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天河不太会炼器,一次两次,无法成功,但只要炼制的次数足够多,还是有希望炼制成功的。
    这就没办法杀了梦天河了。
    不过,秦帝并不慌。
    这里人很多,其中仙君也不是没有。
    想活命,那就杀了梦天河。
    怎么选?
    梦天河是仙王不错,但仙王之令,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更何况,大家都动手了,自然不会有人说出去。
    除了在场的人外,其他人也不会知道。
    杀了也就杀了。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梦天河并不是仙王,而是仙君,还是魔仙君。
    “纳兰四季。”梦天河的目光,落在了除了他之外,唯一一个仙君身上,沉声道:“杀光他们,夺取他们的炼器材料,我可以帮你炼制一件法宝。”
    梦天河炼器的成功率是不高,但炼制个百八十次,成功一件,还是没问题的。
    而这里还有一百多人呢。
    所有人的材料加在一起,梦天河想要成功炼制个两三件法宝,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只要他搞定了另一个仙君,有他们两个人联手,其他人想杀他们,那就是做梦。
    对梦天河有威胁的,也就是另一个仙君而已。
    纳兰四季想了想说道:“必须先帮我炼制一件法宝。”
    “没问题。”梦天河直接答应了下来,随后看向秦帝,不屑道:“秦帝,你想利用他们杀我?真是可笑之极。”
    “咻!”
    就在这时,一个鼎炉中,突然激射出一道金光,金光快速注入到一个不朽的身上。
    “刷刷刷……”
    众人齐齐看向那人。
    这是一个不朽境的武夫,并不是修真者,是不可能懂得炼器的,然而,他看上去却是成功过关了。
    什么情况?
    “你会炼器?”梦天河目光一冷。
    之前他问过,有谁会炼器,没一个人承认,结果,一个不朽境的武夫竟然会?
    他有些不太相信。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过关了,也打了他的脸。
    “我,我不会……”那不朽武夫连连摇头说道:“我只是将自己带来的一件法宝,放入了鼎炉中,然后就这样了。”
    他见秦帝想要利用他们杀梦天河的计划,因为纳兰四季的缘故失败,他不知道秦帝还会不会帮他们炼器。
    然后就取出了自己携带的法宝试一试。
    没想到竟然成了。
    “???”
    众人全都懵了。
    这样也行?
    接着,大家也都纷纷取出了法宝,丢进了鼎炉之中,随后,一道道金光从鼎炉中激射而出,注入到众人体内。
    一时间,所有人都通关了。
    只要向鼎炉内,放入一件法宝,就可以过关?
    至于是不是用鼎炉内的材料炼制的,其实都无所谓?
    重点是要放入法宝?
    一份材料,一天时间,一件法宝,归于鼎炉,失败者死!
    人家也没说炼器,只是明确说了,一件法宝归于鼎炉。
    搞了半天,死了这么多人,竟然是脑筋急转弯?
    这反转的让人猝不及防啊。
    “哎。”
    这时,秦帝叹息了一声,对着梦天河摇头说道:“因为你的愚蠢,死了这么多人,真是可悲,可叹啊。”
    说着,秦帝看向地上躺着的,被梦天河斩杀的一百多人,“你们死的也真是够冤枉的,更可悲的是,还是被一个蠢货杀的,实在是没天理。”
    叹息中,秦帝手一挥,将一百多具尸体,收进了收尸小破车。
    对于收尸,秦老爷子等人,已经等很久了,他们待在收尸小破车中这么久,都没有尸体从天而降,让他们很不习惯。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经历了,尸体一点点融化,让人窒息的场景,秦战天,李曦月,以及秦帝的师姐们,这些人还没经历过啊。
    他们心里不平衡。
    现在舒坦了。
    几个坏老头。
    ……
    帝宫。
    “嗯?”
    将一百多具尸体丢进收尸小破车的秦帝,突然感觉到,自己尚未开始的三号阴阳大道,竟然产生了一丝波动。
    阴阳大道开了?
    这么突然,这么莫名其妙的吗?
    因为收尸吗?
    之前我也没少收尸啊。
    不对。
    地府和地球融合之前,是没办法走出阴阳大道的,所以,在地府和地球融合之前,收再多尸也没用?
