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笙先还没意识到这场“偶遇”是冲自己来的。
    还是小禄子低声提醒她,“顾大夫,那是二皇子妃,我们稍事回避,等二皇子妃过了,我们再过吧。”
    顾笙才反应过来,原来眼前让几个太监宫人簇拥着,锦衣华服、肤白貌美的女子是二皇子妃,她本来还以为,是皇上的哪个妃嫔呢。
    是说既是妃嫔,看穿着打扮还明显是个得宠的,怎么没坐软轿……顾笙正胡乱想着,就见二皇子妃明显冲自己走了过来。
    这下顾笙彻底避无可避了,只得待二皇子妃走近后,随小禄子一起福了下去,“见过二皇子妃。”
    二皇子妃笑得很是和善,“这位是……?怎么会认得本宫的,本宫不记得几时见过你呀。”
    顾笙心里冷笑,都直接冲她来了,还装什么不认识她呢?
    面上却还只能笑道:“臣妇是翰林院赵编修的家眷,大家平时都叫臣妇顾大夫。臣妇之前虽没见过二皇子妃,身边这位公公却是见过的,方才提醒了臣妇,所以臣妇知道。”
    二皇子妃惊讶道:“原来这便是大名鼎鼎的顾大夫吗?本宫早就久仰你的大名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得见,倒是没想到,今天会在宫里见到。顾大夫请起吧,不必拘束,看着本宫说话就是。”
    顾笙遂站直身子,看向了二皇子妃,果见她虽在笑,笑意却半分没抵达眼底。
    她便也淡淡笑道:“回二皇子妃,臣妇是进宫来给敏妃娘娘和十三皇子请脉的,也没想到会有幸在这里遇上您。”
    二皇子妃已趁机细看过顾笙了。
    见她比想象中的还要漂亮,别说外面了,就算是在美人如云的宫里,她这张脸都算出众的。
    关键不止脸蛋身段都过人,还一身与众不同的气度风骨,二皇子妃急忙之间,其实形容不出来顾笙的不同。
    但她的眼睛会看,也会感觉……华丽广袖下的指甲立刻嵌进了肉里去。
    不怪殿下念念不忘,哪怕已是臣妻,一旦他妄图染指逼迫臣妻的事情曝光于人前,他的名声立刻会大大的败坏,依然不管不顾。
    事败后也不曾追究,反而自己主动把该收拾的人都收拾了,还死命瞒着她。
    且至今都没临幸过府里所有的姐妹了,——眼前这狐媚子的确有迷得殿下神魂颠倒的本钱!
    二皇子妃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几乎快要维持不住了,清了清嗓子,才又道:“原来顾大夫是进宫来给敏妃娘娘和十三弟请脉的,什么时候顾大夫也给本宫请个脉吧。”
    顾笙这辈子都不想再踏进二皇子府一步了,淡笑道:“依臣妇看,二皇子妃最好这辈子都没有传召臣妇的机会。那说明您一直身强体健,才是最好的,您说呢?”
    心里则思忖着,难不成二皇子是怕他自己出面,会一个忍不住,便与她鱼死网破,所以才把事情交由了二皇子妃来办,曲线救国?
    二皇子妃似笑非笑道:“那照顾大夫这么说,太医院的太医们平时也没有定期给父皇母后,乃至阖宫的妃嫔皇子公主们、京中的达官贵人们请平安脉的必要了?只是请平安脉而已,为的也是安心,本宫倒是觉得挺好的。”
    顾笙见她笑得实在称不上善意,道:“二皇子妃说得极是,是臣妇考虑不周了。”
    二皇子妃立刻道:“既然顾大夫觉得本宫说的对,那你什么时候得空,去我们府上给本宫请脉?本宫好提前安排人去接你。”
    顾笙心里快烦死了。
    无声吸了一口气,才笑道:“回二皇子妃,臣妇平日实在繁忙,除了宫里,除非万分紧急的情况,都不出诊的。您若实在想臣妇为您请脉,可以屈尊去我们九芝堂,臣妇一定第一个为您请,您觉得怎么样?”
    二皇子妃的脸就冷了下来,“顾大夫不是前阵子,才去过我们府上出诊呢?怎么上次行,这次就不行了?顾大夫这也太不把本宫放眼里了吧。”
    顾笙强忍住翻白眼儿的冲动,“臣妇不敢不将二皇子妃放眼里,但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九芝堂既有这样的规矩,臣妇当然就得遵守。不然京城遍地都是达官贵人,臣妇就是能把自己分身成十个八个,也肯定要忙不过来的。”
    “想必二皇子妃也知道,如今推广剖腹产是朝廷都牵头的大事。臣妇不才,在整件事中虽不至于不可或缺,但若臣妇不能多些时间待在医馆和医学堂,许多事都将无法顺利推进。所以还请二皇子妃千万见谅。”
    二皇子妃冷声道:“所以顾大夫的意思,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去我们府上出诊了?”
    顾笙抿了抿唇,“是的,除非皇上亲自下旨。还请二皇子妃不要勉强,臣妇一心就只想治病救人,造福百姓而已。”
    二皇子妃忽然低喝跟着她的人,“你们都退后!”
    喝得几人都远远退开后,又喝命小禄子,“你也退开,没听见本宫的话呢?”
    小禄子心里叫苦不迭,怎么顾大夫和他总是遇上这样的事?
    他不敢不听二皇子妃的,但又不愿把顾笙单独留下,弄得跟上次一样。
    只得偷偷瞟向了顾笙,看顾笙是个什么意思。
    顾笙见小禄子这个时候还能想到自己,心里一暖,冲他点了点头,二皇子妃就算心里再恨她,这会儿也不敢真把她怎么样的,其实用不着害怕。
    小禄子这才呵腰远远的退开了,一边退一边还想着,待会儿一见情况不对,他立马飞跑回去,让自家娘娘来救顾大夫。
    老是发生这样的事,也是摆明了打他家娘娘的脸,不是吗?
    二皇子妃方冷声道:“顾大夫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去我们府上,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踏进我们府里一步就好。本宫其实也不愿意你去,太医院那么多太医,又不是非你不可了。在你之前,难不成大家都不看病了?”
    “本宫还听说,顾大夫与你丈夫赵大人是患难夫妻,一路相互扶持,才走到今天的,感情极好。这是好事,咱们女人无论贵贱,既然嫁了人,就该从一而终。何况赵大人还待你好,那你更该惜福,无论如何,都不得有任何二心才是,顾大夫说呢?”

章节目录

首辅大人的锦鲤医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安久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久久并收藏首辅大人的锦鲤医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