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子们在接触到道路两侧禁卫军团士卒的眼神的刹那,便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不敢和这些百战余生的精锐悍卒对视。
    禁卫军团作为太原的宿卫部队,皇帝本人自领军团主将,其重要性自然不用多说。
    都是抽调各部兵马之中精锐善战,立过功勋的士卒组建而成。
    他们的装备也是全汉军之中最好的。
    身上的甲胄不是普通汉军的一层棉甲再加一块胸甲,而是内穿一层锁子甲,再加一套古代甲胄的颜值巅峰大唐明光铠。
    本就威风凛凛,身高体壮的禁卫军团士卒,再披挂上颜值骚包的明光铠,就更是吸引人的目光了。
    当然,他们腰间剑装饰作用是大于实际作用的。
    真正作战时,根本用不到。
    真正的作战装备是这些,火枪,盾牌,震天雷,手/弩,长刀等。
    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了去了!
    参考的士子可不懂军队的卖相不等于战斗力。
    他们看着道路两侧的,威风凛凛的禁卫军团士卒,不断的感叹新朝兵威之盛。
    咚!咚咚!
    一声声钟声敲响。
    那是用于报时的晨钟的声音。
    参考士子们踏着晨钟声,进入了皇宫。
    考场是皇宫大殿前的空地,密密麻麻的露天排列着一个个考位。
    士子们刚入场,被各自安排到了自己的考位上。
    啪!
    啪!啪!啪!
    伴随着一声声净鞭,皇帝的仪仗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刘易乘着御座,穿着皇帝的冕服,头上带着琉冠,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几乎同时,所有人一起下跪,开始山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刘易大手一挥,开口说道。
    “诸士子平身!”
    等到所有人都起身之后,刘易坐在了最前方的御座上,然后又开口说道。
    “赐座!”
    参考士子们都听令坐下。
    一个个脸上都满是紧张和激动。
    这可是国家论才大典最后一步,谁能不紧张?
    刘易环视一周,看着自己面前近千名年龄大小不一的士子,开口说道。
    “今日是新朝鼎立以来第一次殿试,你们也将会是朕第一批的天子门生!”
    “朕今日很开心,不是因为别的,看到这么多饱学之士,天下英才都来参加朕的科举,朕心中甚慰!”
    “今日方知,为何唐太宗会有今日英雄皆入吾彀中之叹!”
    “现新朝鼎立,万民疲敝,内外交困,正是需要天下英才站出来,用于承担责任,入朝为官辅佐君王,治理天下,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安乐之盛世的时候。”
    “今日能看到如此多的士子能够站出来,与朕一起担起这天下兴亡之责任,朕心怀甚慰,心怀甚慰啊!”
    刘易话音落下,参考士子纷纷齐声说道。
    “我等惶恐!”
    “自幼苦读圣贤书,为的就是辅佐君王,安定天下,今日陛下此言,实是折煞我等!”
    “……”
    刘易也是微微颔首,继续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殿试便正式开始吧!”
    “今日殿试,朕不因言罪人,答题时不限文体,不一定非要用八股来答,怎么方便怎么来吧,诸学子可以尽情发挥!”
    刘易这么说,是因为他想要听真话,而不是想要听一下虚假客套之言。
    随着刘易命令下达,教育部相关官员开始分发考题。
    殿试的考题,按照规矩来看,该是皇帝亲自出题来考校学子。
    刘易自然也不会例外。
    这次殿试,他一共出了三道题。
    全部都是策论!
    也算是他对天下士子的问策!
    一是总结前朝灭亡之诸多原因!
    二是针对前朝灭亡之旧事,能否有救亡图存之方法!
    三如何平辽事!
    可以说,刘易给出的三个策论,都是有关前朝灭亡的。
    某种程度上来讲,导致前朝灭亡的诸多原因,也是大汉新朝现在所要面临的最大的隐患。
    刘易估计,自己要是直接问大汉现在都面临那些隐患?
    得到的答案绝对是现在新朝开国,正是人心所向,天下升平,皇帝圣明,马上就要迎来太平盛世了,怎么可能有隐患呢?
    不会有意外的。
    因为,没有人会想要在新朝的第一次科举殿试上,就给自己找找刺激的!
    但是吧,刘易呵呵了,现在的中国社会要是真没有什么问题,大明朝能灭亡?
    难道大明朝灭亡了,这些问题就全部消失了?
    那不是扯蛋呢吗?
    问题不解决,那就迟早都是问题,即使暂时不会爆发出来,也会形成隐患。
    所以,刘易在确定直接问不会有结果之后,果断决定拐弯抹角的问。
    捎带还想要寻求解决方法!
    也就有了今日殿试的策论三问!
    别说是参考士子在看到殿试问题之后感到头皮发麻,不咋地该如何下笔答题。
    就连教育部的一众官员,也都是傻了眼。
    他们是真没想到,刘易这第一次殿试,问题就这么的刁钻。
    倒不是说他们不会答,而是不敢答啊!
    虽然刘易明面上说不以言罪人,但谁特么也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去赌啊!
    万一呢?
    脑袋可只有一个,命也只有一条。
    这种话题犯忌讳啊!
    一个不好,指不定全家一起遭殃。
    殿试的答题时间是一整天,刘易除去在开始时露了一下面,不可能一整天都看着士子们答题。
    在卷子下发之后,刘易便悄然间离开。
    说是悄然间,但也只是没刻意打出自己的仪仗而已。
    刘易作为皇帝,乃是全场的焦点,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所有人的关注之中。
    他真要离开,怎么可能没人注意到!
    所以,刘易几乎是在所有人的目视下离开的考场。
    刚走出考场,一旁便有一个军情处的人员来向刘易汇报道。
    “陛下,辽东密报!”
    刘易一愣,辽东又有什么事了?
    只是转念一想他便知道了。
    估摸着时间,孔耿二人也该被接应入关了!
    刘易接过急报看了起来,片刻之后,脸上的表情露出一丝果不其然的神情。
    这封急报的内容大概就是孔耿二人已经在汉军的接应下,摆脱了清军的追杀,逃入了镇虏关。
    与这封急报前后脚抵达的,还有一封赵东派人送回来的八百里加急的军报。
    军报中,详细阐明了汉军与清军爆发的那场遭遇战的战果与损失。
    以及一份加盖了考功司印章的封赏嘉奖名单!
    …………
    今天事情有点多,没来得及码字,所以只有两章了,明天会补上。

章节目录

明末草头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爱妃家的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妃家的郑并收藏明末草头王最新章节