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武器是专门用来近战。
    除了准备这些武器装备之外,朱楹还组建了一支骑兵。
    组建的这只骑兵,人数仅有一千人。
    而那些骑兵的战马,是半个月前蒙古人遗留下来的。
    并且,朱楹给这队骑兵定制了一套专门的装备。
    马镫,马鞍,马蹄铁,马刀,马甲,全套铠甲等这一系列的装备都备齐了。
    可以说,这队骑兵是朱楹重点打造的一支兵种,这是一对全副武装的重骑兵。
    朱楹已经了解清楚,在草原上,只要有这样的一队骑兵,可以在草原算是站稳脚跟。
    这是一支无法让人忽视的一支武装。
    朱楹更加明白的是,想要在草原纵横,最好是要准备一支轻骑,弓骑兵是最好。
    只是弓骑不可能想建就建,要有一定的战力,需要大量精力,财力投入。
    而蒙古人的轻骑兵能够在草原纵横,是因为这些蒙古人自小长在马背上,对这些都很熟悉。
    他们是从小练到大。
    在这方面,至少需要几年的时间,光骑射功夫的提升都需要费很大劲,而一般情况下,蒙古人都可以碾压一般骑射兵。
    而朱楹费了大劲组建骑兵,为了弥补缺点就只能在武器装备上下一定的功夫。
    所以,他才打造这支重骑兵。
    而且,征服草原还是以后再谈之事。
    现在的朱楹,只需要用这一支重骑兵起到一定威慑作用。
    总之,经过半月的努力,朱楹的手下军队,与半个月之前已经很不同了。
    再加上这座城已经竣工。
    朱楹已经不担心蒙古人的侵袭。
    而朱楹脚下的这座城,被朱楹命名为:
    初城!
    初始之城!
    这也代表朱楹的起点之城!
    立于初城的城头。
    朱楹看向一望无际的草原,心里有着无限轻松。
    自从出了外墙,他的心就没有像此刻一样踏实。
    这座城中,有他的臣民,有他的军队,他的心血,这里的所有都隶属朱楹。
    穿越到这个时代,已经过了十九个年头,朱楹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放松。
    因为,这里没有限制,没有勾心斗角,所有的一切都是轻松愉快的。
    他每天需要解决臣民的问题,和臣民们一起生活,为自己的未来不懈努力。
    朱楹非常钟意这样的生活。
    无忧无虑,忙碌却有意义。
    就在朱楹开心的站在城头,伸开双臂,面对初晨的第一缕阳光时。
    天空之上,来了一只白鸽,落在朱楹的肩头。
    朱楹愣了一下,看向自己肩上的白鸽。
    这只白鸽,是朱楹领地上的替身所遗留下来的联络信鸽。
    一般只有出现紧急状况,才会用到这只信鸽。
    难道,封地出了什么事情吗?
    朱楹赶紧将信鸽上的信取了下来,展开一看。
    然后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信上写的非常清楚。
    老朱让他立即回京。
    不仅如此,老朱还将送给西北边军的所有人员,全部打散。
    将他送走给宋晟八万多男性臣民,全部聚集起来,分批量的送到各个地方。
    并且还专门调了三支军队,在他的封地周围住扎。
    虽然这明面上没有说要抓人。
    但是已经暗示朱楹,如果他要是发生什么异动,直接将会被镇压。
    看完信,朱楹苦笑着摇摇头。
    看来老朱对他的戒备从来没有放下。
    不,或许说老朱对他的每一个儿子都怀有戒备心。
    自己这是引火上身了!
    朱楹一直都很清楚。
    因为不断有臣民冒出来,被老朱调查那是肯定的事。
    而且这些人的来历,老朱肯定找不到根据。
    怀疑自己,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只是,朱楹没想到,事情会发生的这么快。
    现在,老朱就只给他留了一条路,就是想让他回京,给他一个解释。
    解释的好,这件事还算能过去。
    解释的不好,很有可能连自己的人头都保不住。
    而且这件事情,说不定老朱还会引火到自己的母亲身上。
    老朱的狠辣可是出了名的。
    朱楹可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出了事情,母亲的下场会是怎么样。
    要知道,想当年他的诗歌和他的王妃,因为生活不检点,大肆招揽美少年入府,直接触怒了老朱。
    老朱直接当着十哥的面,将他王妃给凌迟了。
    十哥直接吓得屁滚尿流,从此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不出两年,就凉凉了。
    虽然说,从本质上来看,这是十哥和他的王妃咎由自取,但,从侧面也能看出,老朱对自己的家人也是可以下狠手的。
    看着手中的信。
    朱楹明白,困难就要来临。
    他现在面临两个选择。
    第一个,随这封信所说,立刻回京,将情况禀明。
    后果,老朱可能会把它当成妖怪,当场给砍了。
    第二个就是选择不回去,将老朱所说的话当个屁。
    这样的后果可能可以保全自己,但是自己的母亲,恐怕要承受老朱的疯狂。
    当然,他现在还可以选择造反。
    只是,这条路最终就是死路一条。
    就他现在只有几十万臣民,五万军队。
    对付蒙古人都不一定应付的过来,怎可和老朱叫板?
    开玩笑,老朱可以分分钟将他活剐了。
    只怕光应付西北宋晟,就足够让他头都大了。
    何况,如今蓝玉还健在。
    还有傅友德,汤和这样的明将保卫着明廷。
    就自己这点底蕴怎生可以造反?
    这不就是自寻死路吗?
    目前来说,造反是最不可取的一种选择。
    想要和老朱比,至少还要有半年的时间。
    这样,朱楹才有一点点的胜算。
    而现在,老朱根本不会给他这样的时间。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回家,要么消失。
    回京肯定是不可以的。
    他还不想被当做怪物。
    如果消失的话,那么自己的母亲可能就要被连累了。
    朱楹一下子陷入了痛苦的挣扎。
    自己的母亲自小就对他疼爱有加。
    他可不想母亲,因为他的事情受到了一些不公平的对待。
    就在朱楹非常纠结,到底应该怎么选择的时候。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中的信,突然有了一种想法。

章节目录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漠孤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漠孤客并收藏大胆!父皇为何造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