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百姓懊恼的说道。
    官差打算说话,没有想到被孟四娘抓住的那个小孩子,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他们并不是我的爹娘,其实,我也不想干这样的事情,完全是他们逼迫我干的。”
    “如果我要是不干的话,他们就不会给我吃的,并且还要打我,好几个弟弟妹妹,都已经被他们打断腿送到街上去乞讨了。”
    朱楹听到这话,看着小女孩问道:
    “的意思是不仅仅是你,在这个团伙中,还有许多的小朋友,甚至比你更惨,都被那对夫妻控制着?”
    小女孩泪眼婆娑的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大概还有十个弟弟妹妹,他们一直都被关着,求求你们发发慈悲,救救他们吧。”
    朱楹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
    “那你的家人呢?”
    小女孩儿闭上的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道:
    “我们没有爹娘,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爹娘在哪。”
    朱楹听到这句话,心里感叹万分。
    目光看向了那个为首的官差,
    “你听到了吧?这件事可不简单,你们的功劳来了。”
    官差神情也变得非常严肃,点了点头道:
    “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们,我们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朱茵点了点头,他发现这个官差还算是一个比较具有正义感的官差。
    于是就让孟四娘将这个小女孩交给了这个官差,这件事情也算是有一个结尾。
    临走之前,朱楹看了看那个小女孩,趴在她的肩上,对她说了一句话,小女孩看着朱楹眼中尽是感激。
    随后她被官差带走了,等到官差离开周围的百姓也慢慢的都散了。
    这时一个古灵精怪的声音,就在朱茵耳边响起,
    “你刚才是和这个小女孩说了什么?”
    朱楹回头一看,发现是男扮女装的徐妙锦,他只是淡淡一笑,将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对徐妙锦神秘的说道:
    “这是秘密,你可以猜一猜。”
    说完朱茵就带着杨排风和孟四娘离开了。
    留下还在原地站着的徐妙锦,徐妙锦,好久之后才回过神来,跺了跺脚,非常不满的说道:
    “真是小气。”
    最后就扶着已经满脸通红的徐辉祖离开了。
    就在当天夜里,朱楹安排好了杨排风和孟四娘住宿。
    就一个人独自去到了替身所在的地方。
    就在和替身见面的时候,一则消息家就把他给砸蒙了。
    “什么?老朱,既然给我赐婚了,赐婚的对象还是徐家的三女儿徐妙锦?”
    替身已经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毕恭毕敬的说道:
    “是的王爷。”
    朱茵瞬间感觉到有些纳闷,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
    徐妙锦,这个人物他还是知道的,因为她在历史上是一个传奇女性。
    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她可以大胆的拒绝朱棣,尤其是朱棣后来表示皇后之位来让她做。
    但是她却断然拒绝,甚至拒绝了朱棣,需要尽直接遁入空门,不再给一丝机会。
    由此可见,徐妙锦的性子也是非常刚烈的。
    朱楹怎么样也没想到如此,刚烈之女子竟然就这样被赐婚给了他。
    说句心里话,朱楹还是有些措手不及,本来朱楹的目的最主要的就是要把自己的母亲接回领地去享福。
    现在可好处,母亲之外,还要带走一媳妇,对于老朱的赐婚,朱楹也并不反对,因为他本身没有媳妇儿,也没有什么非常心动之人,老朱给他赐个媳妇,朱茵还是挺欢喜的。
    就是不知这徐妙锦长啥样,到底是个美人,还是歌?
    虽然说他知道这些名人的名字,但是还是没有见过这些人的真人的脸,朱楹心里还是些没有底,在心里抱着一些小的期待。
    随后摇了摇头,瞬间将这些事情都抛之脑后,问替身,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替身恭敬的回答,
    “除了王爷的婚事,还有就是一个月之前在蓝玉回金陵城,在皇宫里与皇帝,秘密谈话了一个月,只是第二天就被发配往南方,不知道是去干什么了,属下也没有探查到。”
    朱茵听到此话一愣,蓝玉去了南边?
    老朱派蓝玉去南边是干什么?
    难不成又要针对他们做措施了?
    可是就算是对他们采取措施,也应该往北边去,到底是要干些什么?
    朱楹一下子脑子感觉转不过弯。
    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兵来将挡,水来淹这句土话还是没有错。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事情?”
    朱楹赶忙问道。
    替身思考了许久,才说:
    “还有一件小事,就是魏国公的长子徐辉祖今天本来说好要拜访王爷,却不知为何就又改了日期,把时间放在了三天之后。”
    朱楹微微的点了点头,魏国公徐辉祖,这是徐妙锦他哥吧。
    估计拜访专门为了皇帝赐婚。
    只是这位魏国公似乎有些耳熟,朱楹注意,感觉魏国公三个字就在不久,好像听人提起过。
    算了,暂时先不管这么多了
    “我娘身体可还好?”
    替身点了点头,说道:
    “太妃身体很好,就是非常想念王爷,属下身为替身,也不敢和太妃走的太近,毕竟是王爷母亲,如果靠得太近,一下子就会被暴露。”
    朱楹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明日我就要,进宫去见我的母亲。
    “是。”
    第二天正午朱楹早早就到了皇宫当中。
    朱楹的母亲虽然一直都没有什么名分,但是老朱还是给母亲安排了一个小庭院居住,并不算太过于委屈。
    而这个小庭院就是母子,两个人在宫廷当中的避风港。
    这个庭园也是朱茵小时候的最喜欢的地方。
    这个庭院虽然很小,但是五脏俱全。
    母亲身边有几个宫女伺候,这几个宫女是老实人,自从在这个庭院居住之后,就一直尽忠职守,从来没有二心。
    朱茵在进宫后第一件事就是给老朱请了个安,这是为皇子在金陵,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
    老朱并没有和朱楹多谈一些什么,如果说父子之间要论感情的话,可能真的就没有。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