案。
    郭恒案而言,完全就是一个专门打击腐败的例子,却硬生生被老朱办出了无数冤案。
    其实老朱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加强皇权,但却让许多无辜的人家破人亡,引起了巨大的民愤。
    为了平息民愤,老朱就将主审案子的吴庸等人杀了。
    可以说吴庸等人就是当了替罪羊,是在郭恒案件中最冤的一方。
    至于胡惟庸的案子完全就是郭恒案子的一个继续,老朱深深用郭恒案和胡惟庸案将大明的宰相彻底废掉。
    时至今日,文武百官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郭恒案和胡惟庸案是老朱集权的方式,在场人谁敢多提半字。
    今天又有一场刺杀和当年的郭恒案相牵连,在场之人,百官又何不心颤。
    几乎所有人都想起了当年,郭恒案和胡惟庸案那一段腥风血雨,尤其是文官,有些经历了当年之事的文官,身体都开始哆嗦。
    因为不管是郭恒案,还是胡惟庸案针对的主要都是文官,而这两件案子,老朱差点儿没把文官全部都宰掉。
    几万人,老朱手起刀落,一下子就没了。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