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朱楹那人竟然看到官员都不怕,甚至敢和官员打起来,那么这来头肯定不小。
    这对夫妻互相对视一眼,在趁着大家的目光都被杨排风和徐辉祖的大战所吸引的时候,悄悄的隐入了人群当中,眨眼之间就不见了。
    此时此刻,包括朱楹他们,都被杨排风和徐辉祖的战斗所吸引,现在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夫妻是什么时候走的,就连孟四娘都忽略了这一对夫妇。
    只是,这种精彩淋漓的感受,就仅仅是对于杨排风而言,徐辉祖却觉得这简直是憋屈,不仅仅是憋屈,而且是羞辱。
    他没有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竟然会败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甚至自己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这么交手的一小会儿,徐辉祖已经被杨排风打了三四棍了。
    他手里可是用的战刀啊,而且还是名将佩戴的,但是为他打造的,战斗比不上那些削铁如泥的战剑,但也是吹毛断发的利器,杨排风的手里就仅仅的是一对烧火棍。
    虽然伤害性不大,但却侮辱性很强。
    自己和这样的一个女子比,竟然到最后就只是落到了一种处处挨打的份。
    他现在就是那个被挨打的人,而对面的人就不断的使用各种手段,把他压住。
    徐辉祖现在连去死的心都有了,因为他想起,他可是徐达的长子,堂堂的魏国公却被一个女子打得无从还手。
    在这样的情形下,徐辉祖简直可以说是要火烧眉毛了,他都打算同归于尽,可是任由他怎么样使用招式杨排风都可以轻轻的将他的招式所化解。
    这一下徐辉祖就更加绝望了,他徐辉祖徐达他的长子,最终竟然打不过一个女子。
    就在徐辉祖感觉到内心非常苦闷的时候,非常心灰意冷的时候,热热闹闹的人群当中,突然开始了,一阵骚动。
    原来是一队官差,他们将人群分隔开来,快速地走进来。
    你们是一群什么人,竟敢在这里私自斗殴。
    为首的官差大声的对他们两个人吼去,目的就是要让他们两个人赶紧停手。
    “排风,回来。”
    听到官兵的喊叫,朱楹并不想把场面闹得太大,就赶紧让杨排风回来。
    杨排风刚刚撤离了战场,并且将她和徐辉组之间的距离拉开大,双眸依旧紧盯着徐辉祖的身影。
    “这不是魏国公吗,您这是?”
    好巧不巧,这领头的官员竟然一眼就认出来了,徐辉祖到底是谁。
    顿时徐辉祖一脸惊讶,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毕竟这也是他非常狼狈的一次。
    好在,就在此时,徐妙锦及时站了出来,为她大哥解围,直接指着朱楹他们几个说:
    “官差大人,赶紧将他们抓起来,他们可是拐卖小孩子的人。”
    官差一听,一下子惊了一下,什么人贩子,这可是皇城脚下,谁敢做贩卖小孩?
    这种勾当如果被发现了,那可是杀头的大罪,所以这可是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徐妙锦指着朱楹他们说:
    “就是他们。”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怎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拐卖小孩,我看你们是活的太久了。”
    官差二话不说,直接就命令自己的手下,将朱楹三个人全部都围了起来,面色不善的看着朱楹他们。
    朱楹直接冷哼一声,非常生气的说道:
    “你说我们是人贩子,你有何证据?你堂堂一个官员就听别人的一面之词,就判断一个人的罪名。”
    “四娘,你搜一搜那个小女孩身上到底有什么?”
    孟四娘点了点头,直接将小女孩身子提到了半空当中,轻微的晃动了一下手腕。
    “叮呤咣啷……”
    一下子七八个钱袋,就从小女孩的身上掉了下来。
    周围围观的百姓看着这些钱袋,顿时大声的喊道:
    “那是我的钱袋呀!”
    “那是我的!”
    “那个黄色的是我的!”
    “那个是我的。”
    就在这一瞬间,大家都明白,这小女孩原来真的是个小偷。
    看到这一幕,徐妙锦兄妹,直接给看傻眼了,原来他们闹出来的,这一出竟然是一出闹剧,他们完全是被别人被骗了。
    徐辉祖顿时就呆呆的站在了原地,像一块木头一样,他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现在徐辉祖只想找一个地方,把自己给遮起来,他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徐妙锦也不在乎自己冤枉了好人就只是俏脸一红。
    赶紧上前对着朱茵三人非常诚恳的道歉了歉:
    “这位兄台,实在是对不住,是我们兄弟二人没有把事情理解清楚,就贸然冲上前来冲撞了这位兄台,这件事情是我们不对,我们真诚的向您道歉,希望三位可以原谅我们兄弟俩。”
    朱楹现在可谓是一肚子火气,憋了很久,看到徐妙锦,就想讥讽她几句。
    只是就这样一眼瞄过去,朱楹竟然发现这徐妙锦居然是一个女儿身。
    朱楹这一下子就没话可说了,他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还碰到了一个男扮女装的。
    想了想他一个大老爷们,可不能掉了价,还冲一个女的发脾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他们说:
    “算了吧,看在你诚心道歉的份上,我也不打算为难你们,以后遇事要三思而行,不要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替别人出头,你们这可不叫正义,而是给自己自找没趣。”
    说完朱楹看了看那个官差,然后指了指孟四娘抓住的那个小女孩:
    “这个小家伙肯定干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而且这一伙人是有团伙的,我就将人交给你们了,小孩子不懂事,你们就不要为难她,但是,刚刚办他父母的那两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一定要抓起来,严惩不贷备。”
    朱楹这么一说,周围的百姓赶紧往旁边一看,想要找一找这小女孩的父母去哪儿了。
    这小女孩的父母呢,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他们这是逃跑了吗?
    怎么连自己的女儿都不带走?
    从没见过这样的爹娘,怪不得连小孩都教歪了。
    “我们刚刚到底是在干些什么?”
    “为什么没有将他们拦住?”
    “……”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