    秦帝想不通,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顺利的,莫名其妙地走出了阴阳大道。
    这才是重点。
    现在要做的就是,扩充阴阳大道,然后让九道融合。
    扩充阴阳大道的方式,是继续收尸?
    秦帝不知道。
    不过,他却知道,这收尸小破车是越来越不简单了。
    再者。
    因为人皇大道的关系,想要扩充阴阳大道,也非常的简单,只要不断地扩充本源大道,分摊本源大道之力,给其他大道,当其他八道融合,继续通过分摊的方式,自然就可以将阴阳大道融合并扩充。
    扩充阴阳大道,不一定非要吸收阴阳大道之力。
    任何一种大道之力都是可以的。
    都是共通的。
    “不能在这里待太久,要尽快回去才行。”秦帝心头暗道:“如今地府和地球彻底融合,上官璞那家伙,不可能主动分本源大道之力给我的。”
    秦帝和上官璞说,彼此五五分,如果情况允许的话,上官璞肯定不会这么做,必然会占比的更多。
    而秦帝来帝宫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开启阴阳大道,这才刚到,就开启了,剩下的对他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先跟上官璞抢夺本源大道之力,才是最重要的。
    “哼!”
    这时,被秦帝一阵,嘲讽,辱骂的梦天河,冷哼了一声,穿过困阵,径直向帝宫深处继续走去。
    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其实只是帝宫的外围,是一望无际,类似广场一样的地带。
    很是空旷。
    “咔嚓!”
    就在这时,众人头顶的虚空,像是撕裂开了一样,接着,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那是什么?”
    有人抬头看去,发出了一声惊呼。
    只见从黑洞中,飞出一个黑点,黑点以一个可怕的速度,快速向帝宫的方向飞来,随着不断接近,黑点也变得越来越大。
    “是仙宫!”
    随着黑点变大,有人认出了黑点,而从黑点的飞行轨迹来看,不太像是飞行,更像是坠落。
    “仙宫,是仙界的府邸仙宫。”除了梦天河之外的,另一个仙君,纳兰四季盯着坠落的仙宫,激动无比,“是我们纳兰家的仙宫府邸。”
    “仙界来人了,是纳兰家的人。”
    “仙界终于来人了。”
    “真好。”
    “……”
    其他人也都兴奋非常。
    而在场的,唯有秦帝和梦天河,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秦帝知道仙界会降临,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这是他所料未及的。按照梦天河所说,怎么也得有三五个月。
    结果提前了?
    对于这一结果,梦天河也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原因无他,第一,出现的仙宫府邸,并不是他们梦家的,是纳兰家的。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他还没夺舍秦帝呢。
    这个时候仙界来人,对梦天河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关键,来的还是纳兰家的人。
    纳兰家在仙界可是大家族,比之他们梦家,也是丝毫不弱。
    虽然纳兰家和梦家的关系不错,但涉及到人皇大道,就算关系再好,纳兰家也决计不可能让梦天河得逞的。
    “秦帝!”看着不断变大的纳兰家仙宫府邸,梦天河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秦帝传音道:“我觉得,我们现在有必要合作。”
    “合作?”
    秦帝不由一愣。
    “不错。”梦天河点头,“你现在面对我,之所以有恃无恐,完全是因为,你可以一个念头就回到昆仑圣地之中,我想夺舍你,可没那么容易。”
    “但是……”
    “如果有一个强者,在昆仑圣地堵你,你觉得,你现在的优势还有吗?”
    秦帝不怕梦天河,就是因为梦天河分身乏术。
    你动手,人家秦帝就跑。
    等你追到了昆仑圣地,人家秦帝早跑不见了。
    根本就追不上。
    但如果两头堵你呢?
    你还往哪跑?
    无路可逃。
    这一刻,梦天河有些后悔,没听陈问道的,先帮陈问道夺取长刀了。
    可谁知道,仙界来人会提前?
    虽然看上去,只是先锋部队,但和他梦天河也不是一伙的啊。
    关键纳兰家很强,是有仙王的家族。
    “你想怎么合作?”秦帝当然知道,梦天河所说的是事实。
    “很简单。”梦天河传音道:“以最快的速度,将这里的人全杀了。我来对付纳兰四季,其他人交给你。”
    “我才合道,这里仙都有那么多,其中还有仙圣,仙尊,我拿什么杀他们?”秦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头吗?”
    “……”
    什他么的用头?
    梦天河没听懂,不过,他知道时间不多了,“你少跟我装,我虽然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的境界虽然只是合道期巅峰,但你的气息却堪比仙圣,甚至是仙尊了。再加上万剑斩仙诀和斩魔一刀的融合,你爆发出来的战力,绝对可以斩杀仙尊。”
    “你见过陈问道?”秦帝看向梦天河。
    万剑斩仙诀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见过秦帝施展,但知道斩魔一刀的,也就只有花如是。
    别人虽然知道,秦帝的万剑斩仙诀中融入了其他东西,却没人知道是斩魔一刀。
    结果,梦天河竟然知道。
    那原因就只有一个,是陈问道告诉梦天河的。
    毕竟,斩魔一刀是陈问道所创。
    还有……
    梦天河是通过昆仑圣地的三十六口仙井,进入了魔族镇压之地的魔井,从而离开昆仑圣地的。
    昆仑圣地的三十六口仙井和魔井是贯通的。
    而陈问道镇压了魔井。
    再加上,之前有人告诉秦帝,在昆仑圣地的三十六口仙井中,出现了怪物,后来他去查看,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些全都联系在一起,就很好说明了,陈问道通过魔井,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昆仑圣地,昆仑圣地的三十六口井中的怪物,就是陈问道。
    现在陈问道和梦天河搅和在了一起。
    “孙子,还不出来,跟你爷爷我打个招呼?”秦帝盯着梦天河(牧风),传音道:“梦天河的修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提升到仙君极限,应该是你的功劳吧?”
    陈问道镇压魔井,而魔井内全都是魔气,牧风又是魔族,将二者联系到一起,就能解释,梦天河(牧风)为何在短短时间内,修为飙升这么多了。
    他!
    秦帝!
    绝世级的存在,修为提升都没这么快。
    一个牧风,纵然有梦天河的帮助,也不可能在一个多月内,连续跨越七八个大境界。
    唯有镇压魔井,掌控了魔井内魔气的陈问道,才有这种可能。
    “不是……”梦天河忍不住传音道:“你不是陈问道的儿子,他不是你爹吗?”
    “我是你爹!”秦帝大怒,“陈问道,你他么的给老子出来。”
    “儿子……”陈问道的声音响起。
    “我是你爹。”
    “儿子……”
    “我是你祖宗。”
    “那个……”梦天河忍不住开口打断了秦帝和陈问道,传音道:“咱们能不能先说正事?时间真的不多了。”
    梦天河突然觉得,陈问道和秦帝之间的关系好复杂。
    他这个仙王,都有些理解不了。
    什么跟什么啊?
    再说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纳兰家的府邸仙宫都快到了,还在争这个呢?
    秦帝冷哼了一声,不再搭理陈问道,传音道:“就算我能斩杀仙尊,那之后呢?纳兰家的人要到了,来人肯定不简单。就算把这里的人全杀了,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杀了这里所有人,又不能阻止纳兰家的人降临。
    “先杀了这些人,等纳兰家的人降临,我们再联手杀了他们。”梦天河说道:“秦帝,你要搞清情况,现在我们才是一伙的。合作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秦帝倒是没反驳梦天河,而是质疑道:“你现在虽然是仙君极限,但你是魔,你有把握灭了纳兰家的所有人?”
    “先解决一个仙君,削弱一下纳兰家的力量再说。”梦天河想了想说道:“你不是和地府的上官璞关系不错吗?找他帮忙啊。”
    地府亡灵只是不能主动对地球人类动手,是可以主动杀仙界之人的。
    “靠人不如靠自己。”秦帝传音道:“依我之见,你现在就直接夺舍纳兰四季,灭杀他的意念,伪装成纳兰家的人,然后在纳兰家的人抵达之前,突破到仙王,最后趁着纳兰家的人不备,对纳兰家的人进行偷袭。”
    “这样一来,我们还多了牧风这么一个仙君极限的战力。说不定,在陈问道的帮助下,牧风能突破到仙王呢。”
    “对,对,对……”这时,牧风忍不住开口了,“我虽然和秦帝有仇,还是血海深仇,但这一次,我觉得秦帝说得很有道理,我站秦帝这一边。”
    “梦仙王,你来夺舍纳兰四季,剩下的人,交给我就行,都不用秦帝动手,我就可以灭杀他们。”
    “等纳兰家的人抵达,你就说我是你的仆人,然后我们趁纳兰家的人不备,一起联手,袭杀纳兰家的人,如此胜算才是最大的。”
    “如此才是最稳妥的。”
    牧风突然觉得,秦帝真是可爱。
    “你们当老子是傻子?”梦天河不干了,“我要是夺舍了纳兰四季,还如何继续夺舍秦帝?”
    梦天河之所以要灭了纳兰家的人,就是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来夺舍秦帝。
    “你他么的真是夺舍我心不死啊。”秦帝恼怒无比。
    “那个……梦仙王,其实你也没必要夺舍纳兰四季,占据他的肉身就行,就像你我现在的状态一样。”牧风连连劝诫,“这样一来,等灭了纳兰家的人,你依旧可以夺舍秦帝。还有,我一旦恢复了自由,我也可以帮你堵秦帝啊,我现在可是仙君极限,说不定随时都可以突破到仙王呢。”
    牧风才不管梦天河夺舍谁呢,只要从他体内离开,让他恢复自由,梦天河想夺舍谁夺舍谁,跟他有什么关系?
    梦天河沉默了一会,抬头看向虚空,不断接近的纳兰家府邸仙宫,传音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不过,这纳兰四季是仙君,我想要镇压他,而不是灭杀他,难度可不小,就怕时间来不及了。”
    “你再耽搁,时间更不够了。”秦帝冷笑一声。
    无论梦天河夺舍纳兰四季,还是占据纳兰四季的肉身,对秦帝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只要他脱离牧风就行。
    到了那个时候,梦天河的身躯就是仙族之躯了,而不是地球人族,上官璞和其他亡灵,就可以主动对梦天河出击了。
    其实对纳兰家的人提前降临,秦帝一点都不担心,后面还有上官璞呢。
    可梦天河一直占据牧风的肉身,秦帝对他也没办法。
    先把梦天河从牧风的体内哄骗出来再说。
    ……
    与此同时。
    地府!
    一座宫殿之巅,上官璞猛然睁开双眼,抬头看天,脸上充满了冷笑,“仙界竟然有人降临地球了,真是好大的胆子。还以为是十万年前?”
    冷笑过后,上官璞声荡整个地府,“天地意识马上就要泯灭,所有亡灵,给我全力爆发,灭杀最后一丝天地意识,到时候,整个地球就是我们的了。”
    在上官璞所看来,秦帝虽然获得了一些天地本源大道之力,但与整个天地本源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能占一成就算不错了。
    也许一成都不到!
    只要灭了天地意识,他掠夺剩下的所有大道本源之力,作为一个绝对控股的超级大股东,秦帝也休想阻碍他什么。
    他有着绝对的话柄权。
    而天地意识,马上就要被他和地府亡灵泯灭了。
    “是,府主!”
    无数不朽之上的亡灵,兴奋吼叫,对于天地意识的绞杀,更加的卖力,进行最后的冲刺灭杀。
    “给我灭!”
    上官璞低吼了一声,全身也都激动地颤抖。
    就差一点点了。
    彻底泯灭天地意识,剩下的天地大道本源之力,就全都是他的了。
    他占据九成还要多。
    秦帝怎么跟他比?
    “你他么的敢!你他么的该死!”
    突然,上官璞脸色剧变,因为他发现,仅剩的一丝天地意识,马上就要被彻底泯灭的天地意识,竟然开始将剩下的本源大道之力本源汇聚,向一个方向涌入。
    这让上官璞怒不可遏。
    ……
    帝宫。
    就在梦天河的仙魂,准备脱离牧风,侵入纳兰四季的时候,秦帝的身子猛然一震,察觉到犹如惊涛骇浪般的本源大道之力,一股脑的,疯狂无比的涌入他的体内。
    秦帝感觉自己被输出了,被冒犯了。
    “……”
    秦帝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发生了什么?
    【作者有话说】
    还有,会很晚。

章节目录

都市修真邪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面红耳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面红耳赤并收藏都市修真邪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